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文化的衝突

2019-11-19 03:27:4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mdd9mQwqm6w/VFGufuZAdAI/AAAAAAAAR9Y/nNQs04QbQ58/s720/shutterstock_159702644.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王志仁 《數位時代》總主筆。1994年進新聞業,從事財經、科技領域報導,曾與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等多位具全

王志仁
《數位時代》總主筆。1994年進新聞業,從事財經、科技領域報導,曾與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等多位具全球影響力人物對話;近年多次受邀擔任思科、惠普和interbrand等外商企業論壇及年會主持人。

「台灣以前也經歷過這些嗎?」一位上海的電視台記者問我。這已是我在同一天接到的第三通電話,來自上海的不同媒體,都想了解為何富士康(Foxconn)一再發生員工跳樓事件。

我很難和他們解釋,台灣在二十多年前經歷的,是雇主把廠關掉搬到海外,員工面臨的是中年失業和再就業困難的問題,而不是工作上積累的壓力。這些工作很大一部分搬到了中國大陸,特別是最早開放的深圳特區,也就是富士康1988年初進大陸的設廠地點。

「住工廠」(台語)或「去台北」曾經是一種對更好生活的期待。小時候,在我老家南投,許多種田的親戚,都先後轉到工廠做事,或者北上發展(像我的父母、大舅、小舅、小叔)。

中國也一樣。在1980年代,「住工廠」或「去深圳」是一種充滿機會的生活,農村和小縣城裡的人力,大量往廣東移動。他們之前透過層層關係弄到收音機,從裡頭聽到鄧麗君的歌,並在全村僅有一台的電視上看到春節晚會裡費翔的表演,對那個一海之隔的地方有著想像,再加上返鄉探親老兵帶回的家電和現金,他們相信台商所成立的工廠,能提供給他們改善生活的機會。

二十多年過去,現在「住工廠」的主力,超過七成是1980甚至1990年以後出生。他們不像前一代工廠人曾經種過地,或在國營單位待過。他們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工廠,而且只有十八、九歲。儘管來自農村或小縣城,但都是獨生子女(大陸稱為「計畫生育」),家裡提供的物質條件和照顧比以前好很多,擁有手機的比例很高,到處都有的網吧(網咖)也讓上網很方便,取得資訊或下載國外電影和電視劇更是稀鬆平常。

這樣一群人進入工廠後,在軍事化管理和長時間制式工作下,發現他們原先經由周杰倫和SHE的歌曲,以及《康熙來了》所建立起來的台灣印象,並因此形成的對未來一種更好生活的想像,很快就破滅。

台灣在1980年代也類似。年輕人不再願意進工廠,寧願轉到待遇更少、但自由度更高的服務業去,而那時台灣的產業結構也在轉型,服務業比重上升,提供了選擇。但中國目前仍處於要將剩餘龐大農村和郊區勞動力轉移到工業化,以完成發展目標,經濟結構短期並沒有大規模發展服務業的條件。這也就使得目前20~30歲的工人,沒有轉業選擇。

他們絕大部分沒有出過國,人生迄今最遠的旅行就是從家裡來到廣東。但因為全世界都和中國做生意,把各種資訊帶進來,他們也是在全球文化裡成長的一代。那些他們所待的工廠,儘管在世界多處都有點,號稱全球化運作,但為求效率和方便管理,文化其實很單一而且單向,與他們所熟悉的手機和互聯網雙向溝通文化天差地別。

不從源頭的文化衝突著手,請再多心理醫生和專家也難解。

欲知更多內容,請見《經理人月刊》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