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善良、聰明、謙虛的交集,經營者的人格典範

2019-11-20 04:33:15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6VCRjsNquaI/VFGuDZuODuI/AAAAAAAAR4c/T3ucBDxCtBc/s720/ZZ008032.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 / 陳芳毓‧謝明彧  撰文 / 謝明彧</span> 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股東會舉辦

採訪 / 陳芳毓‧謝明彧  撰文 / 謝明彧

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股東會舉辦的地點,位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城市奧馬哈(Omaha),這也是巴菲特(Warren Buffett)成長的故鄉。走在奧馬哈,你會看到井然有序的街道、維護良好的建築,即使市中心也有高樓,但基本上就是個傳統美國城鎮,安靜和平到近乎無聊,與大都會的繁華更是完全扯不上邊。

但這個看似平凡的地方城市,其實有著輝煌的歷史。從地圖上來看,奧馬哈正位於美國中心點的位置,它原本是美國鐵路由東往西的終點站,可說是美國東岸通往中西部大荒野的門戶,也是兩地物資的集散中心,過去曾是全美最大的牲畜市場和肉類加工城市。即使今日其交通樞紐的地位已被取代,但依然有不少歷史悠久的知名公司總部設立於此,所以,當地居民的素質和經濟能力都很高。

即使成為世界首富豪,巴菲特依然選擇居住在奧馬哈,因為這個繁榮而不張揚的都市,和巴菲特低調、沉穩與和平的個性十分相似,但也如同這城市深厚的內涵,深入接觸,你會在沉穩外貌下,發覺巴菲特不時顯露的獨特睿智與機敏。

敦厚的長者,耐心而貼心

2007年當我第一次前往波克夏股東會時,由於主辦單位的現場管理比較鬆散,當巴菲特在股東會舉辦場地的體育館四處參觀遊走時,所有的記者都可以包圍上去,我也因此有機會能直接請教他近十分鐘。

在巴菲特與記者的問答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回答問題之快速精準。不像一般企業高層常會技巧性地閃避問題,以模稜兩可的回答應付質問。巴菲特不只講話快,反應更快,面對記者各種詢問,總能準確地挑出問題核心,給予明確直接的解答,抓重點的能力之高,令人為之側目。而面對他無法回答的問題,如投資項目的細部內容,他也不會虛應故事,而會直接請知道細節的其他人代為回答。

尤其,當他面對一些英文不是那麼好,或問題不夠明確的記者時,身為如此重量級的人物,巴菲特卻不會顯現任何不耐,更不會挑剔有人問出笨問題,反過來還會幫忙釐清問題,抓出對方想問的要點,然後妥善回答。就像一位聰明又忠厚的老先生,巴菲特以如此層級,卻能展現出體貼的態度,是我在高階經理人上極少看見的情形。

股東會,像和樂融融的大家庭

同樣,從股東會現場,也可以感受到巴菲特的個性。即使在巴菲特投資表現較差的2008年,股東會也不見台灣股東會上常見的「質詢」場面,而是和樂融融的「一家人」氣氛。

每年股東大會,現場都會播映一段巴菲特女兒幫他拍的搞笑影片,帶動全場氣氛。例如2009年股東會上,就以前一年的市場環境和投資失利做為劇情,巴菲特走到自家賣場中看看狀況,走累了坐下來休息,然後就被賣場經理逮到,說「你是負責人,怎麼可以在這裡偷懶,這樣不對,怪不得你會虧錢!」於是巴菲特就只好自願留下來,幫賣場叫賣床墊。

在這些詼諧橋段的最後,有一個更重要的部分。巴菲特會將旗下公司所有CEO的照片,配上說明文字與配樂,像跑馬燈一樣依序放出來,然後對著全場股東說,「因為他們的努力,讓我們今年可以在這邊慶祝我們的股東會,所以我們要感謝他們。」透過公開地表達自己對員工的感謝,展現出敦厚的大家長風範。

實踐信念、言行合一的老闆

這種低調但敦厚的個性,也可以從巴菲特的慈善事業上看得到。巴菲特歷年來捐出金額龐大的慈善捐款,但除了2006年6月宣布將捐出85%、價值370億美元的資產給5家基金會,創下美國有史以來最高紀錄的慈善捐贈外,你幾乎看不見他任何相關的公開儀式或表揚活動。在行善的同時,卻以超低調的態度,讓別人幾乎忽略他的善行。

這點讓我很感動。巴菲特的財富來自於他對投資資訊的專心研究,就算他不捐錢,也無損於他股神的評價。但就像他曾說過的,「世界給我的,比我付出的更多。」觀察他的慈善事業,你會發現那是他「真心想這麼做」,想要如同感謝員工般,對社會做出一些貢獻與回饋,而且不求聲名上的榮耀。

採訪過國內外很多企業家,有很多人會讓你在第一次見面時,覺得「他實在很厲害」,但時間愈久、了解愈深,卻會發現那些豐功偉業的背後,其實隱藏著某些「居心不良」:不管是對部屬的感謝,或是從事公義慈善與社會責任,都只是希望營造出某種正面形象的「沽名釣譽」。

但巴菲特不是。你愈了解他,愈會覺得他人如其行、言行合一,始終堅守某些價值來行事。就像他對於旗下的公司,給予管理階層非常大的自主權,但唯一的要求是品德優良,不做不道德的事。面對投資或收購標的,如果他對經營團隊有所遲疑,即使那家公司再賺錢,他也不會考慮。

「善良、聰明又謙虛」,是我在這幾年接觸與研究巴菲特後最大的感想。世界上的成功者很多,具有上述單一優點的人也不少,但要同時兼具卻幾乎不可能。在這個天下沒有英雄的年代,巴菲特,依然是個典範。

王之杰
經歷:資深產業記者,曾任《今周刊》主筆、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