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第二人生》為商業帶來第二個機會?

2019-11-17 05:54:2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71nWbHwhBVw/VFGtrQteRrI/AAAAAAAAR0c/FGhbQAdAVVA/s720/ZZ008013.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取材自INSEAD Knowledge ; New York Times Syndicate提供。</span> 在一開始,

取材自INSEAD Knowledge ; New York Times Syndicate提供。

在一開始,線上虛擬世界是電玩或交友、聊天的地方。今天它的面貌大不相同。商業與資本主義已經侵入這個領域。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新任主管教育系主任、在《第二人生》(Second Life,一個著重社交與人際的線上遊戲,發展出多種社群及經濟活動,豐田、路透社、IBM等大企業在遊戲中設有虛擬總部)建立INSEAD虛擬校園的麥洛斯‧沙法利(Miklos Sarvary)說,「當虛擬世界決定為(那裡的)資產賦予所有權時,一場巨變出現了。人們開始研製衣物、燈光、桌椅、與房屋,而且由於有所有權,他們開始交易,就這樣,今天的虛擬世界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體,那裡的人不僅是聊天而已,還會購物:他們會上虛擬酒吧,而虛擬酒吧還能因此真正賺一些錢。虛擬世界正進行著經濟活動。那裡的人可以做他們自己的專案,出現在真實世界的任何活動,在虛擬世界也應有盡有,就這種意義而言,所有權確實造就了一個與真實世界類似的環境。」

虛擬世界:產值每年5億美元

一年前,INSEAD在《第二人生》買下一個虛擬島,建立虛擬校園。沙法利說,「我們花了約1000美元取得這個島,每個月還得付100美元租金。在我看來,這筆交易很合算。」這是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類同的又一例證。

INSEAD買下的這筆資產或許「虛擬」,但買這筆資產的金錢交易卻是如假包換,而且還有一個虛擬銀行系統處理這類交易。沙法利說,「虛擬世界有匯率,也有一個內部清算系統。在《第二人生》賺到錢的人,可以將這些線上貨幣兌換成真實世界的錢。就全球而言,整個虛擬經濟一年約有5億美元的交易。」
而這還不包括非線上出現的大量活動。「舉例說,如果我在非線上找人替我(為我的虛擬財產)建一棟房子,我未必會在虛擬世界付他或她交易費;我可能利用一般銀行交易在非線上付款,而這類交易金額不計在5億美元的虛擬經濟之內。」

INSEAD的《第二人生》虛擬校園,比照該校設在楓丹白露(Fontainebleau)的歐洲校園而建。虛擬校園內設有一間教室,一間供人聚會的酒吧,一座做行銷實驗的實驗室,一間會議室,還有一處設有帳篷、供戶外運動之用的專區。

「建虛擬校園的基本構想非常簡單。INSEAD是一個大型學府,吸引的人來自四面八方。我們的校園設在三個不同的地方,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學成之後又回到世界各地工作,面對這樣一個地緣上高度分散的多元社群,處理起來非常困難。我們定期舉行MBA與EMBA班說明會,為有意申請入校的人提供資訊。我們用虛擬世界傳播會議。我們辦的每一場說明會都是即時、現場會議,並且將它輸入《第二人生》,讓所有不能與會的人仍能及時與會;他們可以提問,可以聽人發言,可以看幻燈片。」

但這種參與是怎麼進行的?它與傳統線上學習不一樣。你首先必須再造自我。而且所謂再造,是真的再造。沙法利說,「你必須建立自己的替身(avatar)。選擇密碼帳號、面貌與你的名字。這些是免費的。」即使你已經建了替身,在虛擬世界運作仍很複雜。你必須登入,操控你的替身在各處遊走,而這無論對師生,都是一個難題。沙法利說,「這是採用虛擬世界的最大障礙。你得花費許多工夫才能真正熟悉這種科技。學生們比較熱衷參與,但教授們大多不願冒險,這是進入虛擬世界的最大障礙。我過去對這些事指望得有些過高,不過已經重新調整了。」

INSEAD第二人生校園的訪客,有些是派替身參加會議的人,還有些是在申請入校以前,先送替身進入虛擬校園瀏覽、置身遠方的潛在學生。這當然比實際旅行節省得多。而且在全球性傳染病肆虐的今天,它還另有用途。沙法利說,「如果新型流感爆發,我們被迫關閉校園,這處虛擬校園或許成為保持學校運作、繼續營運的一條途徑。」

真實經濟:開創新型態就業機會

但虛擬商業環境涉及的,不只是教育與家庭娛樂而已。沙法利承認,「這其間還有涉及賭博或色情的議題,有駭客與版權的問題。不過這類事物都在處理中。而且我認為,在近期內,虛擬世界的安全性不會比傳統網際網路差。網際網路過去有多得太多的不法活動(如詐欺等等),但今天它是相當安全的地方。」

另有一項潛在的壞處:可能沉溺於虛擬世界的生活。沙法利承認,「這是另一個具有危險性的領域。但它也充滿機會。不妨想一想,因各式各樣理由而遭社會排擠的人很多。而在我的研究中,我發現許多若不是透過虛擬世界,一輩子不可能相會的人,在這裡建立了真正的友誼。」

值此失業陰影籠罩全球的今天,虛擬世界另具一種潛在的經濟加分效果:成為新的就業處女地。沙法利說,「許多就業機會已經因此造就。許多設計工作,各式各樣需要製作的物品。有些房屋或時裝設計專家,已經在虛擬世界找到工作。從經濟角度看,虛擬世界的運作像自由市場經濟一樣,人可以在這裡進行交易,這是最重要的。」

虛擬世界還有另一個創造就業的領域:誰能創造讓虛擬世界持續運作的科技?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代表機會也很多。沙法利說,「虛擬世界仍將是一個2-D螢幕,還是會出現3-D版本?它仍將置身個人電腦,或是會出現更複雜的遊戲介面?如果使用操縱桿或什麼儀器,能為你帶來特殊視訊嗎?目前,研發這些虛擬世界的是一群創業家。」

對於虛擬世界與《第二人生》的前景,沙法利仍然樂觀。「虛擬世界的優勢是,它們為網際網路賦予生命。網際網路是一種非常強有力的溝通媒體,但虛擬世界能為它帶來生命。」

欲知更多內容,請見《經理人月刊》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