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畢業演講精選】Facebook營運長桑德伯格:把真實完整的自我,帶入職場...

2019-11-14 02:00:2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_Si7t72VnU0/VFGuaQQsRXI/AAAAAAAAR8g/w3OFoplvRy8/s720/shutterstock_91133429.jpg
(本文出自於[ MyOOPS 開放式學程](http://www.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465)) **關於這場演講(來源**[**BUZ

(本文出自於 MyOOPS 開放式學程

關於這場演講(來源BUZZIT: BUZZ IN TECHNOLOGY

這是Facebook營運長Sheryl Sandberg對哈佛商學院畢業生的演講。Sheryl Sandberg是哈佛商學院校友(1995年畢業),在這場演講中,她淺談從她畢業至今世界的改變,並詳談她在Google和Facebook的職業生涯。

Sheryl Sandberg建議畢業生尋求真理及講真話。她敦促畢業生創造一個使女性在家庭和工作中擁有平等權的世界。Sheryl開玩笑地鼓勵學生使用Facebook保持聯繫,要求學生點擊Facebook上的廣告,因為Facebook股票已經上市,需要收入。

關於Sheryl Sandberg(來源CrunchBase

Sheryl Sandberg 於2008年3月被任命為Facebook營運長。任職於Facebook之前,Sheryl是Google全球線上行銷及營運副總裁。

Sheryl是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時期的財政部幕僚長,也是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的管理顧問及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Sheryl以最優異的成績取得哈佛商學院企業管理學士學位,並以最優異的成績取得哈佛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

Facebook 營運總監Sheryl Sandberg 為哈佛商學院畢業生演講

歡迎Sheryl Sandberg。(掌聲)

謝謝,謝謝Catherine。很榮幸今天能來這裡,為哈佛商學院(HBS)傑出的教職員、驕傲的家長、耐心的來賓,最重要的是,2012年畢業生演講。

今天應該是個值得大肆慶祝的日子,但我知道並不盡然。我跟大家一樣為你們的同學Nathan(於畢業前兩天死亡)感到悲傷,我知道沒有任何言語能撫平這種傷痛。雖然充滿悲傷,今天仍代表本屆畢業生獨特而亮眼的成就,所以請大家跟我一起為本屆畢業生獻上最熱烈的祝賀。(掌聲)

當Nohria院長邀請我今天來這裡演講時,我想,對一群比我年輕又比我酷得多的人演講?我辦得到;我每天都在Facebook這麼做。我喜歡跟年輕人混在一起,除了當他們問我-大學時沒有網路是什麼感覺?或更糟的-Sheryl,妳能過來一下嗎?我們想知道老人對這個功能有什麼看法。我沒開玩笑。

我很榮幸能在這個月來到這裡。17年前,當我還是這裡的學生時,我修了Kash Rangan教授的社會行銷課程。Kash常用來解釋社會行銷概念的一個例子是,本國器官捐贈者的缺乏,導致每天18個人死亡。本月初,Facebook推出一個支持器官捐贈的工具,這個點子來自於Kash教授的教誨。Kash教授,希望你在現場,大家都很感謝你的貢獻。(掌聲)

我在你們這個年齡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世界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唸的B班試圖讓我們的課程成為哈佛商學院第一個線上課程;我們必須使用AOL聊天室和撥接上網-你們父母待會兒可以為你們解釋什麼是撥接上網。我們必須在一大堆暱稱中搜尋,因為當時在網路上使用真實姓名是件難以想像的事。網路根本難以使用,電腦老是當機…因為當時的網路世界並非設置為讓90人同時上網交流。但不久後,我們窺見一個未來,一個科技賦予個人力量的未來,將我們跟真實世界的同事、家人和朋友連繫在一起。

以前的情形是,若想要將想法傳遞給社交範圍之外的人,你必須是富有、知名、位高權重的人士,例如名人、政治家、企業執行長。但現今情況已大不相同。現在,任何人都能將自己的聲音傳遞出去,不僅是你們這些有幸能進哈佛商學院的人,任何擁有Facebook、Twitter帳號及手機的人都能辦到。這破壞了傳統的權力結構,打破了傳統的層級制度。聲音和權力從機構轉移到個人,從一向握有權力者轉移到市井小民。這一切發生得如此迅速,是我在你們這個年齡時無法想像的;當時Mark Zuckerberg才十一歲。

我們從來沒想過,要僱用你這樣的人

隨著世界變得更緊密、更無層級之分,傳統的職業生涯也發生變化。2001年,結束政府機構的工作後,我前往矽谷,試著找份工作。當時的時機不是很好;泡沫經濟崩潰、小企業倒閉、大公司裁員;一位女執行長看著我說,我們根本不會考慮僱用像妳這樣的人。不久後,我得到一些工作機會,我得做決定。所以我怎麼做?我是MBA出身的,所以我做了一張試算表。我將工作選項放在直欄,將我的選擇標準放在橫列,比較公司、工作內容和職位。試算表上其中一項工作是Google首位業務總經理。現在聽起來很不錯,但當時沒人認為消費者網路公司會賺錢。我甚至不確定是否真有這份工作。Google並沒有業務,所以業務總經理要做什麼?這份工作比其他公司提供的職位低了幾級,所以我坐在剛成為執行長的Eric Schmidt面前,給他看那張試算表,然後說,「這份工作跟我的標準完全不符。」他將手放在我的試算表上,看著我說,「放聰明點。」絕佳的職業建議。(笑聲)

最棒的職涯建議:登上太空梭

然後他說,登上太空梭吧!當企業迅速成長,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時,生涯規劃自然會發展;當企業無法迅速成長,或它們的角色變得不那麼重要時,景氣就會停滯,職場關係開始介入。如果太空梭提供妳一個座位,別問是哪個座位,只要坐上去就是了。大約6年半後,我離開Google,將他的忠告銘記在心。許多公司提供我執行長職位,但我到Facebook擔任營運長。當時有人說,妳為什麼要替一位23歲的小夥子工作?傳統上,我們將職場生涯比喻成一道階梯,但我不再認為這個比喻是恰當的;它在較無層級之分的世界裡不具意義。

我進Facebook不久後,一位名叫Lori Goler的女性,她是哈佛商學院1997年畢業生,當時在eBay擔任市場行銷,我跟她算是碰過面。她打電話給我說,「我想跟妳談談關於進Facebook跟妳共事的事,所以我想,不妨打電話給妳,告訴妳所有我擅長、喜歡做的事;但我想每個人都會這麼做。所以相反的,我想知道妳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我能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我驚訝不已。我在職業生涯中僱用過成千上萬的人,但從來沒人這麼說;我本身也不曾這麼說。求職者總是談論跟求職有關的事,但Lori並非如此。我說,妳被錄用了;我最大的問題是招聘員工,妳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因此,Lori跳進一個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踏進的領域,放下身段,在一個新領域重新開始。從那時起,她在Facebook推動和管理所有的人事運作,成果非凡。Lori對職涯有個很棒的比喻;她說,它們不是一道階梯,而是一個攀登架。

尋求成長、影響與機會

當你們開始哈佛商學院畢業後的職業生涯,尋找機會、尋找成長、尋找影響、尋找使命;將目光放諸四周,前進或駐足;建立技能,而不是堆疊資歷;評估你能做什麼,而不是別人能提供你什麼職位;做實實在在的工作,即使是銷售工作、基層角色或充滿挑戰的工作;別做太多規劃;別期待能一步登天。如果我在你們這個年齡時制定了我的職業生涯,就會錯過我現在的職業生涯。

你們正進入一個與我那時候大不相同的商業世界。當時是剛開始連接的世界,現在是高度連接的世界;當時的世界相當競爭,現在的世界更加競爭;當時的世界變化迅速,現在的世界變化更加迅速。傳統結構已被打破,領導方式也必須隨之改變。從分級制度到共同責任,從指揮控制到聆聽引導。你們在這個偉大的機構中接受訓練,不僅是為了成為這個趨勢的一部分,而是成為領導者。當你領導這個新世界時,你無法依靠你是什麼人或取得什麼學位,你必須依靠所學的知識。你的力量並非來自於某個組織結構圖上所處的位置,而是來自建立信任和贏得尊重。你需要才華、技能、想像力和遠見,但最重要的是,你需要誠懇溝通的能力,說出能激勵周遭人的話,並聆聽周遭的聲音,讓你在每天的工作中不斷地學習。

「媽咪,那在妳屁股裡一直長大的是什麼東西?」

如果你觀察幼兒,會立刻發現他們是多麼誠實。我商學院同班同學Betsy畢業幾年後懷了第二胎。她第一個孩子Sam大約五歲,有天他對媽媽說,「媽咪,寶寶在哪裡?」她說,「寶寶在我肚子裡。」他說,「真的?寶寶的手臂不是在妳手臂裡嗎?」她說,「不,寶寶在我肚子裡。」「真的?寶寶的腿不是在妳腿裡嗎?」「不,整個寶寶都在我肚子裡。」他說,「媽咪,那在妳屁股裡一直長大的是什麼東西?」(笑聲)

身為成年人的我們永遠不會這麼誠實;這不是一件壞事。我已經生了兩個孩子,最不需要的就是這種很可能出現在我身上的評論。但這並非總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所有人,特別是領導者,需要說實話和聽實話。職場是特別令人難以說實話的地方,因為無論我們多想讓我們的組織沒有層級之分,所有組織都有某種形式的層級之分;我的意思是,一個人的表現仍得由另一個人來評估,這並非一個適用於誠實的設置。想想人們在典型工作場所中的發言方式。他們不會說,我不同意我們的擴張策略;或更誠實點,這似乎蠢斃了。他們會說,我想我們確實有很多好理由來開發這個新業務,我確信管理團隊已做了深入的投資回報率分析,但我不確定我們已充分考慮到此時採取這個策略的下游效應。正如我們在Facebook上說的三個字:WTF(什麼鬼話)。(笑聲)

用越簡單的語言,越能說出實話

事實最好用簡單的語言來表達。去年Mark決定學中文;作為學習的一部分,他每周會花一小時左右,與一些母語為中文的員工談話。某天,其中一位員工想告訴他關於她經理的事,她說了很長的句子;他說,「請說簡單點。」她又說了一次;他說,「不,我還是不明白,再說簡單點…」就這樣說了好一陣子…最後,她一急之下脫口而出,「我的經理很爛!」這讓他簡單明確地瞭解了非常重要的事實。人們在工作場所或生活中很少會這麼明確地說出想法。當你的職位越高時,人們不僅會用更不明確的方式對你訴說想法,也會對你所說的話反應過度。

當我加入Facebook時,我必須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建立公司的業務層面、建立一些系統,但我希望能在不破壞使Facebook顯得與眾不同的文化下進行,所以我嘗試做的其中一件事是,鼓勵人們跟我開會時不要做正式的PowerPoint簡報。我大概是這麼說的,「跟我開會時不要做PowerPoint簡報,你們何不帶張想要討論的事項清單?」但沒人理我,他們還是繼續做PowerPoint簡報;月復一月地,在一場又一場的會議中這麼做。所以大約兩年後,我說,「好吧,我痛恨規定,但我有個規定;在我的會議中別再出現PowerPoint,我是說真的,別再出現了。」

大約一個月後,我正要在一個大講台上對我們的全球銷售團隊演講,有人向我走來說,「在妳上台之前應該知道一下,每個人都對沒有關於客戶資料的PowerPoint非常生氣。」我說,「什麼?沒有關於客戶資料的PowerPoint?」他們說,「妳知道,妳規定不能有PowerPoint。」所以我站上台說,第一點,我的意思是,在我的會議中不要用PowerPoint;但第二點,更重要的是,下次你們聽見某些相當愚蠢的想法時,別乖乖遵守,而要抗拒它或忽視它,即使是我或Mark的想法。

一個好領導者會意識到大多數人對挑戰權威感到不安,所以鼓勵他們提出質疑是掌權者的責任。鼓勵他們提出意見說來容易、做來難,因為不幸的是,這些意見並不總是以我們希望聽到的形式呈現。

身為我團隊的一份子,我必須更瞭解你

當我剛開始在Google任職時,擁有一個四人團隊;對我來說,跟團隊裡每個人面談很重要。身為我團隊的一份子,表示我得瞭解他們。當團隊人數增加到100人時,我意識到必須花更長的時間來安排面談。某天,在某個由我進行匯報的會議上,我說,「也許我該停止面談。」滿心期待他們會跳起來說,「不,妳的面談是整個過程中相當重要的部分。」他們只是熱烈鼓掌,然後爭相提出意見,說我的做法是整個過程的瓶頸。我先是尷尬,然後是生氣;我默默地惱怒了好幾個小時。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說我是瓶頸?他們為什麼一直讓我拖累大家?然後我意識到,如果他們沒告訴我,其實是我的錯。我沒有開誠佈公地告訴他們,我希望聆聽他們的意見;往後我必須改變這一點。 

當你身為領導者時,很難聽見良好而誠實的意見,無論你要求過多少次。我發現的一個技巧是,我試著相當公開地談論我的缺點,因為這給了人們贊同這件事的許可,這比一開始就直接詢問大家的意見容易多了。舉個例子來說,當事情無法解決時,我會變得有點焦慮;確實如此。當有什麼事懸而未決時,我會越變越焦慮,我確信沒人會說我過於冷靜。因此我公開談論這件事,這給了人們在發生這種情形時告知我的許可。但如果我從未提出這一點,任何在Facebook工作的人可能這麼對我說嗎?「嘿,Sheryl,冷靜下來,妳快把我們逼瘋了。」我不認為如此。

當你聽到實話,你的反應是憤怒或心懷感激?

當你們今天畢業後,問問自己,你將如何領導?你會使用簡單而清晰的語言嗎?你會尋求誠實的回應嗎?當你得到誠實的回應時,你的反應是憤怒或感激?當我們盡力在溝通上做到更加誠實時,也應該盡力在更廣泛的層面上做到誠實。我經常談論將完整的自我帶進工作中,這是我深信不疑的事。工作的動機來自於我們關心的事,但也來自於跟我們關心的人共事。要關心他人,你必須瞭解他們,必須知道他們喜愛和痛恨的事物,必須知道他們的感覺,而不只是他們的想法。如果你想贏得人心,就必須全心全意地帶領他們。我不認為我們能在週一至週五以專業的自我出現,其餘時間則表現出真實的自我;這種分裂或許根本不可行。但在當今世界,真實、誠懇地表現自我甚至更不可行。

我曾在工作時哭泣,我不諱言我曾在工作時哭泣,但新聞報導出來時寫著,「Sheryl Sandberg哭倒在Mark Zuckerberg肩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我談論我的希望和恐懼,也要求別人這麼做;我試著做自己、誠實面對我的長處和短處,也鼓勵別人這麼做;這是專業,也是自我,兩者同時呈現。

我將完整的自我帶入工作的部份行動是,我最近開始談論女性在職場中面臨的挑戰,這是我近幾年才有勇氣做的事。在此之前,我跟其他人一樣做我的工作;我從未告訴任何人我也有孩子氣的一面。噓,不要告訴別人。我會把辦公室的燈留著,溜回家打理孩子的事;我曾在電話會議中,鎖上辦公室的門,為我孩子擠奶。人們問說,那是什麼聲音?我說,「什麼聲音?我聽見警報聲,是輛消防車,真的,就在辦公室外面。」但我們在過去十年中取得的進展,讓我確信我們需要開始討論這件事。

我1995年從哈佛商學院畢業,當時我認為,無庸置疑地,當我們那屆某個畢業生被邀請到這個講台上演講時,我們將會實現職場上的平等。但擔任高階主管的女性比例仍停留在15%或16%,在過去十年中並沒有增加,甚至跟50%相距甚遠;更糟的是,不再有增加的情形。我們必須公開承認,性別在高階領導中仍是個問題,兩性平等的承諾並不平等;我們必須開始討論這件事。

在職場上成功的女人,不那麼受歡迎

我們必須開始討論,為何與男性相比,女性總是低估自己的能力。對女性,而非男性來說,成功和受歡迎程度呈負相關;這意味著女性在職場中越成功就越不受歡迎;這意味著女性需要不同形式的管理和指導、不同形式的贊助和鼓勵及一些保護;在某些方面比男性更加需要。並沒有足夠的女性高階主管做這件事,所以這個責任落在今天跟女性一樣多、或比女性更多的男性畢業生身上。並不只是在於性別問題,也在於如何幫助這些女性成功。

當你們聽見一位女性在職場上相當成功、卻不受歡迎時,請做個深呼吸,並詢問為什麼。我們必須開始公開談論我們在工作及生活中所需的彈性。幾星期前,我接受採訪時說,我在下午5點離開辦公室,與孩子們共進晚餐。我對新聞報導的篇幅感到震驚。我一位朋友說,就算我拿斧頭殺了人也不會比這件事上的頭條還多!當然,我完全不想嘗試這麼做。這顯示了這對所有男性和女性來說都是尚未解決的問題,不然為什麼大家會在這件事上大肆著墨?

 我們需要更多女人找到對的位置,而不只是坐在餐桌前

也許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開始討論,為何嚮往最高階職位的女性會比男性少,即使是畢業於哈佛商學院這樣的地方,即使以你們這個班級來說。我們無法拉近領導階級中性別分布的差距,除非我們拉近男性與女性對事業雄心的差距。我們需要更多的女性,不只是坐在辦公桌旁,而是像歐巴馬總統幾星期前在巴納德學院畢業演講中所說的,在領導桌上取得合法席位。

我今天非常高興能來這裡的原因之一是,Nohria院長告訴我,今年是讓女性進入這所學校就讀的50週年。你們院長對於讓更多女性進入領導階級充滿熱情;他告訴我,因為這一點,他希望我今年來演講。我曾遇見一位這所學院的首屆女畢業生,她告訴我,當她們第一次來這裡時,校方把一間男廁改建成女廁,這沒什麼;但留下了小便池。她相當明白這所傳達的訊息;他們不確定女性是否能順利畢業,萬一不行時,他們不需要重建小便池。小便池已不復存在,讓我們確保沒人會想念它們。

桑德伯格對2012年哈佛畢業生的4個期許

今天之後,你和你的同窗們將跨越這個階段,開創未來的人生;我期許你們四件事:第一,藉由Facebook保持聯繫;這很重要,是你未來成功的關鍵!我們的股票現在已經上市,你們或許可以點擊一兩個廣告。第二,盡力說真話,並尋求真實的意見。第三,保持對真正自我的誠實和開放。第四,最衷心的建議-希望你們這一代能完成我們這一代未完成的事,為我們創造一個世界,其中一半的家庭由男性經營,一半的機構則由女性經營;我敢肯定這將是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我和在場的每一個人,向哈佛商學院2012級獻上最誠摯的祝賀。用你們最真實的自我,給自己最熱烈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