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堅持誠信,是財富累積的唯一基礎

2019-11-23 09:54:25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0fFrH67Zm_8/VFGu6AXf_2I/AAAAAAAASB4/CDCA_KndrMg/s720/shutterstock_145464751.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 / 陳芳毓、吳升皓  撰文 / 吳升皓 </span> 巴菲特(Warren Buffett)與台灣人的第一次接

採訪 / 陳芳毓、吳升皓  撰文 / 吳升皓

巴菲特(Warren Buffett)與台灣人的第一次接觸,發生在1996年。當時,《勝券在握》(The Warren Buffett Way)中文版在台灣出版,由於是首部被翻譯成中文的巴菲特相關書籍,出版社慎重地邀請我審定、寫導讀。當時,台灣可能根本沒人聽過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法」,翻譯甚至連他的恩師「班傑明‧葛蘭姆」(Benjamin Graham)的姓氏都不熟悉,而將之翻譯成「葛拉漢」。

巴菲特原則:經營、投資二合一

巴菲特既是投資人,也是經營者,但他的「經營原則」和「投資原則」,其實是二合一的。因為,無論是企業經營者或是創始股東,最在意的都是事業的營運績效,如營收、獲利和分紅等指標。這正與巴菲特挑選投資標的標準不謀而合。

回歸企業形成的初期,股權交易通常來自「私相授受」。一家公司可能只有少數幾位合夥人,他們既是原始股東,也是經營者。若是其中一位要離開這個合夥關係,則必須找熟識的人承接股份;承接人在決定購買前,也會先仔細評估該公司的財務狀況和合夥關係,如成本是否過高、營業額是否成長、負責人是否誠信等等。畢竟投資的目的,無非是希望公司成長,使股東獲利。

但也可能發生另一種狀況。要離開的股東無法透過私人關係找到承接人,幫忙尋找新投資者的掮客也跟著出現。當這種狀況愈來愈頻繁,掮客逐漸形成券商,透過證券交易所撮合成交。股票交易於是從私相授受,轉變為公開交易。

因此,現在在股票市場上買賣交易的,均非創始股東。現代面貌的股市交易機制,造成投資人與投資標的關係疏離,他們只關心股價波動帶來的差價獲利,卻不在乎經營方針和營運狀況,與「經營、投資合一」的原則背道而馳。

誠信忠於所託,是事業成長根本

從這個角度來看,巴菲特最值得投資人效法的,就是冷靜、理智和誠信的美好價值觀。

五十多年前,巴菲特從合夥事業起家,幾個親友基於信任,把錢交由他代為投資。這種「有限責任合夥」(limited partnership)組織的運作方法,是由數位股東提供資金,交由負責人(general partner)投資、營運。這位負責人不只要有投資績效,還要誠信,才能贏得股東的信任。然而,巴菲特從一個合夥事業負責人,到成為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董事長兼執行長的過程,績效和誠信都始終如一,正是他能吸引更多投資人託付的原因。

巴菲特雖被奉為「股神」,但是他的投資法則其實很簡單,甚至有點「古板」;但他唯一的失策之處,可能也是在於簡單。

巴菲特自稱不投資不了解的標的,所以不碰科技類股,也因此錯失了使波克夏更壯大的機會。但是,商業環境在變,很多新產品、新服務不斷推陳出新,以巴菲特一個人的能力,其實很難跟上這樣的變遷速度。所以,如果他能藉助團隊運作,由其他成員負責了解新興領域的企業,相信可以找到更多更好的機會。

觀察社會氛圍,掌握進出時機

從接受投資人託付、創造最高報酬的角度來看,身為金融投資機構專業經理人,我的工作型態與巴菲特相近。但在知道巴菲特這號人物之前,我就是遵守「追求長期績效、不搶短線」的原則,來為投資人賺錢。選擇投資標的前,投信公司的會大量蒐集各種數據,並依據資料查訪公司,觀察經營團隊的思考重心、投資方向、營運計畫後,再做投資決定。

然而,要實行巴菲特投資原則,卻有相當難度。從投資人的主觀條件來看,企業自有資金操盤者和金融業資產經理人承受業績壓力,投資講求快進快出、立即見效,無法長期抱股;從市場客觀條件來看,美國有上萬家上市公司,台灣卻只有1600多家上市公司,若用巴菲特法則來層層篩選過濾,最後可能所剩無幾。

對散戶來說,由於資訊不對等,投資獲利的關鍵,在於掌握進出市場的時機。其中一個相當簡單的做法,就是觀察社會氛圍的改變。

1980年代末,台股狂飆時期,曾出現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像是國中老師戴耳機邊聽股市行情邊上課、酒店小姐做股票比勸酒熱中、老人家、菜籃族、和尚尼姑等看似與股市投資無關的人,都進場買股票──這就是市場過熱的警訊!此時,投資人應立刻將投資轉出,改做定存或投資貨幣市場基金,才是風險規避之道。相反地,當股市下挫、市場看法普遍悲觀時,就是最佳的進場承接時機。

陳忠慶
現職:中國南方基金公司顧問
經歷:擁有美國綜合證券、期貨、共同基金、房地產、保險等5項投資理財專業經紀人執照,曾任群益投信執行董事。著作等身,計有《共同基金投資手冊》等十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