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聖母峰基地營健行╳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

2019-10-17 10:34:51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tqx-JkrBiIs/VFGveG1TEMI/AAAAAAAASHg/jjyLwIk45xY/s720/shutterstock_173113388.jpg
直昇機轟隆隆地升空,我忍不住探頭下望:地面上,綠色的山屋、紅色外套的登山客、黑色的犛牛和一團團白色積雪,逐漸縮成一個個小點。「下一次,我一定要親自走完,還要帶團隊一起來!」我暗暗在心底發誓。

直昇機轟隆隆地升空,我忍不住探頭下望:地面上,綠色的山屋、紅色外套的登山客、黑色的犛牛和一團團白色積雪,逐漸縮成一個個小點。「下一次,我一定要親自走完,還要帶團隊一起來!」我暗暗在心底發誓。

美景:
6000公尺插天雪峰,景緻宛如明信片

當 時是2007年3月,我第一次踏上喜馬拉雅山區。由於只能「曠職」10天,抵達聖母峰山腳下的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5364m)後,我隔天便搭直昇機下山。但4年來,友善的雪巴人、溫和的犛牛和覆雪的高山,不斷出現在腦海中,提醒我還有個「未竟的旅程」。於 是今年3月底,我帶著妻子和9位王品集團主管,再度飛往尼泊爾,往聖母峰基地營出發。我們預計花7天、共上升海拔2500公尺,走到基地營,再用4天下 撤。每天行進時間大約6∼7個小時,超過兩萬步。

由於較接近夏季,天氣比上次溫暖許多。無論是在寬闊的冰河谷地健行,或在4000公尺 的懸崖邊腰繞,每天都彷彿走在明信片中:金色的陽光灑向一座座 6000公尺以上的插天雪山——阿瑪達布朗山(Ama Dablam)、洛子峰(Lhots)、唐瑟古峰(Thamserku)、島峰(Island Peak)⋯⋯襯著清朗無雲的天空,雪線之上彷彿灑了糖霜般精緻甜美;雪線以下,卻是怪石嶙峋難以親近!

人味:
樂觀雪巴人,負重依然忘情歡

唱 美景固然誘人,但更讓我感動的,是雪巴人(Sherpa)的單純善良和任勞任怨。數百年前,雪巴人從西藏移居喜馬拉雅山區,是登山者 的最佳嚮導。1953年,首次登頂聖母峰的西拉雷爵士(SirEdmund Hillary),就是在他們的協助下完成壯舉。即使在科技發達的今日,雪巴人依然參與寫下每一筆登頂紀錄。

第一次基地營之行,眼看各國登山客都在山屋牆上釘上各自的國旗,我也突發奇想,弄來3件紅、藍、白色的T恤,兩位雪巴嚮導立刻俐落地裁縫出一面台灣國旗,讓我們簽名留念。

這次協助我們的雪巴挑夫,是一群不到20歲的孩子。他們非常樂觀開朗,儘管背著沈重的行李,一路上仍是蹦蹦跳跳、歌聲不斷。我也忍不住加入他們的行列,大唱登山情歌:「Resham Firiri(我的心如絲般隨風飛起)∼Resham Firiri∼∼」

獨 自登山,可以安靜地走;和同仁一起登山,我則自許當個熱情的啦啦隊長。因為,無論是磨人的長上坡、刺鼻的冷空氣,甚或頭痛、嘔吐、咳嗽等不時襲來 的高原反應,都會在團隊中形成「我真的上得去嗎?」的懷疑。身為領導者,我必須表現地更輕鬆,隊員才比較容易鎮定下來,找回自己的步調。

奪標:
養成革命情感,互相打氣齊登峰

在連續5天的晴朗後,第6天夜裡突然大雪紛飛。在一片銀白世界中、扛著鮮紅國旗和企業旗行進的我們,顯得特別耀眼。許多國外登山客都好奇地來攀談、合照,還有人一眼認出來,「喔,你們來自台灣!」讓我覺得既安慰、又驕傲!

7天長征後,4月5日下午,一行人終於在攝氏零下十多度的低溫狂風中,全數登上基地營,將台灣國旗和王品企業旗,插在海拔5364公尺的土地上。

幾天來的壓力與勞累,頓時釋放,所有人圍著掛滿五色經旗、寫著「Everest Base Camp」的石堆,興奮忘情地又叫又跳!

喜馬拉雅山群峰是非常熱門的健行路線,平均每年有2∼3萬名登山客造訪,但台灣人累計應不到500人。聖母峰基地營是攻頂聖母峰的起點,成功登上這裡的機率只有65%。

所以,這次能百分百成功,遠出乎我的意料。我想,那是因為這段時間下來,隊員們已培養出一起歡笑、一起掙扎、甚至一起拉肚子的「革命情感」:若某人不舒服,大家立刻分享手上的藥物;誰要出現「想放棄」的念頭,所有人都為他加油打氣,才能共度難關。

下撤時,我頻頻回頭,不捨那兩支孤單在風中飄揚的旗子,彷彿從此就要代替我們在異鄉奮鬥。不過,隨著經營版圖的國際化,往後王品每年都會舉辦聖母峰基地營健行,希望將登山的企業文化延續到海外,讓更多台灣人的足跡,登上世界級的山頭!

戴勝益的管理體悟 **
**挑戰體能與毅力極限,凝聚團隊向心力

13年前,45歲的我爬上了塔關山,開啓了攀登台灣百岳的序幕。從那一次起,我愛上了台灣之美,也愛上了爬山過程中,那種一步一呼吸的踏實與平靜。這讓我的頭腦分外清明,每到休息時間,總會立刻拿出筆記本,迅速記下先前湧現的靈感。

在山上,能攜帶、使用的物資有限;為了省水,有時連碗都不能洗,只能用衛生紙擦乾淨後繼續用。下山之後,我的生活態度也跟著變務實,開始穿戴著重功能性的衣物,屏棄華而不實的名牌,但人生卻因此更豐富、豁達,同仁也更喜歡親近我。

2004年,王品首次由公司主管率隊登玉山。剛開始大家都覺得「太難了!」,但幾年下來,「爬百岳」逐漸成為每個品牌、每年都舉辦的活動,同仁也逐漸它視為挑戰極限的象徵,更是主管接班人的指標。

我發覺,「買千萬豪宅」或「高球幾桿進洞」這種物質上的比較,會造成主管和下屬間的隔閡;但體力和毅力上的較量,卻能把團隊凝聚得更緊密、更正向!

除了和夥伴一起成立王品,上聖母峰基地營、看非洲動物大遷徙、捐80%股票做公益等,大概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光榮幾件事。我希望,王品人的生活不只是工作,更要「敢拚、能賺、愛玩」,年老時回顧,才覺得不枉此生!

採訪‧撰文‧攝影 / 陳芳毓    編輯 / 陳清稱   圖片提供 / 王品集團(出自第7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