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我們都愛他們,但也不夠愛他們

2019-11-12 18:25:06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tqx-JkrBiIs/VFGveG1TEMI/AAAAAAAASHg/jjyLwIk45xY/s720/shutterstock_173113388.jpg
*一個人能在這世界上找到歸宿,不是靠著征服、解釋、欣賞,而是透過關心別人,以及接受別人的關心。* 我一直試著說明,幫助對方成長是關懷不可或缺的特徵,但我並沒有試著區分各種不同的「對象」

一個人能在這世界上找到歸宿,不是靠著征服、解釋、欣賞,而是透過關心別人,以及接受別人的關心。

我一直試著說明,幫助對方成長是關懷不可或缺的特徵,但我並沒有試著區分各種不同的「對象」,也還未探索並釐清父母關懷孩子、作家關懷「智慧結晶」、畫家關懷畫作、作曲家關懷樂曲,以及教師關懷學生或心理治療師關懷病人之間的重大差異。但是,現在我將明確探討關懷「人」。首先是關懷我以外的人,其次是關懷我自己。

當我要關懷另一個人時,必須能理解他跟他的世界,彷彿我就身在其中。我必須能用他的眼睛觀看他眼中的世界,以及他是如何看待自己。我不光是從外在以抽離的方式觀看,彷彿他是個標本似的,我還必須能在他的世界中與他同在,進入他的世界以便從內在感受生命對他而言是甚麼樣子、他努力想成為甚麼樣的人,以及他的成長需要甚麼。正因為我理解並回應我自己成長之所需,才能理解他對成長所付出的努力,換言之,唯有當我能深入理解自己,才能深入理解別人。

我跟他人在一起時並沒有迷失自己,我依然保有自己的主體性,而且覺察到我對他和他的世界的反應。用他的眼光觀看他的世界,不代表我對他的世界有相同的反應,因此能在他的世界中幫他完成他無法為自己做的事。我不必處在茫然不知所措的狀態下才能領悟他的茫然,但因為我從他的內心感受到他的茫然不知所措,因此我或許是那個適合幫助他脫離現狀的人。這樣的理解是可以接受監督和檢驗的,而且可以透過新的經驗及資訊,使得我的理解不斷演進。

在關懷時,我與對方同在(being with),我也為了他而存在(being for him)。我的存在是為了他能努力成長並且做自己。他的存在與我的存在是在同一個層次上,我既不對他擺出一副施恩的態度(看不起他,將他貶低在我之下),也不視他為偶像(崇拜他,把他捧到在我之上),相反地,我們是處在平等地位,說得更精確些,我不再在意層次,我已經超脫於從不同層次看待事物。我們是共同被確認,而不是一方的確認是以犧牲另一方為代價。

如果說,當被關懷的人領悟到自己正受到關懷時,他認為的「同在」會是甚麼樣的情形?當對方與我同在,我感到自己並不孤單,感覺被理解,不是以疏離的方式,因為我覺得他知道如果他是我的話會是甚麼樣子,我了解他想如實地看待我,不是為了對我有所評斷,而是想幫助我。我不必試圖美化自己以便隱藏自己,我能敞開心胸,讓他接近我,好讓他更容易幫助我。了解到他在我身邊,使我更真實看清我跟我的世界,就像有個人重複我說的話,使我有機會好好傾聽自己的聲音,讓我更完整了解自己說過的話。

廣義來說,「同在」是整個關懷過程的特徵,也就是說,在關懷對方時,我們可說是基本上與他同在他的世界裏,而不是僅僅從外在認識他——一旦當我們與對方脫節,便因而喪失了興趣和時間。狹義的「同在」是指在關懷的步調當中,跟對方在一起的階段,接著可能就是完全相反的相對比較疏離的階段,這時我們會仔細檢視並省思感受,以釐清我們的理解因而更能回應對方的需求。

我在關懷他人時會鼓勵他,啟發他鼓起勇氣做自己。我對他的信任,會鼓勵他信任自己,而且可以為這份信任而感到驕傲。或許最能激勵人心的是,他領悟到他的成長喚起關懷他的人一聲讚美、由衷的開心或喜悅,他感覺我的讚美像是在對他保證,說他並不孤單,我是真的為他設想;他努力成長之際也覺察到我的喜悅,於是喚起他對自己的關注,換言之,我幫助他領悟並體會他所做的一切的好,就像是我對他說:「看看現在的你,看你能做到的事,你真的好棒!」另一種相反的態度,是以心懷怨懟來回應對方的成長,彷彿對方是千斤重擔:「你以為你是誰啊!」關懷孩子的母親見到孩子開始懂得自理便欣喜地擁抱他,這舉動進一步鼓勵了孩子,而這種以肢體動作或眼神表達不由自主的開心,往往傳遞了無法言傳的信念。

以由衷的喜悅表達讚美,不應該和奉承混為一談,讚美對方使我更親近被關懷的人,亦即我如實看待他。但若是偶像崇拜,我多半是將對方與我想像的虛構故事連結在一起,而且基本上與對方脫節。讚美一個人,不像是崇拜一個偶像那樣,必須以犧牲另一個相對受貶抑的人為代價。諂媚與關懷無關。

如果某人想藉由我的關懷而成長,那麼他一定要信任我,唯有如此他才會對我敞開心胸,讓我對他伸出援手,若是不信任我,他將充滿戒備而且封閉。如果病人想坦誠以對,一定要信任心理治療師,這麼一來,病人也因此得到一個機會來認清並理解自己。如果學生想展現自己的弱點而且不怕「露出馬腳」,藉此讓老師更了解該從何處下手、該做甚麼,他就必須信任老師。如果孩子想獲得自己需要的幫助,就一定得信任父母。我是否信任關懷我的人,絕大部分要看他的話是否實在,以及根據我實際被他關懷時的感受而定。另一方面,雖然我關懷他人時相信對方將會成長並實現自我(換言之,未來的他將與現在不同),但他卻是因為我現在的樣子而信任我,因為我在他的成長中為他設想而且與他同在。

關懷孩子時,我鼓勵他做決定時要量力而為,因為他成長的方式之一,就是培養出為自己做決定的能力,以及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但是,年紀愈小的孩子,就愈沒有可資學習的經驗,且愈沒有獨立的本錢,這時我就愈需要為他做重要的決定,看這些決定如何被執行,有時甚至為他的人身安全設想。我做類似決定時之所以堅決,是因為我相信它們將幫助他強化自己做決定的能力,最終促進他的獨立與成長。如果可能的話,我會試著讓他了解我的決定並不是我武斷施行權威的結果,我會解釋我做決定的理由,用實際行動讓他了解這麼做是基於對他的關心。

另一方面,當我關懷一位成年人,會盡量避免替他做決定。我會提供資訊、建議替代方案並指出可能的後果,幫助他做他自己的決定,但是我始終明白那些決定都是他要做的,不是我。替他做決定就是施恩於他,把他當作小孩看待,當我否定他為自己生命負責的需要,也就等於否定他身為一個人的事實。

(摘自《關懷的力量》〈關懷人的一些特定情況:關懷他人))

網路書摘--關懷的力量--書封

《關懷的力量》
作者:米爾頓.梅洛夫(Milton Mayeroff)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23日

>> 買書去

 

【作者簡介】米爾頓.梅洛夫(Milton Mayeroff)

美國哲學家、作家。他自1963年起,於紐約州立大學科特蘭分校(University of New York College at Cortland)哲學系任教,直至1979年9月因車禍過世。

他的傳世之作《關懷的力量》(On Caring)於1971年出版之後,對於教育哲學、醫護倫理學等領域產生極大影響。又由於本書綜論人生的意義,文字優美洗鍊,受到諸多讀者的喜愛,1990年被收錄於HarperPerennial出版社的「世界觀點」(World Perspectives)系列出版。

圖片來源 / jessleecuizon via Flick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