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何飛鵬專欄】疼惜與溺愛

2019-10-14 07:25:22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1UeN9Sl4ykU/VFGtoKfBD1I/AAAAAAAARz8/wcenuI5ZYmg/s720/ZZ008054.jpg
小孫女是我工作之餘最大的慰藉,她的天真可愛,讓我不自覺地愛她、寵她! 看到任何她可能喜愛的東西,我就想買給她;只要她一哭,我幾乎就放棄所有堅持,隨她胡鬧;再加上我一向以大男人自居,對女

小孫女是我工作之餘最大的慰藉,她的天真可愛,讓我不自覺地愛她、寵她!

看到任何她可能喜愛的東西,我就想買給她;只要她一哭,我幾乎就放棄所有堅持,隨她胡鬧;再加上我一向以大男人自居,對女人只有疼惜,對小孫女,除了疼惜,更是百分之百溺愛。

可是理性告訴我,不可以再這樣,不可以給她太多禮物,除非有充分理由,否則會養壞她的胃口;就算她哭,也不可以完全順著她,否則她會被寵壞。我需要極大的決心,才能從溺愛回歸真正的疼惜,而疼惜需要正確的教養。

這個過程,讓我想起領導團隊的經驗。我剛開始當主管時,期待自己是個人緣最好的主管,希望給團隊成員最好的環境,我幾乎對團隊成員的任何要求都百依百順,盡其可能地「取悅」所有同事;可是,我並沒有得到最好的回報,因為心存「取悅」,我不敢嚴格要求,怕引起反彈;因為心存「取悅」,我不敢拒絕同事無理的要求,讓公司負擔了過多無謂的支出;更因為心存「取悅」,當看到同事不正確的行為,我也不敢嚴詞規勸、禁止,只能委婉告誡。

我變成了一事無成的領導者,組織績效不佳、團隊紀律渙散。我的「取悅」心情,沒有得到人緣,也沒有得到尊敬,反而換來了同事們的輕視。

這也是某種型式的「溺愛」,只是對團隊的溺愛,不是來自疼惜,而是來自「取悅」,以及不敢要求和不知如何要求。解決的方法卻一模一樣,要正確的導引與訓練。

我嘗試回憶我如何從「取悅」「溺愛」員工的主管,轉換為敢於要求與訓練員工的過程,看看能不能得到與小孫女互動的啟發。

我改變的第一步是改變態度:不再「取悅」同事。我告訴自己,想取悅同事很簡單,只要「要求少,多給予」,這樣的爛好人,任何主管都會做,但只會讓他們的能力停滯不前,導致組織績效不佳、團隊紀律蕩然,讓我自己變得無能,給組織帶來災難。

態度改變之後,接下來則是要不怕衝突。要團隊接受挑戰,他們會反彈、會拒絕,但我要不怕衝突,敢面對反彈,有能力處理與拒絕。面對同事不合宜的期待,我要清楚明白地拒絕,阻絕他們非分的想望,絕不模稜兩可;當同事有不正確的行為,或是有過錯時,我也會明確的糾正,要求限期改善,絕不可以因為他過去戰功彪炳,而不敢得罪他,就算會引起衝突也在所不惜。

經過這兩個步驟之後,我「取悅」「溺愛」同事的毛病基本上已經改變。不過,我也發覺,過去我會心存「取悅」,其實跟我自己的專業能力、領導能力不足有關,因為對自己沒自信,所以不敢做該做的事。因此,強化自己的專業與領導能力,也是改變的原因。

小孫女,我準備好了,我要用同樣的方法,以正確的教養取代溺愛。

何飛鵬
城邦出版集團副董事長、商周出版發行人。曾任《卓越》雜誌、《保險行銷》雜誌總編輯,曾被金石堂書店選為1997年出版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