Managertoday 經理人

克服完美主義的障礙

2019-11-20 05:18:15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aEonQ_Zqink/VFGZwgsSmMI/AAAAAAAARgY/A6pwexTVPTc/s720/ZZ066017.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資料提供 / 麥格羅•希爾</span> <span style="color: #ff6600;">《99分:快樂就在不完美

資料提供 / 麥格羅•希爾

《99分:快樂就在不完美的那條路上》
作者:塔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
譯者:齊若蘭
定價:340元
出版日期:2009年12月 24日
ISBN:978-986-157-683-1

一月中,我穿過哈佛中庭,往校園另一端的心理系館走去,對週遭的一切完全視若無睹。抵達系館後,我站在教授辦公室門前,睜大眼睛,盯著成績公布欄,一欄欄掃瞄上面的學生證號碼,卻發現我很難看清楚眼前的字。焦慮再度令我幾近盲目。
大一、大二的時候,我很不快樂。每天戰戰兢兢,隨時都深怕大難臨頭。萬一上課時,我漏聽了某個關鍵名詞,該怎麼辦?萬一討論課中,我一時沒留意,回答不出教授的問題,該怎麼辦?萬一在提交論文之前,沒有時間再作第三次、或最後一次校對,該怎麼辦?這些情況都可能導致我的表現不夠完美,甚至一敗塗地,以至於最後沒辦法變成我希望的樣子,過我嚮往的生活。
那天,站在教授門前,我最大的恐懼成真了,我果然沒拿到A。我跑回寢室,把房門鎖起來。
沒有人喜歡失敗,但是正常的厭惡失敗和強烈害怕失敗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厭惡失敗會驅使我們採取必要的預防措施,並且更加努力,以達到成功的目的。相反的,強烈害怕失敗的情緒往往變成一大阻礙,令我們拚命拒絕失敗,不願承擔任何成長過程中的必要風險。這種強烈的恐懼不但會減損我們的表現,也會危害我們的心理健康。
失敗是人生無法避免的一部分,而且也是成功的人生不可或缺的經驗。每個人都是先跌倒,才學會走路;經過牙牙學語的過程,才學會說話;投籃不進很多次後,才開始找到準頭;先在紙上胡亂塗鴉後,才懂得把顏色塗在方框框裡。強烈害怕失敗的人往往無法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我們如果無法學會失敗,就不懂得如何學習。

十年後,我在哈佛大學宿舍的餐廳吃中飯。這時候是十月,秋季班已經開學了,窗外的樹葉多已轉成耀眼的橙、紅和黃色。但最吸引我的,卻是將紅未紅的葉子兀自猶豫著要不要讓大自然為它們染上更鮮豔的色彩。
「老師,我可以坐這個位子嗎?」一個叫麥特的大四學生問我。我嘴裡塞滿食物,只能微笑點頭。「聽說你這學期開了一門討論快樂的課?」麥特一邊在我對面坐了下來,一邊說。
「沒錯,這門課談的是正向心理學,」我回答,很想向他說明新課程的內容。
但是我還沒來得及說,麥特就插嘴:「你知道嗎,我的室友史提夫修了你的課,所以你最好小心一點。」
「為什麼要小心一點?」我問他,以為他會吐露史提夫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他說:「因為如果我看到你露出不快樂的樣子,我就要告訴史提夫。」
麥特顯然是在開玩笑,或至少是半開玩笑。不過隱藏在他的話語背後的假設,卻需要認真看待:快樂的人生中充滿了源源不斷的正面情緒,因此會忌妒、憤怒、失望、悲傷、恐懼、焦慮的人就不是真正快樂。但事實上,唯有精神病患(和已過世的人)才有可能毫無這些正常的不愉快情緒。偶爾出現這類情緒其實不是壞事──表示我們應該沒有精神病,而且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地活著。
弔詭的是,如果我們不容許自己體驗痛苦,我們就限制了自己快樂的能力。我們所有的感覺都在相同的情緒管道中流動,所以當我們阻斷痛苦的感覺時,我們也間接阻斷了快樂的感覺。當痛苦的情緒沒有獲得適度紓解時,就會變得愈來愈嚴重。等到情緒終於宣洩出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令我們難以承受。
人生必然有痛苦,因此拒絕痛苦等於在否定人性。想要有充實快樂的人生,就必須容許自己完完整整地體驗酸甜苦辣各種情感。換句話說,我們必須容許自己流露天性。

從外表看來,克萊爾(Alasdaire Clayre)的人生十分完美。學生時代,他就是英國牛津大學的風雲人物,後來更成為知名學者,不但備受讚譽,也獲得無數獎項。他從來不會把自己侷限在象牙塔內,除了卓越的學術成就外,他還出版了一部小說和一本詩集,更錄製過兩張唱片,裡面有些曲子是他自己的創作。後來他更親自編劇、導演和製作了十二集關於中國的電視紀錄片《龍之心》(The Heart of the Dragon)。
克萊爾因為這部紀錄片而榮獲美國艾美獎(Emmy Award),但他沒有親自出席領獎。就在紀錄片完成後不久,四十八歲的克萊爾迎向疾駛而來的火車,自殺身亡。
如果他當初知道自己即將贏得艾美獎,他的命運可能會有所不同嗎?克萊爾的前妻表示:「艾美獎是成功的象徵,所以對他而言,得獎當然有重大意義,能強化他的自尊。」但她接著說:「不過他已經擁有太多比艾美獎還偉大的成功象徵了,」卻從來無法從中得到滿足,「每一次他展開新工作時,都需要新的肯定。」
在克萊爾眼中,自己的所作所為一直都不夠好。雖然他顯然有非凡的成就,卻從來不認為自己很成功。他等於在拒絕成功。首先,他不停地拿幾乎不可能達到的標準來評斷自己。然後,即使達到了幾乎不可能達到的目標,他很快又會認為這次的成功根本微不足道,於是繼續追求下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追求成功是人類的天性,許多人也因為這股驅動力而攀登一個又一個高峰,不但締造個人成就,也促進社會進步。高期許能帶來高報酬。然而如果我們想要獲得成功和充實的人生,那麼我們訂定的成功標準就必須切合實際,而且必須能享受成功的樂趣。我們的夢想必須根植於現實的基礎上,同時要懂得欣賞和感謝自己獲得的成就。
以上三個故事──成績不理想帶給我的高度焦慮、麥特警告我最好隨時都表現得很快樂、以及克萊爾無法享受成功樂趣的悲劇,正好點出了完美主義三個獨特但又相關的面向:拒絕失敗、拒絕痛苦、和拒絕成功。我們在生活週遭和自己的內心世界都可以看到這三個完美主義的面向所引發的負面效應。
我們看到深怕失敗的學童不敢大膽跨出腳步,他們不再嘗試,也愈來愈無法學習和成長。我們看到深怕失敗的大學生做事愈來愈拖拖拉拉,如果不確定能獲得理想的結果,就不敢展開任何計畫。我們也看到職場上瀰漫著恐懼失敗的風氣,每每選擇已通過重重考驗的安全(但平庸的)做法,而不惜犧牲創新的精神。
對失敗的強烈恐懼不止表現在這類行為上面,有時候我們把這樣的恐懼埋藏在心底。每個人都有一些像這樣的朋友,他們隨時都顯得興高采烈的,即使面對重大挫折都一樣,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客觀現實,他們總是保持樂觀。即使遭遇重大創傷和悲劇,仍然很快就振作起來,看不出受過任何打擊。雖然正面的態度和韌性有益健康,但如果我們只因為想像中的快樂人生不應有任何痛苦,就拒絕品嚐痛苦的滋味,長期下來仍然很不健康。弔詭的是,如果我們在情感上走短線──只為了避免某些感覺就繞道而行──結果反而不會那麼快樂。
我們很容易理解完美主義者為何會拒絕失敗和拒絕痛苦,但令人訝異的是,完美主義者也拒絕成功。很多人即使「擁有一切」仍然不快樂,就是最好的寫照。如果我們唯一的夢想就是擁有完美的人生,那麼我們注定會大失所望,因為在真實世界裡,這樣的美夢永遠不可能實現。卡萊爾正是因為抱持強烈的完美主義,所以在他眼中,從真實人生中獲得的一切成就都微不足道,他完全沒辦法從成功中得到真實而持久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