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日本社會趨勢——下流階級崛起

2019-12-14 15:31:39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DAoCrAMgh60/VFGtb5I9mdI/AAAAAAAARyM/eqDiFyeAW9I/s720/ZZ008015.jpg
想像一下這個情景,在家窩著的退休老爸,想不通為何怎麼趕也趕不走年過33還單身中、喜歡賴在家裡打PSP的兒子,還有一下班回家就窩在房間裡ㄍㄚˋ網的未婚女兒,他們把回家當做回到「膠囊旅館」,各自繭居在自己

想像一下這個情景,在家窩著的退休老爸,想不通為何怎麼趕也趕不走年過33還單身中、喜歡賴在家裡打PSP的兒子,還有一下班回家就窩在房間裡ㄍㄚˋ網的未婚女兒,他們把回家當做回到「膠囊旅館」,各自繭居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互不干涉;沒錯!
這就是下流階層生活寫照的一例。他們不太想與人為伍,只想在自己的天地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你覺得有點神似,請你先測驗一下你的「下流度」:
1. 年收入未達年齡的10倍以上?
2. 不要想太多,要及時行樂?
3. 覺得活出自己沒什麼不好?
4. 只想「做自己」?
5. 嫌麻煩、懶得出門、不修邊幅?
6. 喜歡獨處?
7. 生性樸實,不顯眼、不出眾?
8. 覺得流行就是展現自我風格?
9. 覺得吃東西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10. 常吃零食與速食?
11. 可以待在家中玩電視遊戲或ㄍㄚˋ網一整天都不厭倦?
12. 未婚(男性33歲以上、女性30歲以上)?
以上問題如果有6個以上「是」,你可能就是下流階級的一份子!

上不去上流、又無法留在中產階級

以往我們形容的中產階級,雖然沒有房子,但憑著努力工作,還是能將生活維持在一定的水準。不過,目前中產階級已經在迅速萎縮當中,中產階級成為下流階級的人愈來愈多,與上流階級的差距愈拉愈大;也就是所謂的「即使努力賺錢,都沒有辦法讓自己成為有錢人的窮人」。
書中對於下流階級的定義,指的並非是低收入者,而是中產階級偏下者。同樣的,上流階級的定義也並非「不工作也能靠著房租或利息生活的包租婆或大財主」,而只是中產階級偏上者。上不去上流階級、又留不住中產階級的,就是所謂的「下流階級」。
《下流社會》結合了日本國內廣告公司進行的生活觀調查、住宅環境研究所的住居比較研究與企業進行的物質欲望比較調查等多個研究,歸納調查結果之後,作者三浦展發現,下流階級族群的增加已對社會有所影響。
目前,日本年輕人生平無大志、不想出頭、只想自食其力糊口的趨勢席捲日本社會,有些人是從學校畢業之後,因為競爭劇烈非自願性的成為飛特族(freeter,指無正職的打零工族),也有些人是曾因在職場上的人際關係不順、受到心靈傷害而自願成為飛特族,也有的是終日無所適從的尼特族(NEET,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如果加上日本急速成為少子化、高齡化社會的變化,20年後,日本將被迫成為M型社會(上流階級恆富、中產階級萎縮,從中產階級掉下的人成為下流階級),這對於整個消費趨勢、甚至國家競爭力都會造成極大的衝擊。

下流階級族群特性

從男性與女性的角度觀察他們喜歡的休閒活動可以發現,下流階級的男性成為御宅族(otaku)的機率偏高──也就是指喜歡收藏卡漫人物(characters),例如公仔等相關周邊商品的男性、沉迷電腦或遊戲機的族群的機率偏高;小說與改編日劇《電車男》(Densha Otoko)即是御宅族的代表人物。
下流階級的女性成為愛聽演唱會與愛學跳舞的族群,顯現透過歌舞保有自我的機率偏高。作者也從調查觀察到,上流階級的女性通常妝扮得很女性化,但下流階級的女性則較有自我風格。
同時調查也發現,上流階級的溝通能力較佳,因此可以讓他們成為擅長社交的花蝴蝶,這樣有助於戀愛與婚姻的進展。
但是,下流階級通常因為溝通能力不夠好,而使他們喜歡獨處,成為不顯眼的透明人;溝通能力不佳也影響到戀愛與婚姻,這也是為何下流階級者未婚單身的比例偏高的原因,下流階級的增加也間接造成日本社會的不婚者增多。
商品走兩極化趨勢 暫時拋開下流階級族群迅速增加對於國力的影響,究竟此一趨勢對於未來社會有什麼直接的影響?
從消費的角度觀察,商品兩極化的趨勢會益發明顯。
日清製麵的外部董事丹羽宇一郎曾跟社長安藤宏基建言,將來的日本社會與美國社會極為相似,上流階級年收入打破700萬日圓,但是下流社會年收入不到400萬日圓,日本企業不能不正視兩極化階級對於消費的整體影響。
這一席話促使安藤加速進行開發兩極化泡麵商品的開發速度,研發兩極化的泡麵種類──200~300日圓的的高檔泡麵、以及100日圓以下的低檔泡麵,已經可以嗅出下流階級增加對於消費市場的影響。
未來20年,隨著下流階級族群增加,將對整體社會帶來消費行為的改變,因為溝通能力不好而不想出鋒頭、也欠缺一份來自正職的肯定而造成凡事提不起勁的族群,可能對於國力有相當的影響──這也正是作者所擔心的。
這對於大學院校過多的台灣而言,畢業生過多所造成的就業困難,讓許多應屆畢業生乾脆躲入研究所或刻意延畢,緩一緩進入職場的時間,以及因為對大環境失去信心而造成的不立、不婚、不生族群增加,對於台灣社會的影響具有可供參考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