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商業好書不止100本

2019-12-07 14:20:3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Pb0JZDF0VbM/VFGupXbk9cI/AAAAAAAAR_A/_LiZ8ioi8CU/s720/shutterstock_138622124.jpg
選擇就代表了取捨,總是涉及了一個主觀偏好、甚至是掙扎痛苦的過程。忍不住緬懷起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在寫作初期所身處的那個「沒幾本管理學的書」的時代。 在1930~1

選擇就代表了取捨,總是涉及了一個主觀偏好、甚至是掙扎痛苦的過程。忍不住緬懷起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在寫作初期所身處的那個「沒幾本管理學的書」的時代。
在1930~1940年代,杜拉克想研究工業社會的政治和社會結構,並進行工業秩序的解剖,但是在找尋相關的研究資料時,卻發現就連圖書館也幫不了忙,因為今日所謂的「經營管理」,在當年還算是個不尋常的名詞,相關的著作和文章著實鳳毛麟趾,不是討論一般勞工問題、就是談財務或是銷售。
杜拉克說,「當時,似乎找不到管理書籍的讀者群,事實上,大多數的經理人還不曉得自己所做的是就是『管理』呢。
至於一般大眾雖然對於富豪的錢財是怎麼賺來的感到好奇,卻還沒聽過『管理』一詞。」 時至今日,就是在杜拉克的推波助瀾之下,管理已經深入社會的肌理,論及企業經營管理各個領域的商業書籍,也從來不乏大師級的作者和廣泛的讀者。

**如何選出商業好書?
**

「書單是怎麼出來的?」
這個問題不光是讀者要問,就連我們自己在訂定選擇標準時,也是歷經幾番轉折。我們的問題不只在於商業書多到不知從何選起,更在於如果任由自己浸淫在時間的長河裡,許多即使不是專門談企業經營,但是對於經營管理有所啟發的書籍,如果也要一併算在內,那就絕對不是100這個數字所能涵蓋了。
所以我們決定「厚今薄古」,先找出當代的傑出管理大師和思想家,從他們的著作下手,接著再參考既有的幾本羅列出歷來商業好書的書籍。
有關管理大師名單,我們參考的是《就是這個IDEA!》(What's The Big Idea?)
一書中所列出的200位觀念大師名單,以及英國媒體內容及顧問公司Suntop Media分別在2001、2003和2005年所選出的當代(嚴格來說,是尚在人世的)「50大商業思想家」(The Thinkers 50;網址為http://www.thinkers50.com/)。 至於書籍部分,除了網羅管理大師的相關著作之外,也參照了《思想巨人與經營之神》(Business Thinkers and Management Giants)、《終極商業圖書館:創造管理的偉大書籍》(The Ultimate Business Library : The Greatest Books That Made Management)等書。
在兼顧「及時性」與「效用性」的考量之下,我們武斷地採用杜拉克出版《彼得‧杜拉克的管理聖經》的這一年──1954年,亦即「管理被發明的那一年」,畫分了當代與古典兩個領域,剔除了年代過於久遠(僅留下幾本經典中的經典)或是太過偏向經濟學及其他管理以外領域的書籍,輔以為各領域撰寫導讀的知名商學院學者所提供的建議,彙整出80本商業書;再加上2005年英美、及日本的暢銷書排行各10本,完成了本次的百本商業書的遴選作業。

遺珠之憾在所難免

這或許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有名的或經典的著作,往往都是大家只聽過名字,但是從來沒好好讀過的著作,甚或是連聽都沒聽過的書籍。 這個現象可能與以下兩個問題相關:「為什麼要閱讀經典,而不閱讀那些可以讓我們更深入了解自己所處時代的作品?」
「當我們被一些關於當代的出版品所淹沒時,我們如何找出時間、心平氣和地閱讀經典?」
上述兩個問題,是義大利知名作家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在《為什麼讀經典》(Why Read the Classics?)書裡所提出的。他認為,能夠完全阻隔一切外力及訊息、完全沉浸在經典著作的「幸運讀者」,即使真做到了,也不見得合理或有用。
卡爾維諾說,「當代世界或許平庸且徒勞,不過我們總是必須將自己置身在當代的背景中,才能向前或向後看。……能夠從閱讀經典中獲得最大利益的人,是有技巧地輪流閱讀經典與適量當代資料的人。」 翻閱《一生的讀書計畫》
這本書時,發現了兩件有趣的事情。在這本書初版於1960年代的書籍(已於1997年更新修訂)、提供一份歷久彌新的「人文養成教育書單」裡,有兩本是與我們所選的經典商業好書重疊的,亦即《孫子兵法》與《君王論》(The Prince),說明了經典好書不但跨時代,而且跨領域,無論是什麼樣背景的人,都可以從中找到啟蒙。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在該書的附錄一,列出了遺珠100家。 已經夠多了吧!但是作者仍然不忘說明,「如同其他類似的書單,這份書單主觀、見解獨到且經得起質疑與挑戰。評論家或一般讀者對這份書單有異議是意料中的事。」這說明了,即使是遺珠之外,還是會有遺珠。
主觀挑選出來的書單,總是會面臨「怎麼沒有某本書」和「怎麼把這本書也算進去」的窘境。不過,我們還是很希望,這份橫亙西元前五、六世紀及至西元2000年代的商業書選單,能夠讓讀者帶來一些參考與指引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