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知識經濟時代下的管理經濟

2019-12-14 13:15:51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B2DzRvS7DNg/VFGuQdhPFqI/AAAAAAAAR6o/a8g-pE7rFlY/s720/shutterstock_135517121.jpg
關於林祖嘉 林祖嘉是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論文經常發表在國內外知名期刊。擁有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林祖嘉,主要研究領域在應用個體經濟、住宅經濟、勞動經濟,對兩岸經貿問題也有

關於林祖嘉 林祖嘉是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論文經常發表在國內外知名期刊。擁有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林祖嘉,主要研究領域在應用個體經濟、住宅經濟、勞動經濟,對兩岸經貿問題也有長期的關心和研究。著作頗豐,曾與方博亮合著《管理經濟學》,與高希均合著《經濟學的世界》等。 近年來,知識經濟快速成長,許多新的經濟現象等待新的經濟理論去解釋;同樣的,在知識經濟時代,企業為追求最大利潤或其他管理目標時,其策略與行為也應該有很大的改變。
換言之,知識經濟時代下的管理經濟學內容也應該隨之改變,期使一方面能更貼切地使用經濟理論,另方面也能更精確地來描述知識經濟時代企業的作為。

經濟現象巨變,亟待新的解釋

大致上來說,知識經濟時代有幾個現象:
第一,由於知識當成一種要素投入生產,但它的邊際成本幾近於零,在訂價策略上會有很大彈性空間,訂價時只要探討需求者的特性即可,因此差別取價成為通例。
第二,知識經濟時代很容易出現細路效果,亦即規模報酬遞增,因此產量要愈大愈好,結果造成大者恆大,贏者全拿。
第三,由於科技技術的進步,訊息傳遞成本很低,所以不但規模經濟容易形成,而且多樣化經濟(economic of scope)也一樣容易形成。不但如此,企業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與水平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一樣普遍,企業組織建築(organizational architecture)變得更有彈性。第四,雖然訊息充斥,但是訊息不對稱的結果,使得訊息較多的一方可以利用更優勢的訊息來剝削訊息少的一方,因此造成強大的分配效果,也使得所得分配更形惡化。
本文藉著介紹幾本管理經濟學的經典名著,來點出知識經濟時代,管理階層該如何利用經濟學的概念,來最有效達成管理目標。

寇斯定理重看企業的成因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寇斯教授(Ronald Coase)在其1988年的巨著《廠商、市場與法律》(The Firm, The Market and The Law)中,提到企業出現的最主要理由,在於生產資源整合時的內部交易成本小於外部交易成本。反之,如果內部交易成本太大,外部交易成本相對較少,那麼企業就應採取外包的方式,這是寇斯定理(Coase theorem)的標準應用。
寇斯定理告訴我們,當一個財貨屬於私有財產時,所有者在使用這種財貨時,必然可以達到最有效率的結果。反之,如果一個財貨是公共財(public goods)或共有財(common property)時,這個財貨因產權不清楚而會被過度使用。寇斯認為,這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設法把這個財貨私有化,即清楚的去定義這個財貨的財產權,那麼這個財貨的使用率可以再回到最有效率的水準。
然而,由於公共財或共有財的產權通常屬於很多人,因此若要使這個財產權能夠屬於某一私人,就必須經過大家的協商,這時候就會出現很高的交易成本。所以,寇斯的結論是,最終的財產權屬於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使交易成本最小,如此才能使財產在使用時最終的效益最大。
而企業的組成,目的就是在降低生產資源使用上的交易成本,這些交易成本的高低決定了企業組織的垂直規模與水平規模的大小,寇斯的說明對於企業的形成給了一個更完整的解釋。

知識與資訊顛覆傳統訂價策略

在知識經濟時代下,知識做為一種商品或一種要素投入的重要性也愈來愈高,因此,知識或資訊如何訂價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尤其是由於生產知識的固定成本很大、邊際成本很低,因此廠商如何尋找最適訂價策略,就成為第一個重要課題。其次,由於生產知識的平均成本在下降,在形成自然獨占的情況下,企業除了要追求短期下的利潤最大以外,還要努力的追求更大的市場,以打敗其他對手,形成贏者全拿的情況,以追求當期利潤最大,這是企業策略中另外一個重要的考量。
第三,由於知識與資訊的不對稱性,知識的擁有者可以利用其優勢的知識來剝削另一方,於是企業內部套牢與外部套牢的情況也更嚴重。
企業為更有效率地運用其知識的優勢,因此對於企業組織建築(organizational architecture)也會更有彈性。換言之,在知識資源的使用上,更容易出現垂直整合與水平整合的情況。
夏培洛(Shapiro)與韋瑞安(Varian)合著的《資訊經營法則》(Information Rules),可說是把資訊時代下的管理法則與經濟概念介紹得最透徹的一本書。在該書第二章中,作者深入說明資訊產品的訂價策略。
首先,資訊產品通常都有很大的固定成本,例如開發一個軟體、創作一本書、或是拍一部電影都需要很大的固定投入,而這些投入與後來消費者的數目多寡則沒有任何關係。但另一方面,這些產品的再製造成本,亦即邊際成本卻是很低的。這時候,生產者會有誘因把價格降低,以追求更大的產量,以及更大的利潤。
可是,原先有些消費者的願付價格卻是很高的,如果採用單一價格策略降價,便無法賺到這些人的錢,所以這時候差別取價(price discrimination)就是很重要的策略。
第三,但是消費者也不會把他們願意給付的價格主動告訴生產者,所以生產者就必須採取一些策略來進行市場分隔(market segmentation),以便區分消費者。例如統計軟體區分成專業版與學生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書籍區分精裝版與平裝版則是另一個例子。此一概念的延伸,就是最適產品線與產品差異化的概念。當然,選定最適產品線的同時,企業也要設法避免出現產品之間自我競爭的問題。

規模報酬遞增形成贏者全拿

至於利用知識經濟來彈性調整組織建築的討論,錢德勒(Alfred D. Chandler)的《規模與範疇》(Scale and Scope)一書有非常詳盡的討論。書中不但對於規模經濟與多樣化經濟的理論有深入說明,而且作者在美國、英國與德國的企業中舉出非常多的例子,來說明企業如何利用規模經濟與多樣化經濟,以擴展其業務並追求更多的利潤。
由於知識具有規模報酬遞增的現象,所以企業會不斷追求更大的規模,市場占有率也因此愈來愈大;另一方面,在市場上落後的企業就會愈輸愈多。最後,經濟體系中就會出現一小部分存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這些人也就是屬於贏者全拿(winner-takes-all)的那一小部分人,而其他大多數人就成為輸家。從整體社會來看,所得分配惡化現象勢必難以避免。
麻省理工學院(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梭羅(Lester Thurow)在其《知識經濟時代》(Building Wealth)書中,就明白指出知識經濟時代如何造就財富的金字塔。梭羅教授先說明如何建築財富金字塔,從社會組織、創業技巧、創造知識到專業技術,再說明企業如何在財富金字塔中淘金。
首先,創新突破必然是成功的利基所在;全球化企業風潮,則是企業成功的另一個關鍵;第三,充分利用電訊體系的功能,可以大幅提升生產力與競爭力。
同時,梭羅也對「造塔人」提出一些建議:首先,創造財富要保持平衡,包括在混沌與秩序中求得平衡;在個體與群體之間要兼顧,但也要保持兩者間的競合關係;在現在與未來之間保持平衡,尤其是現在要為未來服務;最後,在創造財富的過程中,企業要相互的競爭與合作,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雖然梭羅對於社會財富的造塔人非常推崇,但羅伯特‧法蘭克(R. H. Frank )與菲力普‧庫克(P. T. Cook)在其著作《贏家通吃的社會》(The Winner-Take-All Society)一書中卻有不同的觀點。他們認為造成贏者全拿的現象,並不是來自於個人才能分配的改變,而是由於科技與資訊快速發展所造成分配機會改變的結果。尤其是贏者全拿會造成過度投資與過度競爭的結果,這是一種負面的外部效果,所以法蘭克和庫克兩位教授認為我們應該對於贏者全拿的現象加以約制,以追求更多的社會公平。

活用5本重要文獻的知識價值

知識經濟時代下,由於生產知識的固定成本很大,邊際成本很小,導致企業經營策略產生很大的轉變,尤其是在追求利潤與追求規模的策略,都有很大的不同。然而,這些新的經濟規模與新的企業策略,卻仍然可以用傳統的經濟理論來加以解釋。
我們看到訂價策略中的價格歧視與市場區隔,我們看到更多的套牢與授權,我們看到更多的企業購併、整合、與組織建築的調整,這些都是管理經濟學中非常重要的探討內容。然而,不論知識經濟時代下的企業如何調整其更新的策略,傳統的經濟理論仍然可以適當的來解釋這些企業的行為。
本文介紹的五本書都是管理經濟與產業經濟中重要的參考文獻,讀者在研讀這些書籍時,一方面可以知道如何把經濟理論應用在企業管理行為之中,一方面可以在這些書中找到許多例證,以支持理論上的觀點。當然,更重要的是,讀者如果可以把閱讀的心得用在自己的經營決策與管理決策之上,那麼知識的價值就可以立即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