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馬志翔:機會就像燙手山芋,手裡長滿繭就不怕燙

2019-11-19 12:41:54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MHTFsHam8Zs/VGGL_VANYdI/AAAAAAAAVkA/yfl_V-Pb4y4/s1024/
採訪 / 陳芳毓、韋惟珊  撰文 / 韋惟珊  編輯 / 齊立文  攝影 / 賀大新 23歲那年,馬志翔為自己設下「10年後,一定要當上導演」的目標;達標後,他再定下新的10年計畫,朝電影

採訪 / 陳芳毓、韋惟珊  撰文 / 韋惟珊  編輯 / 齊立文  攝影 / 賀大新

23歲那年,馬志翔為自己設下「10年後,一定要當上導演」的目標;達標後,他再定下新的10年計畫,朝電影邁進。如今,他僅用了13年,就變成統籌上百人的電影導演。在他身上,你看不見害怕,只會聽見如何「準備」和「學習」。

出道3年,馬志翔就以電視劇《孽子》裡阿鳳一角,入圍金鐘獎最佳男配角;4年後,他從幕前轉幕後,首部編導作品《十歲笛娜的願望》便獲得金鐘獎最佳迷你劇編劇獎;隔年更一舉拿下最佳迷你劇導演(《生命關懷系列-說好不准哭》)。今年,他首部執導的電影作品《Kano》,上映後9天就衝破億萬票房。

「演而優則導」,馬志翔的幕後之路看似順遂,但是他擁有的,絕不只有幸運,而是累積超過10年的耕耘。

走出鎂光燈,立志當導演,
說自己想說的故事

兼容賽德克族和撒奇萊雅族的血統,馬志翔有著深邃五官、黝黑皮膚和挺拔身型,非常符合螢光幕前需要的標準。不過,這些符合「當偶像」的條件,以及出道以來許多「當偶像」的機會,卻都壓不住他心裡的那股使命感──「我想說屬於原住民的故事」,促使他走出鎂光燈,踏進幕後。

從小,同學就經常因為馬志翔的膚色,幫他取「小黑」這個外號;知道他是原住民以後,就又會一直問他:「你家有沒有電視?山上有路燈嗎?」

「那時候面對台北小孩都會自卑,長大後才知道這些難以處理的情緒,原來是歧視。」直到2001年接拍電視劇《少年阿霸士》,馬志翔像是撿到一把打開心靈的鑰匙,跟著劇中主角一路拾回對原住民的認同。

往後幾年只要一有空,他就會開車去不認識的部落,跟當地耆老聊天,漸漸產生族群自覺,也開始關切原住民在都市的適應問題。有一次,馬志翔在部落聽說有對布農族兄弟,離鄉來台北找做工的爸爸,卻在幾天後聽見有個中年男子意外身亡,而兩兄弟根本不知道,那個死去的工人,會不會就是他們的爸爸。

故事聽多了,這些片段零碎的資訊,讓馬志翔想以戲劇表達原住民生活的想法愈來愈明確,最終完成了《說好不准哭》這部作品。

「演員只能被選擇去演戲,不能說自己想講的故事,那我自己寫、自己拍,總可以吧!」馬志翔很清楚,能掌控故事的人就是導演,因此為自己設下了籌備期限:10年後,他一定要當上導演。當時,他23歲。

抱著「創作來自於經驗」的想法,非科班出身的馬志翔,決定在實戰中學習。往後,接拍的每部戲,他都像好奇寶寶一樣,在片場轉來轉去,抓緊空檔詢問燈光師架燈的原則,更找機會把眼睛靠上攝影機觀景窗,只為了解攝影師看見的世界。其餘的知識技能,就靠大量閱讀來補足。

在戲劇製作導演組中,如果說導演是執行長,副導和助導就像是左右手,幫忙貫徹上級的想法;場記則像祕書,負責記錄片場的大小事。為了修習導演學分,馬志翔甚至刻意安排自己「輪調各個職位」,主動向其他劇組爭取擔任各項職務,像是在拍攝電視處女作《十歲笛娜的願望》之前,他就已經當過了場記和副導,為晉升導演打下了基底。

《十歲笛娜的願望》在籌拍前,曾被許多電視台拒絕和退稿,卻始終沒有澆熄馬志翔說故事的想望。他將劇本改了五、六遍、把劇情畫成一頁頁精確的分鏡圖、在腦海排練無數次拍攝情景,準備完全才正式開拍。首次拍片,有沒有超支和超時?「沒有!」這個充分準備的態度,也成為馬志翔日後的工作習慣。

充分準備、靈活應變,
統籌300人、支出破億的專案

當上電視導演之後,馬志翔立下新的10年努力期,期望能站上電影導演之位,沒想到機會竟提早來敲門。他本想加入《Kano》劇組做演員,卻被監製魏德聖一舉提升成「班長」,負責帶領團隊籌拍這個台灣日劇時代棒球小將的故事。一夕之間,他從只拍過百萬預算、帶領30人團隊的電視導演,搖身變為花費破億、統籌300人的電影導演。

回想拍攝劇本裡的第一場球賽,馬志翔就和從前一樣「充分準備」,帶著畫好的分鏡圖,按部就班地拍完。然而,剪接時卻發現節奏偏慢,這時候,魏德聖提醒他,要拍攝大場面調度,就別先被自己的想像框住了。「前輩看著我往上攀爬,會告訴我那顆鬆動的石頭千萬不要抓,」對於前輩的傳授,馬志翔滿是感謝。

《Kano》拍攝歷時4個月,馬志翔再度發揮實戰學習的精神,好的就學,不好的就改。拍到最後一場球賽時,他還是備好了分鏡圖,不同的是,他已經懂得先請演員試走一遍,他再一邊刪除不必要的鏡頭、增加可能用到的角度。他說,光是嘉農隊投手吳明捷的投球動作,就被他拆解為前、後、左、右、上、下的視角,還要考慮穿插觀眾席的反應,短短30秒畫面,幕後都是以小時計數的工夫,才能堆疊出電影的節奏和情緒。

「導演的工作就像打仗,」馬志翔笑著說,一路走來,他就是面對問題,然後解決它,不斷循環。在馬志翔身上,你看不見害怕,只會聽見如何「準備」和「學習」,他的導演之路,就像是他自己說的話,「機會就像燙手山芋,如果你手裡已經長滿繭,就不怕燙。」

延伸閱讀 / 
>> 《KANO》教我的事:明知贏不了,也要撐到九局下!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經理人月刊》113期(2014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