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當你覺得世界虧待了自己》走過人生的十字路口,才發現沒有跨不過的檻、過不去的難題

2019-11-20 14:09:2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6gYFyNrd6DM/VFGt5jgsXgI/AAAAAAAAR20/ZRNp5kz0rsw/s720/ZZ008050.jpg
**自卑地剛剛好** <span style="color: #0000ff;">自卑與自大源於同一種病毒,領導者一旦得了這種毛病,輕者弱化自己的能力,重者影響到整個團隊。而自我消融是解

自卑地剛剛好

自卑與自大源於同一種病毒,領導者一旦得了這種毛病,輕者弱化自己的能力,重者影響到整個團隊。而自我消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良方,但要達到這個境界之前,必須先培養出自信心,如此才能做到真正的利他,把團隊推上高峰。

我也曾是一家中小企業的總經理,但我的創業歷程跟那位名人相反,我沒有富爸爸但卻有貴人相助,Georges是加拿大人,他在亞洲倦了想回家,好幾次勸我買他的公司,我推說沒錢也不想做生意,但Georges還是鍥而不捨,終究把我說服了。

我跟Georges說沒錢是真的,為了這幾百萬台幣的資金,我太太娘家這邊很幫忙,她二姊夫主動出資當股東,岳父母則把老本借給我,我背負著一群人的期望,但其實自己心裡很清楚,我在打一場沒有把握的仗。反觀Georges對我卻很有信心,他帶我去向客戶說明公司的變動,寫信給總公司轉讓代理權,連怎麼跟政府登記公司都是他教的。

幸好那時Carol和Jenny留下來,她們雖然只是行政人員,但至少在公司待得比我久,許多業務工作懂得比我多。

我們三人都在國外念過書,但現在回想這段草創期間,真有點像留學生玩家家酒,那些在商學院所教的東西,幾乎全都沒用上。

有一天Carol跟我說想轉做業務,她去上了專業銷售技巧課程後,就開始打電話約客戶見面,幾個星期過去之後,她挫折地在開會時哭了,而我那時候也很想哭,因為公司快發不出薪水,我只好硬著頭皮去借錢。

有一天Carol的爸爸看不下去,找我們三個人開策略會議,那時他還是BBDO上通廣告的董事長,來公司前他也許怕我不領情,跟我講了好幾次他是為了女兒才這麼做的。其實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當時,我一個小屁孩懂甚麼策略?

好,現在有了計畫,但是如何執行呢?公司開張已經八個月,我們連一單生意都沒做進來,不自覺地我每天板著一張臉上班,我的自信心像塊脆玻璃,輕輕碰一下就碎了。那陣子我常常癱在沙發上想,如果現在就把公司關了,我要工作多久才能把債務還清?

在公司,我無意間聽到Jenny和Carol的對話,她們說已經開始寄履歷表,但不知道怎麼開口跟我說。我假裝沒有聽到後走開,但已了解事態的嚴重性,於是我找她們開會,最後大家決定放手一搏,把Sarah請來做顧問。

Sarah跟我們都很熟,她是美國籍的約聘講師,自己曾開過一間訓練公司。我打電話給Sarah,把大家的意思跟她說,她爽快地一口答應,但講到職稱頭銜時,我們有這麼一段對話。

「你覺得我該掛甚麼頭銜?」Sarah也許正在仰頭開始想,但我猜她一定早有答案。

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一時無語。

「掛副總好了。」這個答案她一定早就想好了。

「當然好,你要掛皇后都可以。」我雖然半開玩笑地說,但其實要我把總經理讓出來,真的都可以。

第二天Sarah就來公司上班,在皇后面前我們全成了小朋友,她教我們寫開發信、如何打陌生電話、以角色扮演練習銷售技巧……,但一個多月過去,我們還是沒有生意,當時國外開始催我的業績,我回信說:「現在是台灣的鬼月,客戶通常都不上課。」

Sarah來了一個月後,找我出去外面談,她說:

「我希望你聽完後不要從椅子上摔下來。」Sarah直視我的眼睛。

「我不會的,妳說好了。」

「你的兩位員工都要離職了。」

「我知道,但我一點辦法也沒有。」我的肩膀一下子掉下來。

「那你要聽我的嗎?」

我還能怎麼著,只能無語地點頭。

「從明天開始不要再板著一張臉孔,你這樣子,她們以為你對她們不滿意。」

「我自己都做不到,怎麼會對她們不滿意。」我有氣無力地申辯。

「你現在對她們不要期望太高,只要有一點小小的進步,我們就開個派對慶祝。」

我沒在Sarah面前掉眼淚,但那天晚上我像蝦米一樣地窩在床上,痛苦地回想Sarah的每一句話,沒料到,這時天外飛來一個故事,我立即跳起來打開電腦,運筆如飛地寫了出來:

一隻野雁莫名其妙地當了首領,因為能力不行而被大家看扁,牠對自己愈來愈懷疑。

某次團體飛行途中遇到大雷雨,牠不幸被雷擊中了翅膀,在急速墜落時,牠想這樣也好,於是敞開翅膀迎接死亡。但是這時,天神的手一把捧住牠說:「你就這麼承認失敗了嗎?那你當初為何要當首領?那其他的野雁該怎麼辦?」幾個問題如當頭棒喝打醒了牠,於是,野雁鼓起翅膀重新振作,終於帶著大家衝破雷雨區,把團隊帶到溫暖的南方。

大地春回,北方也暖和了,大夥請野雁再出來當首領時,牠卻揮動翅膀笑笑地婉拒,牠對自己說:「我還有更大的目標要實現。」

 

第二天上班時,奇蹟出現了,Carol終於約到一位客戶,首次跟對方見面時她很緊張,怕忘記所學的銷售步驟,就把提醒卡放在人家桌上。

當她規規矩矩地做完開場白,對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說:「妳還真照步驟來。」原來對方也上過這堂課,並從皮夾裡拿出相同的提醒卡。

當天下午Carol回公司報告,晚上我們就跑去路邊攤慶祝,半年之後Carol真的簽下了這個客戶,第二年我們的公司就由虧轉盈了。

 

真正有自信的人,會更謙卑
公司賺錢後我們開始討論員工入股,我說服了出資的二姊夫,兩人按比例釋出股分,讓Jenny和Carol也當上了老闆。自此公司有了一個好的結構,我們開始擴張,愈做愈旺,二○○一年總公司頒了世界營運管理首獎(Alfredo Capelletti Award)給台灣,我把欠股東和岳父母的貸款還清,也買了生平第一棟房子。

但是成功得太快也帶來負面影響,命運之神開始給我們出了難題。那時Carol找到好對象準備嫁到美國,而Jenny也想再出國深造,她們兩人扛了公司一半的業績,想到我們這個鐵三角若瓦解,後果實在難以預料。可是我還是主動替Jenny寫推薦函,並替Carol打電話到美國談加州的工作機會。我之所以心甘情願這麼做,因為真的很怕耽誤她們。

但後來她們都決定繼續留任,我記得有人提議調整名片上的頭銜,我跟她們說:「要掛皇后也可以。」

雖然是同樣的一句玩笑話,但我內心卻起了很大的變化,我以前的謙卑是出於自卑感作祟,我很害怕別人不高興,所以凡事忍讓、凡事聽別人的。但現在不一樣了,我已經有了相當的自信,我注重和諧是因為看大方向,我把別人的需求放在我之前,是因為這樣才能夠帶得住人。我漸漸領悟到,真正有自信的人不會自大,反而會更加謙卑,這才是所謂「自我消融」的真正意思。

最近收到一份郵件,講的是一代宗師的故事,信中寫著:

 

寺廟的建築團隊為了能建設地更好,大家都有各自的意見,並且爭執起來。

宗師告訴大家要帶大家修行一天,大家聽到都欣喜若狂,因為可以跟師父學禪法。到了山上,宗師就對著大家說:「我這個師父做得不好,我很懺悔,沒有把大家教好,讓大家為了建寺而吵架。」

……

「我要跟你們懺悔頂禮三拜。」宗師嚴厲規定在場每一人都不准跪下,直挺挺的站著。就這樣,宗師向在場的每一位弟子行大三拜,磕頭跪下。在場的弟子全部痛哭成一團!

 

自大與自卑源於同一種病毒,我慶幸自己是後者,當總經理時我自卑地剛剛好,從自卑到自我消融的這段旅程,我這個小屁孩向宗師頂禮學習。

 

 

**當你覺得世界虧待了自己
**英國知名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美國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知名歌手路易斯.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他們或肢體有障礙,或因膚色而受到歧視,但他們都勇敢面對自己,憑藉勇氣走出一片天。當你覺得世界虧待了自己,請聽一聽他們的故事,也許在某一個瞬間,你就找到新的生命亮點。

Danny和Martha是一對黑人兄妹,我們是童年玩伴,那時候住家附近在蓋房子,放學後大家都蹲在地上玩沙。

Danny的爸爸是美國軍人,媽媽是家庭主婦,偶爾我會去他們家玩,吃到許多外國的食品。有一天他們說要回美國,我說長大後會去找他們,大家勾勾小指頭做約定。

後來的幾個星期,他們都沒出來玩,我去他們家按門鈴,開門的卻是台灣人阿姨,她穿著一件男人的白襯衫,裡面只有內衣和三角褲,這時Danny的爸爸走出來,招手讓我進去客廳裡坐。阿姨說,兩兄妹跟媽媽回美國,問我跟他們怎麼認識的。這時Danny的爸爸拿出果凍,切成紅色方塊形狀的小山,是我從來沒吃過的零食。

我跟這對兄妹自此失去聯繫,當我在教會唱詩班唱到:「耶穌喜愛世上所有的小孩,無論紅黃黑白棕,都是耶穌心中的寶貝……」腦子裡就想到他們,我相信歌詞中的話。

一九九○年來美國讀書,在超市裡看到JELL-O果凍粉,包裝盒上的紅色果凍照片,也是切成方塊形狀的小山,我想起Danny和Martha,不知他們住在哪一州?爸爸媽媽是不是離婚了?

 

困境是鍛鍊靈魂與意志的絕佳機會
每次在美國看到中年黑人,我就想到Danny和Martha,童年的我心思很純淨,很希望有他們的捲捲頭,盼望去他們家吃進口零食,如今我住在美國,終於看清楚了他們的膚色以及處境。

面對美國社會的種族問題,電視節目主持人歐普拉說:「卓越的表現是遏止種族歧視的良方。」她是家喻戶曉的黑人女性,名列最偉大的美國人之一。名歌手路易斯.阿姆斯壯則用另一種方法救贖自己,他從黑色的貧民窟走出來,用沉澱後的智慧唱出了〈多麼美好的世界〉這首歌。面對這場持續百年的戰爭,當社會與宗教都無法給出好答案,他們以自己的方法,解除了上天加諸的原罪。

我在咖啡館看著窗外的雪景,鄰桌是一位常見的白人男性,他像得了腦性麻痺患者,連襯衫的扣子打開了,還得請服務生幫忙扣上。

他似乎在背誦一個文件,扭曲的手中拿著一張紙(用膠片護貝著),低頭讀完一句就閉起眼睛,來來回回重複這個動作。我假裝去上廁所,趁機偷瞄那文件一眼,看到篇名寫著〈當我在寫作時〉(When I Write)。

這個篇名引起我的好奇心,頻頻想偷看下面的內容,但距離有點遠,無法得逞。

很想認識這個人,於是找張紙寫了我的聯絡電話,請服務生等我離開後轉交給他,這樣小心謹慎的原因,一來這是對他的尊重,把選擇權留給他;二來自己也怕被拒絕,這樣做比較周全。

不久後,我接到對方的電話,問我為什麼不直接找他講話,我說看他很專心不想打擾,只是希望能交個朋友。聽他講電話有點吃力,於是建議見面談,他說幾乎每天都在咖啡館,來之前打個電話給他就好。

一週之後我們在咖啡館見面,他想了解我為何想認識他,我提起〈當我在寫作時〉這個文件,並說我自己也在寫作,不久之後有機會出書。他解釋說,那文件是他寫的詩,那天要去參加朗誦比賽。接著,他問我想不想聽他朗讀,我說想,他以抖動的手拿起那張紙,差點碰翻了桌上的咖啡,我才理解文件為何需要護貝。

由於他的病影響到語言能力,我只捕捉到片段的內容,但僅僅聽懂的一兩句,就足以讓我動容,他以模糊且自信的口音念到:「我的身體雖然困住了我,但卻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來鍛鍊我的靈魂與意志……。」

原來,他曾經出版過一本詩集,說自己年輕時是工程師,在一次車禍意外事件,他喪失了行動能力。問他當時是怎樣的信念,如今能夠這樣站起來,他說這一切要歸功於他的媽媽。

我跟他談寫作對於我的意義,說是一種精神上的救贖,他十分同意地點頭,說他來咖啡館就是為了寫作,寫作是他生命的出口。

他的名字叫做Michael,名片上的頭銜是激勵演說家,我問他今年八月是否想去紐約,因為我要帶一個青少年成長營,想邀請他來演講,相信對孩子們一定很有幫助。Michael一口答應,說這是他最擅長也最喜歡做的事。

由於我有事必須先走,臨別前他站了起來,以兩手包住我的手說:「看來,我們的生命必定會有交集。」我肯定地點頭說:「是的,因為我們在做同一件事情,我們在替這個世界尋找光源。」

Michael讓我想到物理學家霍金,他說:「一切的發生都是偶然,為自己的傷殘生氣,那是浪費時間,一個人必須與生命友善相處……。」霍金是傑出的科學家,他是硬化症患者,全身癱瘓不能講話。

我女兒告訴我一個故事,主角是十六歲的韓國女孩,她們在同一所寄宿學校念書,有一天他們去當地超市購物,排隊付帳時,韓國女孩突然大哭,所有的同學看傻了眼,趕緊問到底怎麼回事,女孩不斷抽咽地說:「美國人都歧視亞洲人,只要我排哪一排,後面的人就全部閃開。」同學們聽了覺得太荒謬,一邊安慰一邊偷笑。

每次聽到亞洲人說起種族歧視,我就想起歐普拉所說的話,「唯有卓越的表現,才能真正擊退種族歧視。」我也會想起Michael所念的詩:「我的身體雖然困住了我,但卻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來鍛鍊我的靈魂與意志……。」當我聽到別人述說著自己的不幸,覺得這個世界虧待了他,便想起那部電影作業,在片尾我會放〈多麼美好的世界〉,讓阿姆斯壯以沙啞的嗓音唱著:

我聽著嬰兒哭泣,看著他們長大,他們學習的東西,也許我一輩子都不會懂,我心中想著,多麼美好的世界啊……

 

書名:當你覺得世界虧待了自己
出版社:商周出版
**作者:張允雄
**美國阿帕拉契州立大學(Appalachian State University)企管碩士, AchieveGlobal管理顧問公司台灣區創辦人,現為該公司大中華區首席講師,同時為匯能管理諮詢有限公司(Communispond)資深合夥人。客戶包括各產業知名大型企業,例如台積電、聯電、聯發科、康寧玻璃、戴爾電腦、飛利浦、惠普、雀巢、遠傳電信、台灣大哥大、花旗、中國信託、台新銀行、雅虎奇摩、快桅船務、台灣檢驗(SGS)、優力國際安全認證(UL)、亞培、羅氏大藥廠、輝瑞大藥廠等。

買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