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TED創辦人烏爾曼:別人銷售專業,我銷售無知!

2019-11-12 00:23:4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vI02Y2pvp74/VFGve-WbiaI/AAAAAAAASHo/fQ_1dR0EONA/s720/shutterstock_180651410.jpg
撰文 / 翁書婷     攝影 / 林衍億 「Good morning!」採訪他這一天,早上七點半,我走進遠企飯店,未見老先生人影先聞其聲,滿頭華髮的烏耳曼(Richard Saul

撰文 / 翁書婷     攝影 / 林衍億

「Good morning!」採訪他這一天,早上七點半,我走進遠企飯店,未見老先生人影先聞其聲,滿頭華髮的烏耳曼(Richard Saul Wurman)身穿黑色唐裝,神采奕奕地坐在桌子前面大聲和我道早安,但其實他前一天半夜才到飯店,只睡了幾個鐘頭。他一半命令式的,一半率性地說。「可以先不要談TED嗎?我創辦TED很久,把TED賣掉很久了!這世界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我想談談未來!」

TED是真誠的對話

但他認為這些稱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後的推進力量。「別人總是說,天啊!為什麼我能做這些事,但其實我只做了一件事,每日我都經歷一個從未知到已知的旅程,我不是一個很聰明,但是我是一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人 。」烏爾曼說。而平凡人之間的互動「對話」(Conversation)讓他好奇不已。

每次與人交談,都是很美妙的事情,我回歸最真誠,享受當下那個和身旁的人對話的那個時刻,純粹享受當下,擁抱當下(embrace the moment)。」烏爾曼說。

但是他不是傳道者,他很率性,他很無所為,他不在乎你信不信他的想法,因此也很無所「偽」。烏爾曼醉心於古老的希臘哲辯式對話。在這個充滿做秀,演戲,假象的年代,他只想還原最初的真實,人與人之間最原始的對話,這種真實是很純粹的,沒有太多的彩排與預備,無關乎商業,無關乎意圖,讓珍貴的知識與想法在兩人言語交鋒間流露。因此他喜歡即興,因為沒有預備的對話更接近真實,「我每一場演講講的內容都不會一樣!」。

「你是你,我是我,你可能正在想『他比想像中還老,他有大鼻子,這場採訪會非常困難,他不是一個有趣的人』,但是這些我們都不會真正的講出來,因為我們為了怕讓別人尷尬,在交談時我們有很多的掩飾,故意去同意對方說法。但我其實一點都不在乎你對我的看法,如果你這時走開,大聲說『這真的是一個很糟的訪談。』那是你的真實想法,我會接受。」烏爾曼在訪談的前五分鐘就坦白揭露。

「我的嘴並沒有過濾器(Filter),我想什麼就說什麼,我這麼做是為了讓我的想法在真正對話中激盪地更透徹(Clarify),這就是我的生活態度。」烏爾曼直白說了這些。

對於採訪對象來說,每一次採訪都是一個思想置入的好機會,受訪者把自己思考的想說的,有意或無意的塞進對方的腦袋。但烏爾曼沒有這些意圖,他樂於享受在人與人之間對話的當下,沒有思想攻防。同時他也想打破約束在人與人之間的常規,讓真正的真知灼見可以在對話中出現。

真誠,純粹與原初。TED就在這樣的理念下誕生。

TED源自於銷售無知

誕生於1984年的TED 是烏爾曼打造的對話文藝復興。「TED is Me 。TED就是我的寫照 ,很多論壇都有固定主題,談數據,醫療,物聯網,這些都是有界限的,有限制的,但TED論壇卻無所不包,醫療,體育,科學等 。」因為沒有界限,才會更寬廣。

別人總是銷售他的專業,但我銷售我的無知!」說自己擁有專業的人很多,我們利用這些專業求生找工作,販售這些專業,但敢於承認自己無知的人很少,但能坦誠面對自己的無知,才能打破自己樹立起的專業高牆,看到這個世界的廣袤,才會有永不止息的求知慾。

烏爾曼說,自己的多才多藝,四處演講與說寫關於奧林匹克,關於城市地圖,關於資訊理論的書沒有太多深奧高深的理由,就只是因為「我不懂」。當外界把烏爾曼奉為大師,他自己總是很謙虛,說自己總是「無知」。「我不懂奧林匹克,我不懂城市,我不懂人與人之間太多互動。」而這個無知正是他促動他創立TED的原因。他說。

真正有創造力的人是找到模式(Pattern),任何事情背後都有行為模式,有語言模式,有建築模式,我對這些東西深深著迷,放寬自己的心胸才能找到這些模式 。

給年輕人的忠告:理解先於行動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城市瞭望台首頁,烏爾曼強調理解先於行動(Understanding Precedes Action)打開城市瞭望台首頁,你就會看到這些大字掛在上面!

充滿好奇心的他,對於探索未知毫不停歇,因此在TED之後,又創辦了WWW 與555論壇,第二次造他理想中的希臘哲人對話。他坦誠告訴紐約時報,現在TED每場演講都有視聽、不斷排練、編輯、再排練,隨興特色不見了。已經不是原初的那個樣子。最近的他更專於城市之間的探索,和全球最大的地理資訊商Esri,一起打造「城市瞭望台」計劃。

你知道嗎?「19個城市在世界上都將有超過20億的人口在21世紀,而且沒有任何的兩個城市有同樣的測量的方式!」城市之間的開放數據成為他醉心的對話。這個城市的人如何生活?如何工作?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性格。

「原來每座城市,都擁有不特的價值和氣質。」如同《城市的精神》一書的宗旨,過去TED烏爾曼追求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對話,在未來烏爾曼要讓城市也能自己開口,驕傲地和別的城市展現自己的風貌。

「但是不要問我喜歡哪個城市,不要問我城市的犯罪,交通與人口的解決辦法,我並不懂,我只想好好瞭解每個城市,理解先於行動(Understanding Precedes Action)」

烏爾曼認為自己不算是一個成功人士,因為他總是什麼都不懂!

 

本文出自於《數位時代》官方網站原文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