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專業與紀律, 隨時保持最佳體能

2019-10-20 14:10:45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umzBDkTI2rA/VFGvT9A3hBI/AAAAAAAASFo/4Yb6R1wWJy4/s720/shutterstock_105088013.jpg
這份工作需要投入生命中最精華的時間,工作時壓力超大,而且無論表現如何,最多可能只有10年的工作壽命,一旦出現錯誤,就面臨隨時被取代的威脅。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公開討論你的工作表現,公司更嚴格要求下班後的私

這份工作需要投入生命中最精華的時間,工作時壓力超大,而且無論表現如何,最多可能只有10年的工作壽命,一旦出現錯誤,就面臨隨時被取代的威脅。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公開討論你的工作表現,公司更嚴格要求下班後的私生活保持檢點。
上述的是職業棒球選手的工作,同時也是他們每天的生活寫照。面對冷酷無情的球賽,接受球隊新陳代謝的淘汰壓力。La New熊職業棒球隊領隊陳杰成表示:「比起一般的上班族,職業球員面臨的是高度競爭的環境,必須拿出更高的自我要求,遵守更嚴格的紀律,才能在職場中生存下來。」
棒球是團隊運動,職場同樣是團隊合作,「職業選手的共同性格,就是對團隊的高度認同,」蕃薯藤運動網總編輯、名球評曾文誠說:「一般人可能不知道,球員都非常守時,」曾文誠常和球員一起到國外轉播比賽,如果約好早上6點集合,絕對沒有球員會遲到,球員對團體紀律的重視,甚至到了隨口說說「明天大家一起穿深色衣服」,都鮮少有人會忘記的程度。
教練講話的時候,更可以體會到每位球員專注的眼神;相同的場景如果搬到一家公司,想必是戰鬥力極強的團隊。一般工作者能從球員身上學習的,更包括他們的專業精神與高度自我要求。

3歲立志的棒球天才:鈴木一朗

「……我3歲的時候就開始練習了。雖然從3~7歲練習的時間加起來只有半年,但從3年級到現在,365天裡,有360天都拚命的練球。所以,每個禮拜和朋友玩的時間,只有5、6個小時。我想這樣努力的練習,一定可以成為職棒球員……。」
這是日本愛知縣某位小學六年級學生作文〈我的夢想〉中的一段。當時老師給他的評語是:「擁有一個遠大的夢想,志氣很高,真的很棒呢。只要能以『我的練習不輸給任何人』自豪的話,鈴木君的夢想一定會實現的。加油喔。」
時光流轉,來到10年後的1994年,當初的小學生在綠地如茵的球場上實現了夢想。以130場比賽擊出210支安打的成績,打破日本職棒維持了46年的單季安打紀錄。2004年,更在棒球最高殿堂──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球場上,粉碎了高懸84年的單季安打紀錄,以夢幻般的262支安打,讓全世界觀眾看見了屬於自己的棒球風格。他是──鈴木一朗。
2005年5月2號,面對加州天使隊打者安德森(Garret Anderson)擊出又高又遠的飛球,只見右外野手鈴木一朗飛奔跳上全壘打牆,用精彩美技沒收這顆全壘打球。我們驚歎一朗的天才。
但是當5月21號,面對教士隊打者克萊斯科(Ryan Klesko)相同強勁的飛球,鈴木一朗像是重播一般,第二度跳上全壘打牆,第二度用美技接殺這發可能的全壘打。賽後訪問,記者開玩笑的問到兩次守備是否巧合?
一朗輕描淡寫的回答,最近在賽前練習時,特別請打擊教練把球打到全壘打牆附近,讓自己練習這樣的守備技巧。我們終於意識到,除了天才,鈴木一朗的專業精神與自我要求,從小學3年級起就不曾改變。
一朗從小學3年級起,每天下午3點放學,便用指尖夾著本壘板(為了增強握球的指力)前往球場練習。返家用餐後,晚上8點左右前往住家附近的「空港打擊中心」練習。打擊練習場的老闆井上鍊一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一朗與爸爸「一年當中大概會來300天吧!當時一局25球,一朗小學時每晚打6~7局,國中時最少10局。」
當一朗踏上打擊區時,父親鈴木宣之必定在網後幫忙判斷好壞球,要一朗凡是壞球都不要出手。14、15歲時,一朗對練習場最快130公里的球速已經不能滿足,甚至在打擊區前方2、3公尺的處打擊。老闆更為了一朗調整機器,將原本投向打者腰帶左右的球路高度,改成投向膝蓋以下一個球左右的位置,練習偏低球路的揮擊。這樣十年如一日的苦練,是鈴木一朗站上棒球殿堂的最基礎。
「鈴木一朗是天才打者,更是比別人加倍努力的打者。」這是2004年一朗打破美國職棒紀錄時,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頒發「國民榮譽賞」之前的評語。最後鈴木一朗婉拒了獎項,理由是:「我感到榮幸,但是也擔心得獎會影響日後的戰鬥力和決心,也不希望國民誤解自己是為了獎項才打棒球。希望退休之後再接受這項榮譽。」
從鈴木一朗的身上,我們看見了實現夢想的毅力、持續苦練的決心,和每個機會都不放棄的戰鬥精神。我們看見鈴木一朗每一個美技接殺,都不只是天才,更包含了力求比賽不出錯的專業精神。正如名球評曾文誠所說:「當千分之一、萬分之一才可能出現的狀況都練習過了,比賽還有什麼可怕的!」

投手丘上活著的傳奇:克萊門斯

以下是去年球季美國職棒某位投手的成績:13勝8敗,在大聯盟30隊的投手中排行第39,還算不錯。出賽211局投出185次三振,大聯盟排行第14,可說是王牌投手的等級了。如果我說,他的防禦率是傲視全聯盟的1.87呢?我再告訴你,2005年的他已年滿43歲。
他是火箭人──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2004年以42歲高齡拿下生涯第7座賽揚獎,2005年不顯半分老態的拿下防禦率王的頭銜,卻在季末宣布退休結束22年的職業生涯。帶著大聯盟有史以來排行第9的341場勝投,以及僅次於萊恩(Nolan Ryan)排行第二的4502次三振,豐功偉業足以讓他輕鬆踏進棒球名人堂。
投手進入名人堂的基本條件是300勝,大聯盟自1871年以來僅有22位投手達成,現役球員中僅剩麥達克斯(Greg Maddux)符合此條件,克萊門斯是活著的傳奇,世界最偉大的投手之一。
老火箭不墜的原因沒有秘密,就只是持續不斷的保持體能狀況。美國大聯盟明星級的球員,技術與比賽經驗幾乎都已經處於巔峰,剩下最重要的就是體能面。
老選手在面臨體能退化的壓力,重量訓練的份量要比一般選手更多。正如他的名言「我唯一休息的日子,就是投球的那一天」所言,克萊門斯為了維持全年球季都在良好狀態,非比賽日時以大量的重量訓練保持體能,只有在比賽結束後,為了讓手臂充分休息才暫停。
更有專屬的體能訓練師為克萊門斯規畫訓練菜單,從手臂各個小肌肉群的強化,到比賽前熱身的準備,都有完整的運動科學做為後盾,此外更有營養師從食物攝取、營養補給各方面幫助他維持體能,美國大聯盟為了保護球星所投入的資源與專業分工令人驚歎,克萊門斯上場比賽前,光是肩膀的熱身就有16組動作,只為了確保肌肉與韌帶能夠承受反覆的投球動作。
隨著年齡增長,重量訓練的量與花費的心血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曾文誠說:「想像職業球員的身體是一部機器,四肢就是他們生產的工具,當這部機器已經過了保固期,就必須花更多時間與專業去延長他的壽命。」
克萊門斯的專業精神在大聯盟中,也樹立了前輩的典範,影響了後一輩的球員。2004年腳踝受傷,經過外科手術緊急治療後,在總冠軍賽血染球襪奮戰,寫下「紅襪傳奇」的著名投手席林(Curt Schilling),十幾年前曾在重量訓練室巧遇克萊門斯。
當時火箭人花了一小時和年輕的席林談論工作倫理和對棒球的尊敬,讓他受益匪淺,生涯就此改觀。而克萊門斯最值得敬佩的地方不單只是三振次數,他在場上的鬥志和場下生活都是年輕人學習的榜樣。「他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隨時把自己的體能調整在最佳狀態,你根本看不出年齡對他造成的影響。」洋基教頭托瑞(Joe Torre)稱讚著永遠不墜的火箭人。

內野紅土的精靈:馮勝賢

中華職棒兄弟象隊的二壘手馮勝賢,雖然不像鈴木一朗或克萊門斯那樣在世界頂尖的舞台上發光發熱,但在他的棒球路上,卻有一段堅苦的奮鬥過程。
今日馮勝賢在內野紅土上精靈般的守備動作,很難想像當年的他因為早產,雙腳嚴重平行內八無法行走,只能讓媽媽背在背上,直到5歲時才靠矯正雙腳的鐵鞋站起來。
在去年8月因手指骨折不得不退場之前,馮勝賢已從1999年10月職棒初登場起,連續出賽556場,是中華職棒史上第二長的鐵人紀錄。
球評曾文誠表示:「職業球員整年球季100多場比賽,要維持相同的體能狀況,不是那麼容易。」而當球季結束進入休整期,自我要求高的球員更能持續保持體能。馮勝賢是國內體能狀況數一數二的的球員,他持續不斷地慢跑已維持十幾年。
現年40多歲的曾文誠每周保持運動的習慣,體能比一般人好,他曾與馮勝賢一同慢跑,卻笑說自己「10分鐘以後就跟不上他的腳步,」他完全感受到馮勝賢練習時的認真。曾文誠還告訴我們一個小故事,當年馮勝賢在美和中學就讀時,因為先天條件不如人,聽從教練的指示每天在球場上默默跑步,增強體能。曾有隊友取笑他呆頭呆腦不知道在跑什麼,他只是不以為意的持續鍛鍊。
而當初國中、高中取笑馮勝賢的人,現在沒有一個還在棒球圈內,只有馮勝賢還在跑,跑在職棒的球場上。他的付出得到了收穫,也證明是值得。
在技術面上,馮勝賢也是少數幾位會找國外棒球技術的文獻來研究的球員之一,早年沒有衛星轉播的時候,馮勝賢甚至在家裝小耳朵(碟型天線)只為了收看日本職棒比賽,紀錄內野手防守時如何站位、補位。「與職場的工作者一樣,」曾文誠說:「努力並不保證成功,也許還得靠一些機運,但十幾年來,看過所有成功的球員,背後都有努力的過程。」馮勝賢以不如人的先天條件,卻以敬業與專業的精神,持續奔馳在球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