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經商像治國,商場如官場

2019-10-19 00:26:4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ZXHlWu0-CK0/VFGvPWem4tI/AAAAAAAASEw/lCSabzRPK9s/s720/shutterstock_184405913.jpg
16世紀義大利政治家馬基維利寫的這本《君王論》(1532出版),一出版即被貼上「陰謀論」的標籤。古今能夠如此大格局地洞察人性的奇書,在歐陸也唯有《君王論》。 **強權就是真理**

16世紀義大利政治家馬基維利寫的這本《君王論》(1532出版),一出版即被貼上「陰謀論」的標籤。古今能夠如此大格局地洞察人性的奇書,在歐陸也唯有《君王論》。

強權就是真理

在這本讓他「流芳百世也遺臭萬年」的小書中,馬基維利「誠實」而「直接」地揭露了群眾的人性面,並且毫無愧色與遲疑地勸說君王善用人性的弱點,在維護政權和國祚的前提下,甚至可以運用「詐術」或欺騙手段。這種將道德視為「附屬」於政治對策的權宜之計,讓後世衍生了「馬基維利主義」(Machiavellism)等負面的名詞。
而從馬基維利的生平來看,他也貫徹了他的信念,一生都追隨並支持大膽的野心家(如他心中典範型的領導者——范倫鐵諾公爵席薩爾包爾琪,他對內屠殺占領地的王室貴族和軍領,對外積極拉攏羅馬強權來鞏固勢力),認同「強權即真理」。從歷史角度來看,在16世紀動盪分裂、強敵環伺的義大利,馬基維利的權謀其實有其不得不然的理由,背後也有復興義大利的使命在支撐,因此渴求一位機伶的強者。而歷史的明證是,純粹的權謀者往往也被權謀者所害,並且無法帶人帶心,敗德的領導者更無法激起民心士氣。

永遠不能與群眾為敵

企業的經營、開創和領導上,很多地方和治國有類似之處。為何今日我們仍然能夠從這本書獲得不少寶貴的心得,那是因為它一切的術數都是源於一個偉大的前提——只要能讓王國(企業)強大地維持下去,守護(服務)萬千子民的大仁大義,遠比君王本人的小仁小義要更加可貴。
馬基維利不否認,君王的榮譽和品德才是號召人民的最大條件,因此君王即使自身沒有「條件」來奉行仁義的時候,也要「偽裝」擁有這些品德。寬容地來看,這是因為領導者所為的是國家而非個人毀譽,為此偉大的目的,則一切小惡都顯得高貴了。
書中提到,憑藉自身能力才智來得到大位的君王,如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或羅馬的開創者羅謬拉斯(Romulus),要建立王國極其困難,因為開創一個新制度遇到的阻礙最大。但是一旦能夠克服萬難,就能夠長久、順利並受敬重地維持下去。
而光憑藉幸運得到權勢的,卻少有能夠長久的。因為開始沒有把根基穩固,往後就得用極大的聰明才智才能保持。
而如果是靠著殘暴手段來攫取王位的,事實上只能在一開始一次用盡殘暴手段,之後就必須放下屠刀盡力與人民修好,甚至善待人民,如果這樣,就會贏得人民信任。因為「君王永遠不能同平民為敵」,而卻可以同貴族為敵,因為平民人數眾多。
就像是企業可以得罪同業或其他競爭者,卻永遠不能與顧客為敵,永遠要努力與顧客站在一起,因為顧客才是支持企業的力量。

領導不可以假手他人

總之,一個君王要維持他的國祚,並非靠幸運、手段、軍隊或其他,馬基維利道出的重點,其實應該是,什麼都可行,但是只能用來對付敵人而非人民,若要「基業長青」,一個領導者最後能夠憑恃的還是親力親為,以及個人的勤懇和實力。
領導不可假手他人,就像國家不能倚賴僱傭兵。企業領導者就像君王,時刻都要以商場、策略、管理為念,「並且也不應該再有別的目的和思想」。當領導者開始想到奢侈安逸時,「國恆亡」。在管理上,平時要比戰時更重訓練。
一個好的領導者要在平時操練他的「士兵」,讓他們保持高度的行動力,也要永遠熟悉自己的地形(商場),勤於思考戰術,才能讓領導者可以隨時發現敵人、選擇營地、統籌作戰。

大局不需要在意小節

最後,關於君王的品德,馬基維利也給了精采的答案:很多看似「好」的品質其實不見得是好事。君王與其「慷慨」不如「吝嗇」,讓國庫充盈,在戰時或蕭條時也不至於增加賦稅,才是真正的慷慨。這和今日企業領導講求「精實領導」的精神不謀而合,企業不分大小任何支出都要務求合理,「連乾毛巾都擰得出水」的程度,企業才能夠長久。如果小錢不守,景氣不佳大錢不入的時候,往往就因為管理上的寬鬆而導致組織的滅亡。
又如,君王要被愛還是被懼比較好?如果必須擇其一,被懼比被愛安全得多。而君王如果不能得到愛戴,至少要避免被怨恨,這時候領導者嚴格馭下的紀律就勝過「仁慈」地放縱。
又如,君王是否要「守信」?馬基維利認為君王既要能用法律也要能用武力,當有人對你背約失信的時候,你也不必要守信,而只要能夠找到正當理由就可以大方地背信,甚至只要裝得像是仁慈守信即可。這說法不免讓我們聯想到今日的幾個托拉斯企業,看似最照顧消費者,其實是市場的壟斷者、資訊的阻擋者,而它們看來正是馬基維利主義的最佳信徒,為何仍享有高度的信譽和肯定呢?
其實以上這些讓《君王論》惡名昭彰的說法,客觀看來不無道理,只是當它們被斷章取義的時候,才會讓這些言論變得危險。所有的「必要之惡」,只要大方向是正確的,或許也就可以被體諒。只要掌握到最核心的思想——領導者應該全心全意以國家(企業)為念,避免貪婪和個人慾望,勤於治國(管理),則其他的招式或術數都可以一概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