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幫客戶做好風險把關

2019-10-22 04:21:05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NZ24Kti7J_c/VFGvi2_T-yI/AAAAAAAASIY/ZcmsWvoEuc8/s720/shutterstock_79944745.jpg
我正在睡大覺,好多工作都外移了。」看看我們身邊的情況: 許多企業將生產、製造移往原料、人力成本更低的國家,而將研發、設計移往技術、觀念更先進的國家;甚至於企業內部的人資、財務也集中外包至海外……。

我正在睡大覺,好多工作都外移了。」看看我們身邊的情況: 許多企業將生產、製造移往原料、人力成本更低的國家,而將研發、設計移往技術、觀念更先進的國家;甚至於企業內部的人資、財務也集中外包至海外……。
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來看看在美國的情況。目前美國已有愈來愈多的企業把報稅外包至印度,而這些外包公司透過一些標準化的程序,把報稅外包變得既便宜又簡單──首先,美國的會計師會把客戶的報稅資料,包括各種扣繳憑單、紅利股息對帳單,一一掃瞄,存入伺服器中;然後,印度的會計師透過密碼將資料調出,等完成報稅後,再存回伺服器。
「會移到海外或外包的工作,大部分是屬於比較制式、不需要創意,」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主席張五益指出,像有些信用卡中心、銀行的客服中心(call center),或是航空公司將訂位或顧客抱怨處理等業務委外,都是屬於比較制式、標準化的;但像投資規畫、租稅、節稅這種需要高度專業能力或牽涉較複雜的業務,就不可能委外來做。

到海外做生意,先做好投資評估

由於台灣國際化的腳步較晚,對於到海外做生意或投資時,多憑直覺去做,但因為畢竟還是在別人的國家裡,受到當地法令的限制,可說是暴露在完全的風險中。
「一個投資計畫就像骰子丟在半空中一樣,」安侯建業會計師卓隆燁說,雖然在擲骰子前會有幾成的把握,但這只是個人的直覺;一旦骰子丟出去,會擲到幾點,沒有人有把握。
到海外投資或設廠也一樣,如果你先前的可行性分析、市場調查,這些情況沒有去確認清楚,而有比較大的把握時,你就不應該去擲那顆骰子。
卓隆燁進一步說明,一般在做投資評估時,主要會針對兩大架構來分析,第一個架構是基本的分析,像是要到哪個國家、地點要設在哪個城市、在當地要做什麼事業、銷售對象是誰、市場在哪裡等,這些大架構一定先釐清,確認所有的這些情況在當地是可行的。
接下來第二個架構就是程序上的問題,包括設立登記、設廠許可、營業執照需要多久的申請時間、所生產的產品需不需要特許執照,甚至像人員的派駐、租稅效益如何等。
以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投資分析做得愈細愈好。甚至對於當地市場的觀察,客戶也應該有先遣部隊去實地考察,考察完了評估,等到評估完成以後,再來做細部的執行規畫。
以菲律賓的投資環境來說,當地的法令是,菲律賓的公司跟境外借錢,如果是跟境外的國營銀行借錢是不用扣繳利息所得稅,否則要扣20%;這時就會產生一個疑慮:什麼叫國營企業,一定要百分之百公家的股權、還是50%以上公家的股權、還是最大的股份。所以在規畫時,這就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假設公營銀行的利息高了1%,但卻可以省下20%的扣繳稅款;這是企業管理者在做投資決策時很重要的一環。

全球布局,也別忽略租稅問題

另一方面,當世界的距離縮短了以後,和個人較直接相關的就是「租稅」了。怎麼說呢? 以移民來說,「要先確定客戶的主要需求,避免走錯方向,」安侯建業會計師葉維惇說,要跟客戶站在同一個陣線,看看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合乎一般國際租稅的合理性與法理性?或者,這樣的規畫,有沒有什麼稅務風險?
如果有,如何把它降低到客戶能夠接受及控制的程度。或者說,今天要做財產分配時,到底是每位繼承人平均分配?
還是透過信託、控股的方式,讓這些繼承人現在「看得到、吃不到」,其實都跟租稅有關。
舉例來說,有些人在做財產分配時,希望在自己還能夠掌控的情況下,把繼承人「綁」在一起,所以不直接將股票給個人,而改用控股公司來持有這些股票;也就是說,單一個別的個人沒有辦法隨自己的意思想賣就賣,需要透過公司的董事會才能操作;而因為這些繼承人大家都有經營權、董事實權,就會產生互相的制衡。
如果再把這個控股公司擴大成好幾家公司,然後放到境外公司,那結果可能又不一樣了。
目前全世界國家因為租稅協定的關係,有時可加以運用做為企業或個人節稅的工具。
像很多台商的研發中心在台灣、布局在大陸、但行銷在全球,這時就產生一個問題,公司登記在哪裡?
因為這會牽涉到稅負不同。像美國付出權利金課30%的稅,有些人就會去尋找租稅協定國家,它的扣繳率可能只有5%,甚至可做為海外資金的調度中心。
所以當企業將研發、生產中心移往海外時,除了產業鏈、供應鏈之外,稅負也是投資時一個很重要的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