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談趨勢︰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

2019-10-19 00:05:13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umzBDkTI2rA/VFGvT9A3hBI/AAAAAAAASFo/4Yb6R1wWJy4/s720/shutterstock_105088013.jpg
關於王盈勛 王盈勛現任淡江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專長研究領域為傳播科技、網路行銷、科技與社會、媒介與網路經濟學;主要教授傳播科技概論、資訊傳播法規政策、資訊傳播理論等課程。擁有政治大學科技管理博士

關於王盈勛 王盈勛現任淡江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專長研究領域為傳播科技、網路行銷、科技與社會、媒介與網路經濟學;主要教授傳播科技概論、資訊傳播法規政策、資訊傳播理論等課程。擁有政治大學科技管理博士學位的王盈勛,曾任《數位時代》副總編輯、現為《經理人月刊》總主筆,定期為《IThome電腦報》撰寫專欄,著有《白話數位經濟》《微軟生存之戰》。
趨勢書並不好寫,至少沒有表面上看來容易。
趨勢者,預測未來。以預測未來維生的最大族群,是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經常只需面對一個顧客,以口述做為他預言的主要媒介。一次一個客戶,你只要有五成的勝率,就有一半的人覺得你很準;嘴巴講的話,容忍比較大的兩面解讀歧異性,講過的話船過水無痕,前言不接後語比較沒那麼尷尬。
趨勢書作家可就不同了,賣得愈多、賣得愈好,你留下的「證據」──3個月、3年、或是30年後,都還有人要來檢驗你這趨勢大師到底靈不靈光。這行業折損率很高。
趨勢大師很少是學院中人。
講未來,很難提出堅實的證據,容易被同行笑話不學無術(這一點尼葛洛龐帝倒是占一點小便宜,他的專長是電腦科學,預言失準比較不會傷及他在專業領域的名聲);談趨勢,多半是議題導向、綜論式,當代學院的分工方式,任何一個學門的專家都不容易扮演趨勢大師的角色(光看這篇文章由本刊總主筆執筆就知道,連趨勢書籍的導讀都找不到教授願意幫忙!)。

管理大師對「未來趨勢」的關注

趨勢書不能太高瞻遠矚,但是也不能太短視近利。 看得太遠的趨勢書,就像燒餅歌、推背圖,只能每年被印在農民曆,年年猜測世界大戰或兩岸統一指的是明年、100年、還是1000年後;看得太短淺的趨勢書,則是把買茶葉蛋送Hello Kitty,長得帥才能當總統都當成未來100年勢不可擋的必然趨勢。
但是我們需要趨勢書,因為人人都想掌握未來。各位不妨試想,《經理人月刊》要是有本事刊登一張2006年3月1號的股市收盤行情表,讀者們或許可以就此退休,不需要再汲汲營營地吸收學習管理知識了。你或許會說這不可能,但是趨勢書其實或多或少都在做這件事,只是沒有那麼鐵口直斷,比較具備推論的基礎與證據罷了。
「誰控制了未來,就控制了現在;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這句話聽來有點耳熟,不知典出何處?不了,這是吾所獨見而創獲者,在股市,概念股的本益比總是高於藍籌股,因為未來的夢想決定了現在的價值。誰能決定未來的夢想長什麼樣子呢?
是那些在事業或是著作都已卓然有成的權威人士。說來有點弔詭,正因為未來難以掌握,存在高度不確定性,我們反而更依賴權威人士、紀錄良好的專家。
因此,趨勢書一定不會深奧難懂,告訴你一些你聞所未聞的東西(如果你受過相當教育,還算關心時事,對即將成為「趨勢」之事卻未曾聽聞,不亦怪哉?),能夠暢銷的趨勢書大半出自重量級人物或是機構之手。
最博雅的杜拉克(Peter Drucker)與韓第(Charles Handy)都寫過趨勢書不奇怪,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和赫茲(Heinrich R. Hertz)的MIT與劍橋背景對他們的發言位置大有助益,大前研一和凱文凱利(Kelvin Kelly)等人也都早在專業的領域卓有聲譽。比爾蓋茲(Bill Gates)寫的《擁抱未來》(The Road Ahead)其實也是趨勢書,這次雖然沒有選入管理經典書籍,但是蓋茲這號人物寫的趨勢書,你不得不關心、不得不注意,因為他們並不是在預測未來,他們本身就是形塑未來的關鍵人物,他們寫的書,就是他們所鼓吹、所宣揚的未來的一部分。

影響未來的一股力量:資訊科技

本期介紹的9本趨勢書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強調科技對於社會與組織變遷的影響力。這樣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20世紀人類社會轉型變化的幅度,大於先前數千年的緩步推移。變革的主因,毫無疑問是科學革命以降的一連串技術突破,特別是資訊科技在1960年代以後的爆炸性成長。描繪這樣的持續性技術突破對人類社會所帶來的影響,自然也就成為趨勢學家的首要工作。
托佛勒(Alvin Toffler)、杜拉克和韓第的書一如他們的多數著作,都是企圖捕捉整體社會變遷的宏觀鉅作。《無國界的世界》(The Borderless World)和《當企業購併國家》(The Silent Takeover)關注的焦點是,當企業的力量愈來愈龐大,科技的穿透能力完全無視國界的存在,傳統以國家為疆界的治理模式面臨什麼樣的挑戰?這其實是個已存在數十年的老問題,但是至今我們仍然沒有很好的答案。
比較微觀地談資訊科技對社會的影響,或許我們可以粗略地分為兩個階段:電腦,以及網際網路。尼葛洛龐帝的《數位革命》(Being Digital)當年是談數位化所帶來的種種變化與可能的經典著作。這本書剛出版的時候我讀過一次,兩年前因為教學的需要又重看了一次。
看第二次對我個人的收穫還大於第一次。倒不是這本書歷久彌新,尼葛洛龐帝是個科技大樂觀派,很多針對產業的預言,用我們現在後見之明的眼光來看都是錯得離譜。我真正讀得津津有味的部分,反而是一位對尖端技術的掌握遠在我們之上的專家,對於未來的判斷與現實真正的發展有什麼樣的落差?為何會出現這樣的落差?
對於目前正在發展中的技術或產業有什麼樣的啟示?沒有相隔10年以上的時空,是很難有這樣把趨勢書當成《資治通鑑》般的史書來讀的樂趣的。

取法經典,改變未來

網路趨勢書不耐現實沖刷而斑駁的速度又遠在各類趨勢書之上。某種程度上來說,「經典」的說法,在網際網路這樣高度動態飄移的環境中,本來就是個過時的概念。
不過凱文凱利的書我還是很推薦讀者閱讀,他大概是學歷最低的趨勢大師(只有高中畢業,托佛勒雖然號稱做過鋼鐵廠工人,好歹也是紐約大學畢業生),卻能夠把學院派理論與現象觀察結合得相當巧妙。
看過也是這次經典書籍之一的《資訊經營法則》(Information rules)的讀者不妨可以比較一下,凱文凱利的書其實是相似概念的通俗版,但是寫作的風格多了幾分詩意的隱喻。 「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了過去。」
這句才是經典名句,典出喬治.歐威爾的小說《1984》。歐威爾想說的是,歷史的詮釋掌握在今人之手,誰詮釋了歷史,誰就可以改變未來。對未來悲觀的趨勢書,像是《羅馬俱樂部》(Club of Rome),無一在這次的選書當中。有點無奈地,我們的選書,是不是也控制了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