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做對決策不用一直開會!5方法,讓你更有效率做對決策

2019-11-22 09:50:58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7VUW4zUh6OY/VI22lw5X_JI/AAAAAAAAhEA/sf-6bzPRSXM/s1024/
在「[避開決策5陷阱!認清人性,不再做出錯誤決策](http://www.managertoday.com.tw/articles/view/669)」一文中提到,基於環境的不確定和決策者本身的認知限

在「避開決策5陷阱!認清人性,不再做出錯誤決策」一文中提到,基於環境的不確定和決策者本身的認知限制,使得決策成為一個艱難的挑戰。但是如果能夠善用一些輔助的方法和技巧,決策者還是能夠避開重重的心理陷阱,做出正確的決策。

方法1:自我檢查機制

長期研究決策心理的台大資管系助理教授吳玲玲認為,首先決策者個人必須要能夠增進對自我的反省和檢查。決策者必須要建立一種「自我檢查機制」,不斷地找尋與自己的想法和假設相反的訊息,以避免被自己的信念、喜好與情緒所蒙蔽。

這種自我檢查的機制可以透過「魔鬼代言人」(devil's advocacy)的方式來進行,由一位未曾參與決策過程的局外人或是外部的顧問擔當「魔鬼」的角色,針對所選定的方案加以質疑、挑戰,透過這樣的方法可以有效地提供不同的觀點、發掘潛在的問題,進而增加決策的周延性。

方法2:沙盤推演與劇情編撰

除了透過自我檢查來提升個人對決策心理陷阱的警覺之外,決策者也可以利用一些技巧來協助決策的分析和判斷,以降低決策錯誤的可能性。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教授毛治國在《決策》一書中即指出,決策者可以利用「沙盤推演」(sand table exercise)與「劇情編撰」(scenario writing)的方法,做為決策時的參考依據。

這兩種方法的基本原理,是以現有的資訊為基礎,透過實際的模擬或演練,了解各種可能的發展狀態,以降低決策錯誤的機率、提升決策的正確性。像是企業中用來應付緊急狀況的「應變方案」(contingency plan),毛治國認為就是利用劇情編撰法的預想而設計出來的問題對策。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樣的方法也可做為個人決策能力的檢測。吳玲玲就指出,有不少企業會透過劇情模擬的方式,設計一個假想的情境,讓參與企業徵選或人資訓練的人針對情境中的狀況做出判斷和反應,以了解其在做決策時的思考和處理方式,做為企業的參考。

方法3:混合掃瞄

為了因應決策不確定的情境,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社會學教授伊齊歐尼(Amitai Etzioni)則提出一種動態的決策模式,稱為「混合掃瞄」(mixed scanning)。

伊齊歐尼指出,混合掃瞄是一種漸進的、適應性的決策方式,其做法是先對基本的政策與方向做一個大致的選擇與判斷,再進行有焦點的反覆試驗。

一般在決策時如果面臨資訊超載或是資訊不足的狀況,就很適合用混合掃瞄的方式來做決策。例如醫生治病就常常使用混合掃瞄的方法,一開始先針對病患特定的症狀對症下藥,再看治療的效果如何。如果效果不佳,就再試其他的處方,或是安排進一步的檢查,以調整治療的方式。

方法4:利用心智圖

此外,面對複雜多變的外在環境,決策者的眼光不能在現有的思考範圍中打轉,而必須有能力提出多元且具開創性的方法,才能做出最適當的決策。如果決策者個人想要提升決策的創意,最簡單的方法之一就是利用「心智圖」(mind map)來進行決策的思考。

簡單來講,心智圖是一種將「放射性思考」具像化的方法。利用放射性的思考,可以從一個概念聯想出其他相關的主題,從這些主題中又可以引發更多的想法,比如說從蘋果聯想到蘋果樹、蘋果的價錢,甚至於鄉下的老家,依此不斷推演下去。

將這些想法利用各種圖像、色彩、符號等元素整理和記錄出來,以顯示各種觀念和想法間的關連性,就是所謂的心智圖。透過這種將觀念圖像化的擴散性思考,能夠幫助刺激大腦運作,並且能夠以多元、更自由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增加思考的彈性及靈活度。

方法5:腦力激盪

如果是透過團體來進行決策,最常用的創意思考法則是「腦力激盪」(brainstorming)。 腦力激盪的進行方式通常是由5位到15位左右的相關成員,在一個不容易分心的地方針對某一項定義清楚的問題加以討論。在討論過程中,團體成員不能批評他人的意見,以鼓勵成員盡量發表意見、互相激發思考,最後的目的則是要透過團體的思考和討論,匯集大量而多元的想法,以從中找出最佳方案。

另一種群體思考的方法,則稱為「思維接龍」(brainwriting)。

其做法是由團體中的某個成員先將自己對問題的想法寫在紙上,交給另一個人,這個人可以參考前一個人的看法,將個人的意見和觀點加上去,照此方式一直進行到所有人都提出意見為止。

這種群體思考的方法,可以讓團體中的成員有較充分的時間思考,在新見解的激發上也更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