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讓對的人負責!

2019-10-21 00:10:0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JGaipO2ao8k/VFGvdXT5MII/AAAAAAAASHY/syip3kHlZ-U/s720/shutterstock_171929297.jpg
史隆並非通用汽車的創辦人(創辦人為William C. Durant),但他卻是員工口中的「通用先生」,而他也的確把通用這家全世界最大的汽車製造廠,樹立成分權化(decentralized)、多部門(

史隆並非通用汽車的創辦人(創辦人為William C. Durant),但他卻是員工口中的「通用先生」,而他也的確把通用這家全世界最大的汽車製造廠,樹立成分權化(decentralized)、多部門(multidivisional)企業的經營典範。
倫敦《金融時報》管理版主編賽門‧倫敦(Simon London)指出,「每一位知名企業執行長所出版的回憶錄,無論是艾科卡(Lee Iacocca)、季寧(Harold Geneen)乃至於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成就均不及此書。每一家大型多部門的公司,不是複製史隆的想法,就是刻意要反其道而行。」
許多人認為,史隆的這本著作,是企業執行長策略大師的經典傑作,連自稱鮮少閱讀商業書籍的微軟創辦人之一比爾‧蓋茲,也認為這本書是最重要的商業書籍。史隆在書中著重於:通用汽車的分權化組織架構的淵源和發展、公司的財務管理,以及組織在面臨競爭激烈的汽車市場所採取手段的事業概念這三個部分。

選定方向,放手讓部屬去做

有關影響最為深遠的分權化制度,史隆表示,「通用汽車的長期生存,有賴以分權制的精神和本質來經營。」不過,分權制並非授予各部門充分的自由與控制權,而是設法在集權制和分權制之間取得平衡與調和,亦即「具有協調管理的分權制」。
史隆認為,賦予每一個部門一個強有力的經營組織,為其事業行為負起主要的責任,是很適宜的舉措,不過,如果沒有來自中央辦事處的適當控制,各部分很容易就會脫節,未能遵循總公司經營階層所制定的政策,以致於對於總公司大大有害。因此,中央經營階層的職責,是要斷定哪些決定是必須由管理高層來制定,哪些決策又是可以交由各部門有效地制定。
此外,史隆也預見了未來的市場是「多元目的與多元價位」的天下,因而他首創多樣化的產品系列,並且每年更新車型。不過十年的時間,通用已同時在純益和市場占有率兩方面領先,而且往後60多年,業績都持續超過福特(Ford)。
例如,使要求通用旗下的每一個汽車和卡車事業部都必須有自己的價格和型錄,而且每年都要升級一次,讓顧客的選擇要比福特T型車(以車身能夠改成各種顏色而著稱)所提供的選擇更為寬廣。
史隆對於後世的貢獻,除了他在管理和企業組織結構上的改革之外,也在於他建立起了「經理人這個專業」。他把通用交給專業經理人來管,將管理轉變成一種專注於決策的嚴格專業化方法,而他們也可以獲得一些公司的股票做為主管獎勵金。對史隆而言,企業從老闆、資本家的時代,走向專業經理人的時代,是個重大的改變;而他也意識到自己是第一個真正的專業經理人,建立了第一個由專業人士來管理的大企業。
史隆是以前所未有的高分取得麻省理工學院工程學士學位。但在當時強調苦幹實幹出頭的通用汽車,這樣的高學歷可說是異數。不過,終其一生,史隆都對高等教育非常關注,麻省理工學院第一個深入的管理課程,就是由他所創設並贊助的,亦即MIT的史隆管理學院。

選對人,才會有對的決策

杜拉克在通用汽車歷時18個月的研究發現,該公司真正的巨星就是史隆。不過,他第一次見到史隆時,卻覺得大失所望。杜拉克是這樣形容史隆的:「他只有中等高度,長得又瘦又小,有著一張長長的馬臉,帶著助聽器,看起來就像是個糟老頭。」不過這個貌不驚人的執行長,卻使得通用汽車成為當代乃至於後世企業經營的典範。
杜拉克在自己的自傳《旁觀者》裡提到了通用汽車的一個特色(史隆在書中並未提及),他說,通用的高階主管會議大多花在人事討論,而非公司決策的研究。史隆雖然積極參與策略討論,總把主導權交給主管會議的專家,但是一談到人事問題,掌握生殺大權的一定是他。對此,史隆的解釋非常精闢:「落實決策的,正是這些基層員工,如果不用4個小時好好安插一個職位,找最合適的人才擔任,以後就得花幾百個小時來收拾這個爛攤子。只有能做好人事決策和不能做好人事決策的人;前者是長時間換來的,後者則是事發後再來慢慢後悔。」
嚴格來說,本書的主體是通用汽車,史隆反倒成為一位記錄者。並非史隆的影響力不夠深遠,而是他謙遜的態度使然,他從不居功。誠如他在書中引前所述:「經營一向是我的事業。當我擔任最高執行主管的時候,在許多場合,我個人的責任在於創始政策。不過,通用汽車是由很能勝任的許多個體所組成的經營團隊。所以,我將常常說『我們』而不說我,而有時候我說『我』,我的意思可能是『我們』。」
史隆很長壽,1875年出生,過世時享年91歲。據說,本書早在1953年1月以前就已大致完成,但史隆卻堅持要等到書中批評過的每一個人都過世之後才要出版,然而他當時已經78歲了。幸好,他真的活著看到自己的著作問世,在書籍順利出版、並成為暢銷書之後,一年後便離開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