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我的少女時代》導演陳玉珊:靈感,來自於生活的體驗!

2019-11-14 01:56:31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Gcha2vpYrTI/Vdbs4wjX7FI/AAAAAAABKgk/_m-Cu8ufWo4/s1280/%25E9%2599%25B3%25E7%258E%2589%25E7%258F%258A_%25E8%258F%25AF%25E5%25A8%2581%25E9%259B%25BB%25E8%25A6%2596%25E8%25A3%25BD%25E4%25BD%259C%25E7%25B8%25BD%25E7%25B6%2593%25E7%25
>過去,陳玉珊所製作的電視劇,等同於票房保證。從十年前的《王子變青蛙》一路到《命中注定我愛你》、《敗犬女王》再到《蘭陵王》,部部叫好叫座。今年,她初試啼聲執導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再度衝出好票房,引發

過去,陳玉珊所製作的電視劇,等同於票房保證。從十年前的《王子變青蛙》一路到《命中注定我愛你》、《敗犬女王》再到《蘭陵王》,部部叫好叫座。今年,她初試啼聲執導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再度衝出好票房,引發話題熱潮。
她為什麼好像懂觀眾的心,永遠知道人們想看什麼?從過去《經理人》對陳玉珊導演的專訪中,帶大家一探究竟。

2008年,陳玉珊筆下的「便利貼女孩」,在《命中注定我愛你》一劇中以13.64%的收視率,改寫了台灣偶像劇的歷史,原創劇本也顛覆了早年台灣購買日本漫畫版權、再改編劇本的模式。2009年,她又陸續推出的《敗犬女王》和《下一站幸福》,更確立了陳玉珊敏銳的市場嗅覺,就是周日晚間的收視保證。

你要販賣給觀眾什麼?」是陳玉珊創意發想的原點。對她而言,所謂的靈感,來自於年齡增長、對生活的體驗、對時事的觀察、對流行及次文化的解讀。所以,無論是逛書店、看電視、走在路上、吃飯聊天,隨時隨地都可以是靈感的來源,都像是在散播種子,一旦碰到特別有感覺的議題,種子就會像傑克的豌豆,發展成主軸。

2004年,三一九槍擊事件後,陳玉珊注意到台灣社會普遍存在著不安,因而用《王子變青蛙》重新出發,希望透過戲劇帶給觀眾最簡單、也最基本的需求:娛樂。

「寫劇本就像在販賣商品,我販賣的不只是故事,更是一個想法。」陳玉珊認為,成功的編劇就像商人,必須用「同理心」觀察市場需求,就能選到對的題材,知道什麼故事觀眾會買帳

一部戲關注的社會議題或許嚴肅,但戲終究要好看,觀眾才會認真思考。因此,無論是最初的發想,或團隊的互補與撞擊,陳玉珊每完成一個階段,都會回到「如何與觀眾溝通」這個最根本的問題上。

除了用優秀的原創故事鞏固「基本盤」,陳玉珊更企圖將原本不看偶像劇的觀眾拉進來。為此,她將台灣本土風情加入劇中,包裝她要販賣的題材。

從小生長在三峽的陳玉珊,對於民俗文化原本就不陌生,於是便在《命中注定我愛你》劇中創造「薑王爺」這個民間信仰,安插在一座可愛的「薑母島」,為島民賦予了溫暖、熱情、卻在大都會中消失許久的台灣味,讓偶像劇更真實、更有溫度,這也是一些眷村長大的編劇筆下所看不到的世界。

在塑造人物時,陳玉珊喜歡從生活中找出範本。她觀察到日劇中有「魚乾女」這類具體化的代稱,便決定要找尋「實體」,來定義一個「善良無害、無存在感、利用她沒有罪惡感」的女孩。由於故事發生在職場,所以在團隊發想過程中,她希望能以辦公文具來形容,終於塑造出「便利貼女孩」,成功吸引了台灣觀眾的心。

陳玉珊說故事時,總能夠老梗新炒。她坦言,在劇情中創造阻礙,不僅是為了讓戲好看,也是為了讓男女主角的愛情更具說服力。比起創新,她更欣賞「用什麼手法玩老梗」,老梗的精神,很多時候只是讓戲更加分

「一個編劇必須比普通人的感知敏銳三倍,感受到的傷害也會多三倍,」陳玉珊認為,創作的原點始終來自市場需求,如果能用同理心打開感知的觸角,了解觀眾要什麼一點也不難。

陳玉珊戲劇創作3個構面:

  1. 從題材的選定,直到她開口把故事告訴編劇團隊,故事已完成60%。
  2. 團隊透過開會的激盪,再將人物立體化,寫出故事大綱時,已經有90%的完成度。
  3. 之後才是分場、寫劇本的例行階段。過程中,必須不斷回頭檢視,要如何與觀眾溝通。

(攝影 / 賀大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