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唐立淇:我在網路的世界還活著

2019-10-21 00:10:37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N3XFxQ9GaLI/VFxjxCKozuI/AAAAAAAAT1I/zZ16d3CDEdg/s1024/
>身為占星家,唐立淇三年前就將重心從電視轉移到網路社群。她說:有了iPad後,誰還守著電視?我早就不看電視,如果還繼續上電視,那就是騙人。3年來,她並沒有因為不上電視而消失,相反的,透過網路自費經營「

身為占星家,唐立淇三年前就將重心從電視轉移到網路社群。她說:有了iPad後,誰還守著電視?我早就不看電視,如果還繼續上電視,那就是騙人。3年來,她並沒有因為不上電視而消失,相反的,透過網路自費經營「唐立淇官方專屬頻道」,她越來越有影響力。

我以前就不適應電視台環境,特別是有些製作單位的題目太尖銳,年底預測:「明年哪一對夫妻會離婚?」鬼月預測:「誰會出車關?」我常跟他們溝通,卻總是失敗,感覺到很挫折。

3年前《非關命運》節目停播後,我就開始思考:「如果沒有更有質感的星座節目,真的還要再做下去嗎?」我也在那時候遇到現在的經紀人,她一針見血地說:「你就是一個難相處的人!」以前我遇到不喜歡的題目,卻又想當好人,一天到晚在陰陽魔界徘徊。她乾脆問我要不要放棄?往知性、文青的方向靠攏,不再講那些小孩子氣的東西。我盤算了一下,我靠寫書可以賺到更多錢,為什麼不做新的嘗試?於是我開始經營網路。

其實在轉戰網路前,我已經發現:根本沒有年輕人看電視了,50歲以上的人才看電視。曾有做鬼故事的節目來找我,他們想轉型專門講星座,我也去試了,卻發現鬼故事收視率竟然比較好。這個嘗試很明白地告訴我,看星座的族群已經飄移,我一定要趕快跟著飄移。

我也會勸電視台的工作人員轉型,他們很優秀,卻只能在很差的環境,做自己也受不了的節目。既然有能力就該試著跨領域,未來的世界一定是在這裡。

用創意決勝

況且我試過之後證明,不上電視並不會讓我消失,我在網路的世界還活著。我自費經營「唐立淇官方專屬頻道」,自己出題目,只要有電腦就可以看到我。我1年錄12支影片,現在吸引了一些投資。我甚至想把頻道翻譯成英文,讓其他國家的人也聽聽華人占星師的說法。我每年出版的占星書銷售量也很穩定,電子版在美加地區賣得很好,明年甚至考慮出簡體字版。

有很多人想跨到網路,卻不知道從何下手。我的觀察是,網路世界需要的不是品質,而是創意。以唱片業來說,網路時代人們用電腦就可以找到海量的音樂,聽都聽不完,網友需要的不是偉大的創作與精密的品質,而是要朗朗上口,像《江南Style》那一類,讓人樂於傳播,這就是社群的力量。

有才華的人更要擁抱網路。網路可以讓素人倍出。就像蔡阿嘎根本就只是在家錄影片,卻因為超有創意又好笑而暴紅,所以這完全跟品質無關,跟創意有關。網路時代一切都在解構,我們習慣的結構不見了,一切都還原到最根本的「本質」,你是不是有創意、有才華

我很清楚我的社群很小眾,也很文青(笑),他們都喜歡占星。2011∼2018年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衝突相位,姑且命名叫「衝撞體制」,在積怨已久的地方,很深的怨懟會爆發。衝撞體制的高峰期會從2014下半年延續到2015年4月。在政治上,香港雨傘革命只是序曲,不會太快停止。

更重要的是,這次的星相裡有「牡羊座」,代表年輕人會帶頭衝撞。例如洪仲丘案就是一個年輕的孩子突然死了,引發一連串的衝突占領立法院運動,也是由年輕的大學生帶頭;香港占中事件也由年輕人取代老一輩的抗爭者。有點年紀的人如果不想被衝撞,就要加緊腳步,去學習年輕人的事物、了解他們的想法,千萬不要再倚老賣老,那只會讓自己更慘

看見世界的美好

我不會花力氣說服不相信的人,更不想要展現神蹟,說我自己很準、很神。我只服務相信我的人。我的臉書粉絲團取名「占星幫」,很像一個社團,只不過是虛擬的,平常大家都不見面,卻很有凝聚力。

我們不要只看見災難,世界上同時有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王菲跟謝霆鋒繞了一大圈,又回到真愛身邊;有很多星二代表現優異,帶來很多歡樂;很多人生小孩,非常可愛。有很多開心的事情發生,只是他們遠不如災難吸睛。

有些人可能會在動亂的局勢中覺得很悶,甚至得了創傷症候群。不如換個角度想,這些爆炸就像擠青春痘,總是要清乾淨的。更積極一點來想,這個世界正在舉行嘉年華會,你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實現正義?

我在字裡行間給大家正向的概念,告訴他們遇到問題該怎麼辦。比如最近遇到星相上的大十字,世界各地都會發生族群對抗,個人的生活也很難平靜,家庭內也會有爭吵、對立,甚或是親人的離世。每個人多少都在承受著安全感的流失,但是只要知道發生與結束的時間,知道這些紛擾不是永無止盡的,就可以安心。

我經營社群網站也滿情緒化的,心情好就多貼幾篇,心情不好一個禮拜都不貼文。我偶爾會寫點心情雜文,但是回應相對比較少,可見來我的臉書通常只對星座有興趣。也有人找我看試片、寫影評,我都婉拒了,那不是網友來的目的。

在不同社群網站上,我也有區分。台灣主要經營臉書,用很多正在發生的事情來解說星相,比如女大學生情殺一類的事件。我也會寫長篇文章,跟大家分享心情。可是在中國經營微博時,因為他們不了解台灣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就不舉例,而且中國對每日星座運勢的需求還是很大,不能免俗要放運勢。

至於在語言的使用上,我不會故意要表現自己「很準」,就預言一些壞事來嚇人。我會用更客觀的角度說星相,比如某些星座可能面臨親人的逝去,我就會找正面的角度,安慰讀者人總會離去,無論如何都比失去家園好。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心理治療的功用,把事實講出來,同時也可以安慰人。

而大家最關心的「獲利模式」,我只能說:「網路始於無常,拋棄傳統的賺錢邏輯吧!」以前我也不懂網路的獲利模式是什麼,專家告訴我是「點閱率」,那代表你影響多少人。部落客開站寫文章是沒有收入的,直到寫出影響力為止。我慢慢地經營影響力,現在如果有人找我上電視,看重的都是我有影響力,能為他們帶來收視,而不會再找我去講誰都可以講的話題。

不要對網路時代恐懼,也不要再期待被集團、公司拯救,勇敢地跳入網海吧,這是一個以本質對決的時代

(本文出自於《數位時代》第246期,原文請點此
。)

@@ACTIVITYID: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