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聶永真:設計不只是做得漂亮, 而是創造一次美好的體驗

2019-11-14 01:18:09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chEwZtC6sTI/VyW8f9EUuQI/AAAAAAACd5E/kxRckRthe2EhiQQiLE_xRIXKvKmB77wIgCKgB/s1280/%25E8%2581%25B6%25E6%25B0%25B8%25E7%259C%259F_%25E9%2599%25B3%25E7%2587%25BB%25E9%259B%259E_20160315.jpeg
19歲,當多數人仍對未來懵懵懂懂,聶永真已經明白自己一輩子想走的路。 當時,他在大學就讀工業設計系,二年級時的一場作品發表會,每個人要上台展示與解說自己的滑鼠設計作品。聶永真做出來的滑鼠,是班上排倒

19歲,當多數人仍對未來懵懵懂懂,聶永真已經明白自己一輩子想走的路。

當時,他在大學就讀工業設計系,二年級時的一場作品發表會,每個人要上台展示與解說自己的滑鼠設計作品。聶永真做出來的滑鼠,是班上排倒數的糟糕;但他設計的解說背板,從用色、布局、字體充滿了設計感,毫無疑問是全班第一。

一場作品發表,聶永真看見了自己在工業設計上的能力極限,也看見了自己在平面設計的潛力無限。那年,他決定重考,進入平面設計科系重頭學起,而平面設計,也就成了他一生要走的路。

唱片設計,是從看到、拿起到打開的過程

對聶永真來說,唱片設計,不只是將藝人美美、大大的臉放在封面上就算了事,而是從看到、拿起到打開的整個流程。

「流程的每一個階段所感受到的氛圍,合起來才構成設計的本體,」從看到唱片封面的第一眼印象,到打開CD盒後,順序翻開每一頁內頁,到最後動手取出CD光碟片。除了要記得藝人的名字和臉孔,還要能理解這張專輯的概念;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掌握貫穿所有動作的一致感,就是設計好與壞的本質。」

聶永真最新雜文集《不妥》的裝幀,就貫徹了他心中的設計美學:低度簡潔,但充滿質感。

首先,書封選用一種介於寶藍與水藍之間的明亮藍色,起眼卻不扎眼,為了這個色彩,由於找不到紙源,聶永真選擇自己印製。尺寸上,他拋開一般書籍上架方便所慣用的大小,選擇傳統一半大小的10.5╳15公分,並採用較厚的紙張,使304頁的厚度剛剛好是兩公分,重量感扎實卻不沉重。

接著,想像作品堆疊在書店內的情境,將書裁成四角分明的長方磚體,並特意將側邊印黑、書口3邊壓上黑箔,使整體塊狀感更加明確,即便開本較小,在書店堆成一落時,也很有存在感。

翻開內頁,聶永真認為,讀者只想知道要讀的篇章的所在頁數,所以也突破傳統,放棄頁碼,只有篇碼。

此外,書本採用打開時可以完全攤平的裝幀,避免小開本讓讀者不方便閱讀中縫部位的文字,也更容易徹底利用有限的版面,不需將書本中間部分留白。

從色彩、選紙、印刷、裝幀到內頁字級與留白部位的選用,讓書不只是文字的載體,本身就是一個傳達意念的設計,這就是聶永真設計的原點:使用者使用時整體感受,從看見、拿起、打開到闔上,設計不只是美好的表面,更要是美好的體驗。

學會拒絕,把心力留給有興趣的作品

聶永真成名甚早,大學畢業時用盡全力製作的畢業專輯《永真急制》,讓25歲的他被唱片業看見,獲得為歌手范逸臣的專輯《信仰愛情》設計封面的機會。在那之後,聶永真開始接到大量的邀約。

還是菜鳥的聶永真,不懂拒絕,也不想拒絕。「有人願意給我機會,就算是我不擅長甚至不喜歡的風格,我還是接;而且,我也想嘗試看看,那些我不擅長的領域,我到底做不做得到。」

在臉皮薄、好奇心與自我挑戰的驅使下,聶永真在約兩年時間內,密集接下了各式各樣的唱片與書本封面設計邀約。除了自己喜歡的簡潔風格,華麗設計、流行元素、古典樣式,甚至是粉紅色泡泡糖般的偶像夢幻,聶永真都全心全力地投入,也都做到了。

廣接案子下,聶永真逐漸成名,成為一位被知道、被指名、有不少作品的新銳設計師。他滿足了成就感、賺到了錢,卻也大量消耗了創意。忙得時候,一個禮拜就得交件,有了量,卻失去了質。直到有天,一位唱片企畫語重心長和他說,「我們都很期待唱片圈能有新的設計師,但希望你不要太快就被消耗殆盡。」

「當你累積的都是一些爛作品時,其實只會讓人開始拋棄你。」於是,聶永真強迫自己學會拒絕。

剛開始,他委婉暗示,「我現在沒有時間接你們的案子。」「沒關係,你什麼時候可以,我們等你。」弄巧成拙下,他發現誠實才是最好的拒絕,「我覺得這個案子不適合我,我建議你可以找別人幫忙……」

慎選下,原本只有三成是做自己喜歡的案子,如今,八成都是自己想做的事。聶永真把更多心力放在自己有興趣的工作,用更多時間去淬鍊心目中的好設計。

聶永真
聶永真
1977年生。國內知名平面設計師,作品包括榮獲第21屆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的林宥嘉《感官/世界》,榮獲德國紅點設計獎的「抽取式報紙」,〈金馬50〉主視覺海報。

圖片來源 / 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