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透視營運因果關係的績效驅動器

2019-11-22 10:41:4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2lrXH3fFV4/VFGuYbLEJvI/AAAAAAAAR8I/lOxX622NFKw/s720/shutterstock_82026388.jpg
採訪 / 謝明彧、陳立唐   撰文/ 謝明彧 <span style="color: #ff6600;">吳安妮 現任政治大學會計系講座教授、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會計學博士</sp

採訪 / 謝明彧、陳立唐   撰文/ 謝明彧

吳安妮
現任政治大學會計系講座教授、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會計學博士

台灣學界或業界公認的平衡計分卡權威、政大會計系講座教授吳安妮,全心投入管理會計研究領域已20餘年。多年來,她一直為了如何解決「管理會計實務與企業高層策略之間的溝通與執行落差」,苦尋解決之道,直到接觸到平衡計分卡(Balanced Scorecard,簡稱BSC),才找到真正可以解決上述問題的工具,協助企業將其策略轉化為執行的方向及目標,讓企業管理能夠上行下效,每一位員工都能朝著共同的使命、願景及策略邁進。

ABC制度,無法解決策略執行不力

回顧自己與平衡計分卡的「淵源」,吳安妮將時序拉回1986年,當她還在美國攻讀會計博士時,接觸到由羅伯‧柯普朗(Robert Kaplan)教授及羅賓‧庫伯(Robin Cooper)所提出、對會計管理學造成重大變革的「作業基礎成本制度」(Activity-Based Costing,簡稱ABC)。

ABC制度是以「作業」為基礎,以產品或顧客實際耗用的作業及資源,做為成本分配的依據,因而能產生正確及合理的成本資訊,從而協助管理者在做任何決策時,都能「做對的事情」(do right things)。

透過ABC,企業可將價值鏈流程中的不同階段(包含研發設計、生產、行銷、配送、客戶服務等)設計成不同的作業,並將資源(傳統會計科目)依「資源動因」分配到各項作業上,再依「作業動因」分配到成本標的(企業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或客戶)上,進而計算出各項產品或顧客耗費的成本。

這項讓財務數字不再只是顯示盈虧、同時也能變得更具管理意義與價值的技術,讓吳安妮大為振奮,因為它不再以會計「科目」為細胞,而是以部門的各項作業為細胞,所以她將「作業」稱為管理的細胞。

然而,從事ABC實務研究20多年來,吳安妮看到的卻是有些企業在導入ABC制度後,仍停留在ABC的層級,只產生許多成本及利潤資訊,各部門並未有效地運用ABC資訊來做管理之工作,亦即未跳出ABM(作業基礎管理Activity-Based Management)的層級。

「我們產生那麼多資訊,不就是為了協助企業具競爭優勢嗎?」雖然ABC必須由企業的策略來引導其設計方向,但吳安妮在研究中發現,能夠真正以策略為主導來設計ABC制度的企業,仍為少數。原來,策略的形成在企業裡是屬於高階主管的責任,ABC則為中、低主管的責任,二者的鴻溝甚大。如何為此落差解套,自此成為吳安妮的研究重點。

活用BSC,整合策略的規畫與執行

在不斷研讀各種管理制度與理論後,吳安妮在1992年接觸到由柯普朗與大衛‧諾頓(David P. Norton)研究並推動的平衡計分卡,才終於解決了困擾她多年的問題。

「BSC這套管理制度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具有承上連下的功能,亦即承繼上面的策略,連結下面的基礎工程及ABC,」吳安妮指出,對於企業高階主管來說,BSC能讓企業的策略明確地傳達;對於一線員工而言,BSC則可讓他們更了解自己的工作對於企業的目標有何影響,可說是「一套能將策略清楚描述、衡量、執行及溝通的管理工具」(參考【附圖】)。

吳安妮觀察,很多企業在進入策略執行過程時,開始需要其他管理制度的配合,但由於各項管理工具都是相互獨立,導致企業整體的綜效難以發揮。但透過BSC的引導,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舉例來說,當企業的策略目標訂為「成本抑減」時,就可以透過ABC系統,清楚地找出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進行作業的改善;若另一個目標為「提升產品品質」,也可以進一步與6σ(六標準差)等品管制度相互結合。「BSC是個管理的大集合,可以和各種不同的制度相互結合,這樣的特性在其他管理制度是比較看不到的,」吳安妮說。

在管理會計研究深耕20年來,吳安妮已建構出一套「整合性策略成本管理制度」,將公司的使命、願景、價值、策略、BSC、基礎工程制度及成本系統(以ABC為核心)串連一體,而她個人的使命則在於讓台灣企業都能了解「整合性成本管理制度」的功用,並加以推行。

欲知更多內容,請見《經理人月刊》第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