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比利比恩 用科學創造贏球策略

2019-12-15 07:38:57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Ni7391bf6h8/VFGuy4e7CDI/AAAAAAAASAw/VVeXeMhF88E/s720/shutterstock_72927979.jpg
奧克蘭(Oakland)位於美國加州,一個以橡樹(Oak)之地為名,跨灣區大橋連接舊金山都會的平靜城市。比賽夜裡踏上麥卡菲球場(McAfee Coliseum)草地上的,是40萬市民引以為傲的職棒球隊

奧克蘭(Oakland)位於美國加州,一個以橡樹(Oak)之地為名,跨灣區大橋連接舊金山都會的平靜城市。比賽夜裡踏上麥卡菲球場(McAfee Coliseum)草地上的,是40萬市民引以為傲的職棒球隊──運動家隊(Oakland Athletics)。奧克蘭市民的確有資格驕傲,他們的球隊不比紐約洋基、波士頓紅襪、洛杉磯道奇這些擁有百萬人口、財大氣粗的大球隊差,甚至比他們更好。
2006年奧克蘭運動家隊的全隊薪資大約是6232萬美金,規模排名大聯盟30隊中第21位。簡單比較,便了解運動家隊的資源多麼有限。6232萬,尚且養不起大聯盟最高薪的3位球員──同屬紐約洋基隊的A-Rod羅德里奎茲(Alex Rodriguez,年薪2568萬)、吉特(Derek Jeter,年薪2060萬)、吉昂比(Jason Giambi,年薪2043萬)。這支連紐約洋基隊先發9人都湊不滿三分之一的球隊,最近6年拿下了4次分區冠軍,2004年僅以一勝之差落於分區第二,2005年更在兩大王牌投手 一同離隊〔哈德森(Tim Hudson)與穆德(Mark Mulder)〕的狀況下,維持了分區第二的優異戰果。
這樣的成就好比一家只有鴻海淨值三分之一的公司,在每年面臨高階主管被挖角的情況下,卻能年年創下與鴻海相當的淨利。帶來這般成就的,正是轟動美國職棒界的運動家隊球團總經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

用科學精神解剖球賽

比恩並沒有魔法,他甚至和所有經理人一樣,靠的只是科學化的精神、擬定明確策略的堅持,以及一台計算機。
運動家隊的老闆──兩位精明的不動產開發商,在90年代接掌球隊後,即表示職業球隊是營利事業,不願迷信高薪簽下大牌球員以獲勝的傳統方式。身為球團總經理的比恩,面臨頂頭上司緊抓預算的命令以及比賽勝利的期望,只能在球員市場中選擇較為廉價的、「只擁有一項專長」的球員。
因此首要解決的問題是,哪一項專長才是值得球隊花錢的?蕃薯藤運動網總編輯曾文誠說:「企業的使命是營利,球隊的使命是勝利,它們的共同點是需要策略。」而比恩的贏球策略很簡單:高上壘率加高長打率。
這樣的策略並非憑空而來,而是基於統計專家十餘年來對數千場球賽數據的分析結果。由航太工程師轉行成為棒球作家的沃克(Eric Walker)早在90年代就提出一項觀點,棒球運動中最重要的數字:「每局有3個出局數」。3人出局之前,什麼事都可能發生;3人出局後,一切都劃下句點。因此任何會增加出局數的行動都是不好的,任何可以減少出局的都是好事;而打者的上壘率,簡單的說就是打者不出局的可能性,它也是所有進攻統計中最重要的一環。 科學分析的統計結果,和過去棒球文化中的經驗法則大相逕庭。球迷看球的習慣是第一棒安打上壘(保送上壘被認為不夠積極),第二棒犧牲觸擊,第三棒用關鍵安打送回跑者得分。但在棒球統計的觀點裡,打者上壘的能力(包含選球獲得保送)幾乎是最重要的一項能力,而觸擊增加出局數是完全無利於攻擊的,甚至根據統計結果,任何「關鍵時刻」的打擊能力都只能歸為隨機的過程。

將分析結果落實為贏球策略

用科學精神將棒球賽「解剖」分析並非新鮮事,但比恩是第一個有決心與魄力,將分析結果形成贏球策略,並且貫徹執行到球隊每個角落的經理人。
當球探告訴他:「明尼蘇達有個小子速度飛快,傳球的肩膀有如雷射槍,打擊力道威猛,至於選球可以慢慢培養。」比恩會默默在電腦前,用科學方法把人的因素及運氣成分抽離,將棒球場上每一個區塊用座標表示,把每一球擊出去的力道、角度與落點加以分類,考慮每一球形成安打的機率後,換算成實際得分的預期值,進而套入每個選手實際比賽的歷史資料,去換算成每位選手實際上所貢獻的得分值。然後告訴球探,他會利用這種科學數據去挑選球員;因為他必須在有限的預算下,尋找市場上被低估的打擊好手,哈提伯(Scott Hatteberg)從一個沒有球隊想要,失去傳球臂力的捕手,被比恩簽下成為運動家隊第四棒,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例子。。
比恩透過嚴謹的數據模擬,甚至能夠預測球隊以目前的陣容,能在新球季贏得幾場比賽。當他發現開季後的陣容距離季後賽還差10場勝利時,便想辦法在球員市場中交易,為球隊「補」進這10場勝差。過去幾年運動家隊的戰積,和數據模擬結果最大的只有5/162(球季162場比賽的結果只差了5場)。

有好的策略,並貫徹執行

曾文誠對比恩管理運動家隊印象最深刻之處,正是「有好的策略,並且貫徹執行,」比恩能夠頂住所有來自球迷與球界保守勢力的壓力,創造全新的棒球企業文化。不只在大聯盟著重這些數據指標,從小聯盟訓練開始,就挑選會選球、能上壘的球員。團隊中所有球員都服從策略,並接受這種觀念的培養,即便後來轉隊的強打吉昂比或戴蒙(Johnny Damon),也都是選球怪胎。用策略結合團隊,是比恩勝利的條件之一。
比恩常在演說時講解他「在低效率的市場裡靠著低效率來占便宜」(taking advantage of inefficiencies in inefficient market)的原則。運動家隊之所以會展開一連串的統計實證研究,肇因於90年代中期大聯盟開始了金錢戰爭,球隊用高薪簽下優異球員的競爭方式讓球員市場嚴重失衡,使得職業棒球市場缺乏效率。資源不足的球隊必須運用不同的經營方式取得更多的勝利,並且斤斤計較將錢花在刀口上。
比恩面對的困難和所有經理人相同──在預算限制裡如何更有效率?球迷見證了運動家隊的成功,而比恩也引起整個棒球界開始檢視傳統觀念與科學觀念,到底哪一個才會幫助球隊贏球?而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球隊,願意引進這種科學觀念來改造球隊,並且讓球員市場更具效率。
運動家隊的經驗,讓我們看見了一個用科學數據打破常規,找出策略並成功的實例。而在科學的背後,從選才、用才到整合團隊,上下一心的貫徹策略,都是身為經理人必須面對的挑戰。

台灣的「運動家」在哪裡?
La New熊職業棒球隊領隊陳杰成表示,球隊以空前的6年合約、前3年年薪1000萬的條件簽下陳金鋒,正是參考了運動家隊的經營方式。陳杰成利用陳金鋒在美國小聯盟的成績,換算其在台灣的預期表現,加上預期未來的職業生涯年數,預期可讓球隊奪冠的時間縮短,甚至帶來各種周邊商業效應,經過仔細評估,決定簽下這筆合約。從現階段La New熊隊的戰績與商業效應來看,這份合約應該可以確定是值得的。
但問到台灣職棒界能否複製運動家隊的科學化經營方式?陳杰成與曾文誠不約而同的表示,在目前的條件下非常困難,台灣棒球整體環境仍有不足之處。首先是業餘球員每年只有10~15場比賽,能提供的數據量完全不足以進行統計分析,其次比賽的強度,裁判的執法都達不到要求的水準,即使比賽場次足夠,是否能用這些數據來評價球員能力都還是一大疑問。更進一步說,業餘棒球的賽務、紀錄等資訊系統都尚未建立,陳杰成感歎道:「別人已經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以球團的現況,只有在選拔洋將時,能得到美國職棒小聯盟或冬季聯盟的詳細數據做參考。球團高層曾經仔細研究運動家隊的經營方式,也希望能一步一步建立起更健全的棒球環境,畢竟擁有再好的策略,失去後勤支援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