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缺的是城市觀

2019-11-20 23:09:0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EBPToQOcbiw/VFGuZOWWtgI/AAAAAAAAR8Q/IacU6DQ7gfw/s720/shutterstock_87326206.jpg
10月中旬,我受邀參加一場論壇,主題是「大中華區的下一個十年」,與談者是兩岸十多位意見領袖,來自媒體、業界和學界。 台灣幾位代表先發言,並樂觀認為台灣較早發展的經驗,可以做為大陸借鏡。

10月中旬,我受邀參加一場論壇,主題是「大中華區的下一個十年」,與談者是兩岸十多位意見領袖,來自媒體、業界和學界。

台灣幾位代表先發言,並樂觀認為台灣較早發展的經驗,可以做為大陸借鏡。幾位來自北京、上海和廣州的代表,一時間變得尷尬,他們互相熟識,觀點卻不一樣,但這下子他們都得代表「大陸」這個身分發言。這些「大陸」代表只好在差異中尋求薄弱的共識,結論是「大陸複雜度比台灣高出許多,台灣經驗未必有用」,雖然私底下這是他們公認最沒創意的話。

就在「台灣/大陸」這個發言前提確認後,接下來的內容都在這個架構下發展,許多與談者原先擅長的領域和精采的想法根本沒法發揮,最後變成一場「各自表述,沒有交集」的討論,非常可惜。

類似場景每天都在發生。我經常聽到台灣的朋友抱怨,大陸的同事、供應商或客戶有那些問題,偶爾也聽到大陸朋友抱怨,台灣老闆或同事如何如何。這是在職場和辦公室裡必然有的現象,如果你知道上海人認為北京人太會吹、北京人 覺得上海人太現實,也就是「大陸人」之間也有衝突和矛盾,那「台灣/大陸」的思考邏輯就應該改。當北京人和上海人發生矛盾,他們可不會自認這是兩個「大陸人」的衝突。如果把範圍縮小,改為「台北/上海」或「高雄/廣州」的邏輯,將更貼近工作者的實際情況。

30年前,國際化就是到美國念書、畢業後留下來工作。我有一位學長,在1980年代到美國東岸留學,在一次返家處理事情時,被一位父執輩朋友碰到,託他帶東西回去給同樣在美國的兒子,但地點在西岸。這位父親以為,反正都在美國,應該很近很方便。

過時的國際觀應該修正,否則就像前面的論壇發言,只會把自己綁手綁腳。企業是以市場來畫分,更準確的是以地區或城市來看,而不是國家。一位在外商服飾公司任職的朋友常舉例,同樣是秋天,廣州還在穿短袖,上海穿長袖,東北已在穿外套了,「如何把中國當成一個市場處理?」

就像我們印象中的日本企業,以為是一種樣子。但來自大阪和東京的企業,文化和價值觀有很大差別。一位來自大阪的老闆比較,大阪是商業城市,更像上海,東京是政經城市,更像北京,所以他進中國選擇在上海設辦公室。如果你把他當成一位普通的日本老闆,就難理解他對選址和市場的考量。

台灣近年常在檢討缺少國際觀,準確地說是缺少城市觀。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有一部份還停留在三大洋五大洲和國家層次上,急需再往下挖掘。全球市場和職場已調整為由城市網絡串聯起來,工作者的世界觀也應該是。

立即享有《經理人月刊》6周年慶,超越全年最低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