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管理本質在創造組織績效

2019-10-16 14:05:09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7cW3rx144us/VFGuTQxguJI/AAAAAAAAR7Q/OipM7xJnt-g/s720/shutterstock_149399264.jpg
關於許士軍 許士軍為元智大學講座教授,曾任教於台大管理學院並擔任首任院長、新加坡大學管理學院、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並任所長等,致力於管理教育30餘載,研究領域包括國際行銷管理、策略管理、管理學、行銷

關於許士軍 許士軍為元智大學講座教授,曾任教於台大管理學院並擔任首任院長、新加坡大學管理學院、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並任所長等,致力於管理教育30餘載,研究領域包括國際行銷管理、策略管理、管理學、行銷學等。
擁有美國密歇根大學企管博士學位的許士軍,並曾擔任政府及公民營企業多方面顧問與諮詢工作,著作包括《管理:規劃與創新》《現代行銷管理》《管理學》《放眼天下談管理》《邁向21世紀的管理》等。
縱觀此次所選書單,約有以下幾類: 屬於有關管理基本觀念的經典者,如杜拉克(Peter Drucker)各項膾炙人口的著作、以及《與成功有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一書;
屬於綜合企業成功個案,剖析其背後道理者,如《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A到A+》(Good to Great)和《基業長青》(Built to Last)各書;
屬於國際化管理範疇,探討其策略、組織與文化影響者,如《無國界管理》(Managing Across Borders)和《日本的管理藝術》(The Art of Japanese Management)等書;
屬於特定管理模式者,包括《平衡計分卡》(Balanced Scorecard)、《豐田生產方式》(Toyota Production System: Beyond Large-Scale Production)和《季寧談管理》(Managing)這類; 其他如《EQ》(Emotional Intelligence)或《一分鐘經理人》(The One Minute Manager)則屬於一般暢銷書性質。

「管理」不是「管制」

也正由於這一類書籍所涵蓋的內容較為多樣而廣泛,將他們放在「管理概論」這一類題目下,首先想到的,就是它們共同點何在的問題。
如果這一答案是「管理」的話,那麼,「管理」又是什麼?
這一問題,除了依一般所了解的「概論」,如「經濟學概論」或「物理學概論」──討論其應有之義外,還要考慮到國內目前對於「管理」的認知問題:譬如有人呼籲「要以服務代替管理」,意味所謂「管理」和「服務」是不可並容的;如在政府兩岸政策上,又有所謂「管理」或「開放」之爭,顯示二者對立的立場。
類似在這類呼籲或爭議背後所顯示的意義,乃是人們竟然將「管理」等同於「管制」(regulation)。這一扭曲之嚴重性,有甚於「魯魚亥豕」而達到「南轅北轍」的地步,一定要必須加以澄清。
事實上,有關管理的意義,在世界各地也不盡相同。依學者研究,即使同屬英語國家的英國和美國,對於所謂「management」的認知也有差異,遑論不同語言和文化的國家。因此在有些社會中,由於缺乏適當對應文字,乃放棄意譯而以音譯取代。
這一問題背後的原因有二,一為有關「管理」這一觀念乃源自美國社會,因此具有相當程度的「文化關聯性」(culture specific);再則為這是一個相當新近出現的觀念,譬如杜拉克在他《企業的概念》(Concept of the Corporation)一書中所稱,晚至1940年代初期,即使在當時企業龍頭的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組織內,居然主管們對於他們所從事的工作就是「管理」這一回事「渾然不知」。
上述背景也說明了為什麼人們推崇最近辭世的杜拉克為「現代管理學之父」的道理。他不但自組織活動中析離出「管理」這一「掌管組織生產力的器官」,而且為這種功能構建出一個完整的觀念體系。
由於「管理學」具有這種建立在人類實務活動上的本質,也說明了為什麼其內容每每隨著外界環境與科技發展而改變的道理。
在這意義上的「管理」,包括有3個層次:首先它代表了一種需要,人們感到其所從事的經濟活動,必須具有「效果」或「效率」;其次,它代表組織為了滿足上述需要所必須採取的某種專門活動,例如一般所稱的「規畫」「組織」「領導」或「控制」之類的行動;然後,人們為了做好上述活動,導致了相關思想、方法或技術的產生,這也就是目前人們所認知的「管理學」。

「實然」和「應然」的管理

人們基本上都會同意,不管哪一層次的管理都環繞在一共同的核心觀念上,就是「績效」──這有如「政治」乃環繞在「權力」的核心觀念上一樣。
不過在這核心觀念上,有人採取「實然」(positive)立場,針對與組織績效有關的各種因素或條件,透過科學研究方法,發現其間關係,從而發展某些命題,甚至理論。一般而言,這是屬於管理學者的任務。
相反地,也有人採取「應然」(normative)的立場,根據一組織所處環境與時空狀況,發展為假設條件,經由邏輯推導或試驗,建議或採行一組織應採行的某種管理行為。一般而言,這是企業人員或管理顧問所從事的管理「實務」。
如前所稱,在較早時期,人們所認知的企業活動,一般只限於經營業務性質者,例如產製、採購、財務、人事、銷售或研究發展之類。
這些活動本身有其專業的知識領域與內容,也發展出相對應的技能。當時,人們從事這些活動,並應用相關知識與技能時,並沒有察覺到它們背後另有一屬於「管理」層次的思維、知識與技能。
依英國管理大師查爾斯.韓弟(Charles Handy)所描述,當他於1966年向新成立的倫敦企業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申請教職時,校方問他能教什麼課時,他回答稱:「管理學,這是我擅長的領域」,他所獲得的答覆卻是:「我們這裡不教管理」,「我們教的是:行銷、生產、工業關係和其他實用的學科」──原來「管理學」在校方心目中是屬於不具實用的學科!
然而,到了今日,在MBA的課目中,上述所謂實用的學科,一般都已被加上「管理」兩個字,例如「行銷管理」「生產管理」或「財務管理」之類;這意味著,人們漸漸發現,在組織中是可以將管理應用於各種專門活動中,以提高其績效;管理乃是各種企業活動的公分母與績效來源。

「效率與策略」合流

早期人們所關注的管理績效,主要指的是「效率」。
這時的管理乃係假定外界環境是相對穩定不變的,因此一個組織的運作乃建立在一種「封閉系統」(closed system)的現實下,因此所稱「效率」乃建立在細密分工、建立程序、訂定標準、嚴格控制這些原則上。
然而,隨著外界環境──尤其是科技發展的迅速變動,企業經營不能再只靠內部效率的提升,而應該先選擇本身在外界大環境中的發展方向與定位,然後才能講求「效率」。 在此所說的發展方向與定位,也就是「策略」問題,這種改變導致1970年代以後「策略學」的迅速發展。
開始時,「策略」和「管理」似乎分屬不同領域,一如前此所稱的各種經營活動和管理各不相干狀態。然而,事實證明,策略的實現與發生效用,必須落實於管理系統與作為的支持;所謂「結構必須追隨策略」的講法,不過指其一端而已。
反過來說,假設管理缺乏策略的指引,所獲得的,可能是不具真實績效的效率,這二者間的緊密結合或合流,已反映在目前MBA課程的「策略管理」科目中,也出現在本次所選各好書的內容中。

「理論與實務」並存

最後在此要談的,乃是有關管理的「理論與實務」問題。
嚴格來說,所謂「管理理論」,乃是依科學方法所獲得與組織績效有關的知識,其本身是「實然性」的,也是「一般性」的。就實用目的而言,人們無法將這種知識予以直接應用,一如物理學或化學知識無法直接應用一樣。
因此,人們必須根據組織的任務或目標,配合所處的時空狀況,考慮本身的資源與能力,然後結合已知的知識,凝聚成為某種具體方案或行為。
這一過程,稱為「實務」,因此它必然表現有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的「特殊性」。多年以來,MBA教育重視「個案教學」,事實上即是為了培育同學的實務能力;不過近年人們也發現,理論知識亦不可偏廢,使得二者無論在實際應用上或人才培育上都有融合的趨勢,這和上述策略與管理的合流狀況,彷彿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篇短文中所嘗試者,乃基於管理的本質在於創造組織績效這一核心觀念上,剖析其不同意涵和指涉,希望對於觀念與思路的釐清有所幫助。
但重要的是,當人們應用管理以創造績效時,在實務上必然是整合的,相信這是我們閱讀這一類「管理概論」好書時,應有的心態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