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中國經濟再調控:持續成長的關鍵為何?

2019-11-14 05:55:53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YE4ax7RhbmA/VFGutDqNrKI/AAAAAAAAR_w/7WysmjVI8vE/s720/shutterstock_181519442.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取材自</span>[<span style="color: #ff9900;">Knowledge@Wharton</span>](mai

取材自Knowledge@Wharton;New York Times Syndicate提供。

萬般艱辛的牛年終於過去,中國好不容易盼得虎年的到來。在過去一年,中國政府透過一項為期兩年、總額4兆人民幣(5850億美元)的巨型刺激經濟方案,保住這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持續成長。基於這一點,大多數分析家認為,中國經濟在新的一年仍將強勁成長。

由於早在2008年11月、金融危機爆發未久之際,已經迅速反應、推出刺激方案,中國政府現在嚐到了甜美果實。

在北京宣布2009年第三季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為8.9%之後不久,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路易斯‧庫吉(Louis Kuijs)在部落格中寫到,「在2009年初,中國訂定的GDP成長目標似乎難以達成,但由於刺激方案造成的衝擊大於預期,這目標現已是囊中物。」

走出金融風暴:刺激方案,確保經濟成長

比較難以確定的,是中國今後的走向。沒錯,分析家一般預估,中國在2010年會有9.6%的GDP年成長,尤勝於2009年的8.5%。但特別是因為刺激方案對成長的挹注開始逐步遞減,想締造這樣的成長真是談何容易。

事實上,比起在不景氣期間振興經濟,如何在今天維持成長是更艱鉅的挑戰。世界銀行、華頓商學院、與其他地方的專家說,能不能維持經濟成長的關鍵就在於,中國能否放下過去的擴張政策,重新調控經濟,一方面減少它對出口與製造的過度依賴,同時增加對民間消費的重視。

觀察中國經濟:消費者信心強,製造業擴張加速

但如果過去的紀錄可以為鑑,要中國消費者花錢並不簡單。研究業者歐洲觀察家國際(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發表的一篇報告指出,中國的民間消費在2008年僅略多於GDP的三分之一,消費市場落後美國、日本、與大多數歐洲國家。

中國也是一個儲蓄大國:在2008年,中國家庭平均將可支配收入的31.6%存起來,幾乎是美國家庭儲蓄率(3.4%)的十倍。

但歐洲觀察家說,這種情況正在緩緩改變:中國的消費者開支已從2008年的1兆6000億增為2009年的1兆7000億美元,並可望於2010年達到1兆9000億。

較之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國的消費者信心已經強了許多,這當然是一件好事。尼爾森公司(Nielsen Company)進行的一項民調中發現,在2009年第三季,中國的消費者信心達到自2007年年中以來最高水準,特別是在二線城市的居民,信心水準尤高。

在接受這項民調的二線城市居民間,有近60%的消費者認為,今後12個月的在地就業展望「良好」或「極好」,比率較前一季高了14%。上海中國市場研究集團最近進行的另一項調查也發現,80%的消費者認為,中國經濟會在今後三年加速成長。

根據中國市場研究集團總經理小山的說法,即使是住在農村偏遠地區的消費者(2009年的工廠倒閉潮為他們帶來重創,隨著城市居民日漸富裕,他們在經濟上更加落後)也對前景具有相當信心。

小山說,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政府的經濟刺激方案,包括洗碗機與空調等大型家電的退款與補助,以及小型車銷售稅調降等等,直接嘉惠了他們。根據世銀評估,拜小型車減稅之賜,在2009年1~9月,中國汽車業相對於前一年同期成長了三分之一。

根據世銀的這項報告,儘管進口物價大幅滑落,強勁的國內需求推高了進口量,中國的經常帳盈餘(貿易順差)可能從2008年占GDP的10%,降到2009年的5.5%與2010年的4%。

此外,彭博社(Bloomberg)引用北京國家統計局以及物流與採購聯合會例行發表的製造業指數指出,中國製造業在去年12月底,寫下20個月以來擴展腳步最快的紀錄。

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在去年年底也發表報告,也說中國製造業的出量自2008年1月以來增幅超過30%,而同期間,日本與歐美的製造業出量則跌了不只10%。

世代差距:GDP十年成長5倍,年輕人儲蓄率低

中國內需經濟的重振與消費者信心的增加,也使外國公司受惠。只需觀察電視機,就能知道此話不假。鼓勵消費者購買老式陰極射線管電視機的農村刺激方案,雖因帶動力差而造成減分效果,但平板電視機(包括國產與外國製造)的銷售卻蒸蒸日上。

在中國大陸各地全面布局的南韓業者三星電子(Samsung),去年第三季創下銷售額增加29%的新高業績。

三星的主管認為,所以有此佳績,部分得歸功於中國逐日成長的消費電子市場。三星的對手、平面電視機與家電製造業者樂金(LG),業績也增加15%。預期到2012年,中國LCD電視機市場將擴大到年銷售量4000萬台,比美國市場還大。

三星大中華區總裁朴根熙去年底在成都告訴記者,「你如果不能在中國市場取勝,就不能在全球市場取勝。」

從電視機到奢侈品,無論對中外業者而言,中國的年輕一代都是必須繼續重兵搶占的一個消費者市場區塊。根據中國人口統計局的數字,中國有大約兩億15~24歲的年輕人,相當於整個美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
儘管老一代中國人會將60%的收入存起來,中國市場研究集團對5000名年在18~32歲之間的消費者進行的調查卻發現,中國年輕人很少儲蓄。小山說,「他們對未來太樂觀」,根本不考慮存錢。

他們的樂觀或許有道理。隨著中國的成長重新步入正軌,根據政府統計資料,今年平均每人GDP可望達到4000美元,較2008年的3000美元高出甚多,與十年前的800美元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但這個數字並不能代表故事全貌,有些分析家指出:統計資料以所得申報為根據,而申報的數字往往較人民實際上帶回家的收入少得多,因為政府統計數字並不包括公司車輛與檯面下暗盤這類收益。

成長隱憂:畢業生與農村失業、通膨侵蝕購買力

不過,在2010年,即使是年輕一代、那些勇於消費的中國人,也可能迫於幾項因素而不敢消費。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畢業生的失業是其中一項因素。根據政府統計資料,今年初有16%的大學畢業生失業。

華頓管理學教授馬歇爾‧梅爾(Marshall Meyer)指出,就社會面而言,中國政府目前最主要的考量就是如何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據新華社報導,中國人民解放軍計畫在本季募得13萬大學畢業生,前提是政府願意償還這些畢業生的學生貸款,並且在他們服役兩年以後,根據意願為他們分派政府工作。

農村失業人口,是讓政府傷腦筋的另一族群。根據2008年中國勞工統計年鑑,都市失業率的官方數字約在4%左右,但這個數字不包括流入都市的農村人口。

中國經濟監督與分析中心在去年2月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008年,進入都市的民工約有2000萬(占民工總數15.3%)失業回流,返回農村。梅爾指出,「政府願意在農村大舉散財,製造、保住就業機會,因為(都市與農村人口)都能造成許多麻煩。毛澤東不是曾說『農村包圍城市』嗎?」

可能不利於國內消費的另一因素是通貨膨脹。在2009年大部分時間,負通膨增加了中國家庭的購買力,使它們受益。但根據世銀的評估,這種情況在新的一年會有所變化,因為通膨將再次轉為正值。

在2010年,儘管通膨可能微不足道,但僅僅不過三年前,中國政府還一度因食品價格飛漲而面對惡性通膨(hyperinflation,當年通膨率一連三年超過30%,貨幣往往因金錢供應量大增而迅速貶值時,惡性通膨出現)的風險。根據當年政府統計數字,整體消費者物價因豬肉(漲幅超過55%)與食用油(漲幅超過35%)這類民生必需品的價格暴漲,而上揚6.9%。

在新聞界與其他領域,擔心這種現象可能重演的聲浪已經轉強。著名調查記者、也是《新世紀周刊》總編輯的胡舒立,不久前在該刊封面報導中提出質疑,認為目前的通膨可能較消費者物價指數所指的數字高得多。
梅爾指出,「惡性通膨會使中國新興的中產階級陷入險境。這些人有時將錢存入銀行,有時將錢藏在床墊底下,他們幾乎完全以現金方式,為教育、醫療、與退休而儲蓄。兩位數字的通膨,會使他們的積蓄化為烏有。」

但也有一些中國問題觀察家認為通膨的威脅不大。華頓金融學教授法蘭克林‧艾蘭(Franklin Allen)估計,中國出現10%~20%間通膨的機率只有五分之一。他說,「如果它超過30%,我會非常吃驚。」

全球經紀與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現在預估,中國會出現10%的GDP成長,而消費者物價指數漲幅將只有2.5%,形成高成長與低通膨的所謂「理想狀況」(Goldilocks scenario)。

不穩定因子:商辦、住宅房地產,面臨泡沫?

可能讓消費者擔驚受怕的第三項因素來自房地產業。許多人相信,中國的房地產業是個隨時可能破滅的泡沫。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在2009年1~10月,各類型房地產銷售額較之前一年同期漲了幾近80%。

房地產服務業者仲量聯行(Jones Lang LaSalle)在一項報告中說,以商用房地產而論,大多數重要辦公樓市場的租賃與資本價值,「現在都已接近長期水位」,如果還沒有漲,也會在2010年年底開始漲。

仲量聯行中國地區負責人麥克‧克里班納(Michael Klibaner)說,以上海辦公室租賃為例,經過2008年跌幅高達45%的重挫,市場似已跌到谷底。他說,「你從窗戶望出去,會見到一大堆(正在施工的)大樓……但這些辦公空間有許多已經有主。」

克里班納認為,地區性銀行是帶動這波熱潮的主要推手。北京最近宣布,有意將上海打造為全球金融都心。為響應這項宣布,北京銀行與寧波銀行等地區性銀行已開始遷往上海。

在住宅市場方面,直到幾年前,中國高價位房市靠的大半是海外投資人。但今天,大多數豪宅買家是在本國發跡的新富階級。在過去一年,為刺激國內房市,中國政府推出多項措施,其中包括降低利率與調低準備金門檻等等。

貸款條件的大幅放寬,對房市的成長影響甚大。在去年1~10月間,所有房地產開發業者的融資總額增加43%,高達4兆4000億人民幣。房貸總額暴漲120%,高達6160多億人民幣,對開發商的放款也增加50%,達到9110億人民幣以上。克里班納說,政府現在計畫推出新的貸款上限,實施壓制住宅市場的新法,以緩和市場過熱的景氣。

有待完成:匯率談判、能源消耗、社會福利改革

專家說,中國為調整國內經濟雖已下了許多工夫,但有待完成的工作還很多,例如中國必須讓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必須管制能源消耗等等。

在社會項目方面,政府的重視度也嫌不足。政府去年宣布,計畫為大多數人民提供基本醫療保險。世界銀行指出,在這類政府措施實際展開以前,醫療保健、教育、與養老金成本的高漲,將繼續蠶食中國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但在過去一年,中國政府的注意力,主要在於透過新基礎設施工程創造就業機會,以刺激經濟。這些刺激方案,用於教育的不到4%,用於社會福利的只有10%,而用於公共基礎設施工程的卻高達38%。

梅爾說,「中國政府大開金庫之門,其中大多數資金湧入固定資產投資(例如基礎設施與房地產),忙得起重機與混凝土機不停加班趕工。」

他又說,一胎化政策使中國成為一個迅速老齡化的社會。他說,這個龐大的老齡化國度(中國13億人口中,60歲與60以上的人占了10%)若想保持成長腳步,必須在人民身上、而不是在基礎設施上做更多投資。不幸的是,這類長期投資可能得花十年或更長的時間,才能對國家的經濟成長產生效應,而且就政治角度而言,這類投資也可能窒礙難行,「有鑒於既得利益因素,在中國進行這類改革的難度,比美國的醫療改革還高」。

華頓行銷學教授約翰‧張(譯音)說,中國政府已經認清,它需要建立一種消費者驅動的經濟,讓農民與藍領工人與其他國人共享經濟成果,「基於這項考量,在今後幾年,在城鎮營造、基礎設施投資、所得稅改革、社會安全網投資,還有最重要的,在工資增加機制方面,將出現許多新行動與新政策。只有在中國的大多數消費者都有錢的情況下,才能成就一種以需求驅動的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