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陳文玲用看風景的心情談創意

2019-12-14 16:00:30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umzBDkTI2rA/VFGvT9A3hBI/AAAAAAAASFo/4Yb6R1wWJy4/s720/shutterstock_105088013.jpg
在大學城時代所創作的《這些日子以來》詞曲而一戰成名,小說《多桑與紅玫瑰》被改編成電視劇的陳文玲,談到自己學習創意的過程,最早是先接觸到「技術」,例如如何提升企畫、文案能力,但發現僅靠技術很難讓創意有深

在大學城時代所創作的《這些日子以來》詞曲而一戰成名,小說《多桑與紅玫瑰》被改編成電視劇的陳文玲,談到自己學習創意的過程,最早是先接觸到「技術」,例如如何提升企畫、文案能力,但發現僅靠技術很難讓創意有深度。後來她接觸到通往創意的「方法」,十幾年前曾參加被喻為「趨勢大師」詹宏志所開設的創意課程,接受創意思考的訓練,豐富她在技術之外的思考訓練。
她遇到的另一位大師則是「廣告大師」David龔(龔友誠),這位曾拿下包括坎城國際廣告金獅獎在內多項國際性大獎的廣告導演,將音樂、影像、文字結合,讓廣告成為完成度高的藝術,兩人後來更成為交換許多想法的朋友,就像David龔認為,「儘量讓不同背景的人嘗試一件事情,往往更能展現創意」就深深影響著她。

創意的障礙來自於自己

在陳文玲教導創意的過程中,她發現學習創意的最大障礙往往就是「自己」,例如創意根本不行的人會說「自己很行」,或者是明明已經很行的人說「自己不行」,這個重大發現,讓她開始調整自己的教學方法,她將課程內容從技術與方法論,轉型到「打開前端障礙」,也就是「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的面向。
將創意學習的焦點轉移到「自我覺察」,讓創意的學習不再具有強迫性,陳文玲觀察到,學習者在重新發現自己之後,將活力與生命的體悟應用在原來的工作上,會有超越於技術與方法的創意表現。
由於一般企業對創意的訓練過於「粗暴」,急於找到點與點之間的最短距離,但陳文玲卻想用溫吞的方法試看看,要學習者享受過程,發掘以前沒有正眼瞧過的那個不完美的自己之後,才能打開心房,迎接新的事物,慢慢接近「創意是換個角度看事物」的境界。
「創意可不可以學習,我們如何定義學習,如果只是我說你聽,按部就班,這樣無法學習創意。」陳文玲認為,也許歷史可以直接教,但創意要「間接學」,接近創意,不是走中央途徑,而是走邊緣途徑。
所謂的創意學習,比較像是創造一個場域,讓人們願意打開自己,換一個角度看人生,既不學術又不實務,不速成也不立即見效。但是要創造一個可以讓人願意打開心胸的場域,這就既科學又藝術,既要讓課程本身、還有課的環境,催生創意。
陳文玲以教創意多年的經驗,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以自我覺察為目的的人,在探索的過程中就容易找到創意;同時她也發現學術界與企業界對創意的著眼點不同。業界追求「創意」,以有用或無用決定了創意的生死,學術界定義「創意」著眼於追求嚴謹、正確與否為重點,兩者往往都失去看風景的樂趣。

有熱情,比技術與方法更重要

2000年之前的陳文玲,以技巧與方法談創意,但她發現,學術界談創意重視方法論,過於嚴謹的結果,答案只有對或錯。相對的,企業界重效率,要的是速成的答案,兩者讓人看不見找尋創意過程中的好風景,讓人覺得可惜。
2000年以後的陳文玲,談創意時會以熱情與生命切入,從自我覺察談起。「當一個人從自我覺察的角度探索,發現內心深處的本質,接受自己的不圓滿,才能打開視界、放寬心胸,換個看事情的角度,才能有源源不絕的創意。」
換句話說,創意就是換個角度看事情,但說起來簡單,其實很難,企業界往往想找的是可以立即解決問題的答案,卻沒有時間換個角度看事情。陳文玲也發現,對於激發創意而言,有熱情比技術與方法更為重要。
而在自我覺察的過程中,身體、五感(視覺、觸覺、聽覺、嗅覺與味覺)、還有夢境,可以幫人們接近創意。陳文玲也發現,每當自己做瑜珈時,心念變得極為純粹而專注,因此她喜歡將需要激發創意的事情,留到做完瑜珈或運動後思考。
除了讓身體動起來,靜心、調息,試著觀賞過程中的風景與百態,享受各種行進或運動的過程,重新喚醒感官,增加敏銳度,可以看見事物的更多面向,這就是學習換個角度看事情的基礎功夫。
陳文玲認為,藉由夢境探索潛意識,也能讓人變得比較敏銳。事實上不管是透過身體、感官或夢境來發想創意,雖然效果不是立竿見影,但不妨將感官當做是通往創意的一條曲徑小路。
時時刻刻帶著意圖創作與自我覺察的想法去遭遇任何事情,每一個遭遇都會成為一個對照與刺激,帶出強迫組合或水平組合的方法,讓知識與歷練交集,也是一個接近創意的慢方法。
陳文玲記得詹宏志曾說過「我之所以願意把創意的思考方法告訴大家,不怕你們將來都成為創意大師,是因為上完課之後,不會有人照著練習。」陳文玲慶幸自己因為成為教師後,每回上講台教創意時,有機會細細咀嚼當年的學習。打坐、解夢、做瑜珈、旅行、上心靈課程,是陳文玲自我覺察與探索創意的方式,生命經驗告訴她,愈接近自然、就愈接近自己與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