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何不斗膽一下》用異樣的眼光看世界,你敢不敢?

2019-11-14 00:48:30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w8-kD8N_9Co/VFGu680goQI/AAAAAAAASCA/EKn15Y_762s/s1024/
有一次,學生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想請教老師,怎麼看待我們這一輩的狀況。我想說的是,我和我身邊的同學,大家都很認真在上班,加班也都盡力配合,但是似乎無法得到對等的回報,不管是酬勞還是職位。感覺就是一直

有一次,學生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想請教老師,怎麼看待我們這一輩的狀況。我想說的是,我和我身邊的同學,大家都很認真在上班,加班也都盡力配合,但是似乎無法得到對等的回報,不管是酬勞還是職位。感覺就是一直被壓榨,失去了自己的時間和生活,不像爸爸那一輩,認真一點還可以當個主管或得到比較好的報酬。而且我發現,我身邊的人,國立大學私立大學或是國外回來的都沒有什麼差別,狀況都差不多。」

我心想,這段話應該說出了現在很多年輕人共同面對的處境。那,我該怎麼回答他呢?

我們比上一代更努力,但環境卻更險惡

我如果跟我的學生說,我跟他們有一樣的感受,他們一定不會相信,因為他們一直認為我有個受人尊重的好工作,生活還算穩定,比他們好多了。

但我這哪算好呢?

我看到我的上一代是這樣的:很多人只要拿得到博士學位,幾乎都能找到大學教職。早期的大學教授,除了上課以外,幾乎沒有任何「額外」的工作負擔。我的老師輩們,有人甚至靠「編譯」的作品,就升等了教授。那是在大學教書一個多「美好」的年代啊——我這一輩的學者應該都會這樣認為。

但是,如果跟此刻正要在大學裡謀職,或是還在讀博士班,未來希望可以投身這個行業的年輕人相比,我相信我們這一代的學術工作者,仍算是相當幸運的。在不太遠的未來,流浪教師的狂潮,馬上就要席捲大學教師這個行業,能入行的都已算幸運了。

那麼,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呢?一代接著一代,我們都覺得自己比上一代更努力,因而也更疲累(至少是不輸上一代),但是環境似乎越來越險惡,能夠得到好位置的人越來越少,工作條件不如預期,未來的能見度也越來越低。

競爭換來財富,但也讓廝殺更劇烈

在我看來,這一切都和這個時代對「競爭」近乎崇拜的信仰有莫大的關係。我們相信競爭可以讓生產力增加、消費者福利提升、研究更有產出,乃至國家更有全球地位等等。以上這些,可能都是真的,只不過我們沒問,得到這些的代價是什麼?

當我們認為我們為競爭付出更多的努力,因而應該得到更好的回饋,我們其實忽略了,你為競爭所付出的努力,其實多半和其他人所付出的努力是相互抵銷的。你千辛萬苦得到一個碩士學位,你覺得理應有更高的薪水、更好的職位,但是你沒考慮到,台灣擁有博碩士學位的人口已逼近百萬人,你的高學歷,只是讓你免於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而已。

這在當代,真的是一個很詭異的悖論:我們樂見也享受競爭的成果——有上一代的流血流汗競爭,才創造出那麼多的財富與餘裕讓下一代去念書、追求高學歷;有廠商間錙銖必較的紅海式競爭,我們才有一台低到不及萬元的電腦可以用。

但是這些競爭的成果,也使我們捲入廝殺更劇烈、存活更不容易的新一輪競爭當中。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競爭漩渦當中,多數人都是憂鬱的,因為競爭越激烈,並不表示有更多的贏家。

在我們這個時代,最苦的行業,就是那些讓你以為競爭勝出會有大獎可拿的行業。這些行業,吸引擁有最漂亮的學經歷、自覺很聰明的人來投入。但是不管聰明人有多少,贏家注定就是那麼幾個。

不想掉入總是無法勝出的憂鬱之中,首先,就讓自己跳出這樣的競賽之中吧!

跳出競賽,尋找個人生命的意義

三不五時,都會有我從前教過的學生告訴我,他們離開原來的工作了,打算要去留學、流浪、開咖啡館,或是寫書或拍片。「再不做,可能就來不及了,我的人生會有遺憾。」他們總是這樣說。

是的,人生不能有遺憾,已經成為我們決定要做或不做一件事時,很關鍵的參考座標。只不過,人生中不能有遺憾,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這事似乎沒有字面上看來那麼簡單。

會讓我們自覺人生少一分遺憾的,大體上都是那些與我們例行性的、常規性的活動(比方說,上班)截然不同的事物。我們可能會聽說一輩子沒爬過一次玉山是令人遺憾的,但是大概不容易聽到有人說,很遺憾一生沒在台積電上過班。

這種期待人生無憾的想望,乃至焦慮,反映的其實是我們這個時代對於「人生究竟有何意義?」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變:對很多人來說,活得精采,有獨特的人生體驗的重要性,已凌駕在某種你辛辛苦苦奮鬥一輩子來追求的單一價值(比方說,成為總經理、擁有億萬財富,或是廣為人知的社會名聲)之上。

人們已經不再相信,奮鬥一輩子「只是」為了錢或地位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當然是人生的一種解放、一種自由,我們不再那麼輕易相信,人是為了某種單一的、外在於自身的、預先被給定的終極價值而活(我們已經變得那樣世故,知道過去種種所謂的「終極價值」,原來也都只是權宜的、一時一刻的、沒有非如此不可的)。

我們發現,原來我們是可以自己發現、自己創造工作的意義、生活的意義、自我的意義。我們了解到,人生可能沒有什麼終極的意義,生活的本身就是意義的體現、意義的全部。

只不過,關於人生,問題從來就沒有這麼簡單。活出真實的自我,從來就不會是一件比找尋人生的終極意義簡單的事情。資本主義社會對於效率與速度的追求,從根本上制約了多數人體現人生的多樣性之可能。

已故的經濟學家約翰.加爾布雷斯(John K. Galbraith)便說,工作要快樂、有意義,根本是少數人才能達到的特殊狀況,而非常態。至於流浪、開咖啡館、拍電影,這些看起來性感許多的事,卻又是多數為生活奔波的上班族不敢貿然嘗試的冒險人生。

但是市場體制的厲害之處,也正在於此:做為一個生產者,你無所遁逃於生產體制的層層壓迫;做為一個消費者,只要付點小錢就得到了一個簡易的、快速的讓人生了無遺憾的方法。

於是乎,我們的身邊到處充斥著這樣的廣告:「一生中必去的一百個景點」、「到巴黎不可不吃的十大餐廳」、「名媛貴婦不可或缺的五大名牌包」……。除了少數人有勇氣突破體制的牢籠,我們當中多數人的人生,其實都是在「人生必須豐富多彩才會了無遺憾」的焦慮,以及集郵般蒐集式消費所帶來的短暫滿足感之間擺盪度過的。

弔詭的是,你希望透過消費而蒐集來的人生越豐富多彩,你就得越賣命工作,而實際上,這非常有可能讓你的人生距離真正活出自我越來越遠(你希望在你有生之年周遊全世界五大洲六十個國家,代價可能就是你得每年賣命工作三百四十天,換取兩週的出遊時間與經費)。

別讓人生中的遺憾成為一種焦慮,或許反而是我們當中多數人還能有那麼一點展現自我,不被體制所吸納收編的開始。

書名:何不斗膽一下
出版社:早安財經
**作者:****王盈勛
**在大學時代,於圖書館中開始了一場巨大孤獨下的啟蒙。之後陸續在英國Brunel大學念了傳播與科技碩士,以及政大的科管博士。長期關心社會趨勢、社會創新與創造力剖析,以及產業與消費市場分析等相關議題。目前在台北藝術大學任教,也是知名專欄作家。

除了這本《何不斗膽一下》,他的著作還有:《世界是斜的》、《白話數位經濟》、《微軟生存之戰》等。喜歡他的觀點,歡迎追蹤他的臉書,或是看他的專欄。

買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