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官員說白海豚會轉彎,看德國大企業願等小蝌蚪變青蛙!


「綿延數公里的黑色布幔,是這家德國企業搭建起來保護小蝌蚪與待產的青蛙媽媽。
他們在等待所有的蝌蚪都變態成為青蛙之後,才可以開始進行整地。
他們沒有粗暴地將小蝌蚪剷除掩埋,沒有用鐵網來擋可能跳回來的青蛙。
他們等待小蝌蚪長大遷徙,用軟布幕不傷害成蛙的方法。」──鄭華娟

在台灣,每一個大型經濟投資都要經過環評的過程,通過環評後始能動工。但每一次大型建設在環評階段,政府、企業卻鮮少站在維護環境永續發展的思維上。

政府試圖護航環評快速通過,企業抨擊環評、環保團體是經濟絆腳石,環境影響評估法成了「因為必須要遵守(鑽漏洞)的法律」,而不是「因為我們真心要保護環境」

也因此才有時任行政院長的副總統,在國光石化開發案,會造成瀕危的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危機時,竟草率說出「白海豚會轉彎」的言論。

白海豚會轉彎

台北大巨蛋的環評報告,同樣引發極大爭議。工程破壞周邊古蹟、綠樹,環評點出諸多問題,環評委員多數認為理應先停工,避免持續惡化,停工決議未決,建設公司不是暫緩來調查,卻是加緊「趕工拚進度」。

因為要遵守法律才做環評。環評還沒下決議,先趕工再說,這樣的作法對嗎?從華娟在《溫柔的心,強大的力量:德國人的日常思考》發現的一個小故事,我們來看看德國企業怎麼做的。

一個嚴謹,遵守秩序的社會,不是為了守法而守法,德國許多看似過於嚴苛、繁複的「秩序」與「規定」,其實代表了德國人對人、動物的尊重與關懷。這才是值得我們深思與學習的地方。

小蝌蚪的大地盤

家附近有一個很大的工業園區。

這塊佔地很大的空地上有樹林,有小河,有野花,有腳踏車道,有小河邊的白沙灘,有小湖泊可以划船,有河邊的大楊柳樹,有綠草地,有無數的野生鳥類,有蜜蜂和蝴蝶,還有會在夏夜呱呱呱叫不停的很多很多青蛙。

圖說明

有青蛙的地方,當然就會有蝌蚪。住在城市的孩子們大概很少有機會看見蝌蚪變青蛙的過程,就更別說能看到像這裡成千上萬隻蝌蚪同時游動的場面了。

當我第一次到這個有著淺沼澤的樹林區旁,真的被那些黑色的小生物給嚇到了!

在小沼澤邊蹲下觀察這些頭大身細的小蝌蚪,其數量之龐大,我簡直不敢想像當這些數以萬計的小游動生物,蛻變成青蛙開始跳躍的那一剎那,這個樹林裡將會多麼多麼的吵鬧!

當然我也很高興這兒不會有「寂靜的春天」,當春天來臨,才會有美麗的欣欣向榮。

好景不常。

公公說他放置在這區森林中的蜂箱得移到其他地方,原因是有大公司要開始使用這片工業區的土地了。

我們跟著公公到工業區的美麗自然沼澤區去幫忙將蜂箱移走。

只看見一道綿延數公里長的黑色帆布幔圍著小蝌蚪生活的沼澤區。我很納悶,不是聽說德國著名的汽車廠要在這兒建造大工廠嗎?怎麼完全看不出來有動工的跡象?因為這個工業園區中該有的自然風景依舊,小蝌蚪還是滿坑滿谷,到底這個工廠是建還是不建?或許遭到環保人士抗議而停工了?

很顯然,我的思考欠缺周密的思維。

我忘了德國的環保規定多如繁星,不論是多大的公司,如果違背了環保的精神,除了必須面對破壞環境的相關訴訟之外,公司的形象也會在社會上打折扣。基於這些考量,德國的大公司當然都會小心翼翼地處理環保問題。於是,即使這個區域是屬於工業用地的範圍,不論是誰都還是要先把環保議題釐清才能動工。

而這個黑色綿延數公里的黑色布幔,就是這家公司搭建起來的。主要的功用,是要在建廠之前,防止青蛙再回到這兒產卵,也要等待這邊所有的蝌蚪都變態成為青蛙之後,才可以開始進行整地

當然這期間的生態清理遷移的所有檢查也是相當嚴格的,越是規模大的公司,越是有財力及意願來配合環境保護法規,這對企業形象有很大的幫助,更能讓保護環境的精神延續。

先讓我們了解一點關於蝌蚪的事,才能了解這家大汽車公司細心搭起數公里長黑色布幔的用心。

青蛙產下的卵,會變成蝌蚪。蝌蚪成為青蛙的過程叫做變態,變態所需的時間會因氣候及水的品質而定,所以小蝌蚪變態成青蛙的季節作息表,是完全開放的。也就是說,這家公司除了要花錢搭建這片大範圍的擋蛙布牆之外,還要等所有的小蝌蚪都變態成青蛙、跳離該區之後,這個環保的動作才算合格。

所以,汽車公司開始建廠前,一定被相關單位告知這是一個熱鬧的青蛙棲息繁殖場域,他們一定要先把蝌蚪用正確的方法照顧好,也要將回來產卵的青蛙隔離才行

他們沒有將小蝌蚪用藥滅去,或是粗暴地就將牠們鏟除掩埋;他們也不用鐵網來擋可能跳回來的青蛙。

他們用的是等待蝌蚪長大,用軟布幕不傷害成蛙的方法。

延伸閱讀>>從德國人的日常,發現他們的強大!誰說總理不能自己買菜?

(未完,全文請見鄭華娟《溫柔的心,強大的力量:德國人的日常思考》一書)

(本文出自圓神書活網,原文請點此。)

圖片來源/rjl6955 via Flickr, CC Licensed

From:: 54.198.52.8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