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推動創業,天使比基金更重要

2019-11-13 06:02:01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VgfzXZ9bLDM/VZPEuCyD-6I/AAAAAAABCeY/YaPKy47s1_4/s1024/
「推動創業」似乎已成為台灣近來難得的共識,只是淺碟子的台灣,一窩蜂地趕流行,搶做出成績,會不會變成「葡式蛋塔」?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是中國最近出台(公布實行,中國用語)的政策,反映了未來的經濟發展

「推動創業」似乎已成為台灣近來難得的共識,只是淺碟子的台灣,一窩蜂地趕流行,搶做出成績,會不會變成「葡式蛋塔」?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是中國最近出台(公布實行,中國用語)的政策,反映了未來的經濟發展及就業機會,需要靠許多「新創」事業來支撐與提供。然而,由於目前仍有許多大企業或國營事業創新不足,無法成為成長引擎,因此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曾多次到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巡視、講話。

去年,美國裁員最多的公司有許多是知名的大企業,包括惠普(2.1萬人)、微軟(1.8萬人)、RadioShack(6500人)、Cisco(6000人)等。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在《創新與創業精神》一書指出,美國在1970年代之後就已進入「創業型社會」,就業機會是由新創的中、小型企業提供,大公司反而一直在裁員。

台灣自去年太陽花運動之後,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體認到青年自覺沒出路的問題嚴重,推行多項鼓勵青年創業的政策,包括提供多處創業園區;邀請《從0到1》作者彼得‧提爾(Peter Thiel)、Founder Space加速器創辦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來台演講;台北市產發局成立創業智庫、天使俱樂部等;科技部接續「創新創業激勵計畫」,推出「連結矽谷計畫」;行政院提供科發基金(科學技術發展基金),並將原行政院院長官邸改成「創業基地」;國發會則邀請芬蘭創業社群活動Slush的策略長馬丁‧泰爾瓦里(Martin Talvari)當顧問,訂於今年10月舉辦「Slush Taipei」。

「推動創業」似乎已成為台灣難得的共識,只是淺碟子的台灣,一窩蜂趕流行,會不會變成「葡式蛋塔」?

產官學累積能量,創業生態圈儼然形成

早在政府大舉投入之前,民間在推動創業上早就累積了一定的能量:從15年前研華TiC100、工銀WeWin開風氣之先,到時代基金會YEF(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及Garage+創業社群,及至《數位時代》雜誌的創業小聚和創業搖籃、之初創投,生態圈儼然形成。

在政府部會中,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多年前就提出「Start-up Taiwan」(創業台灣計畫),希望將台灣做成像矽谷一樣對創業友善的地方。(我曾經質疑該計畫是否只適用於台灣人,反而忽略了國際友人在台創業的意願。)

在學校方面,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為求差異化,幾年前就宣示成為「創業型大學」。而頂尖大學之外的學校在競爭「教學卓越」經費時,也紛紛指向創業學程,只是負責相關學程的年輕教師多半沒有創業經驗,也沒有太多業界關係,加上學生的創業動機不強,效果有限。

放眼海外,瑞典查爾莫斯理工大學(Chalmer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1997年就走向創業發展,費心準備「性向測驗」和「心理測驗」,挑出10%~20%有理工背景又有興趣創業的同學,再為他們設計學程。

有400年歷史的愛爾蘭都柏林大學(The University of Dublin,成立於1592年)也是以創業大學為口號,其育成中心和MBA學程充分合作,協助新創事業的特定課題,也有運用閒置空間進行「前店後作」(指前面是銷售的店鋪,店後面是加工廠,直接生產產品),創作展售一體的實踐。

台大學術副校長陳良基在8年前創立「三創課程」(創意、創新、創業課程),一開始只開了50人的班,還碰到很多老師和家長有意見。如今已倡導有成,許多團隊憑藉技術或創意拿到國內外創投的資金挹注。
過去台灣的經驗是頂尖學校畢業生都出國或當公務員,搭不上上述列車的人才去創業。經過一、二代之後,隨著經濟、環境、技術逐漸成熟,國際連結也較好,台積電、聯發科就可提供好的就業機會。

展望未來,我們應該思考台灣到底是要靠菁英學校「創新科技」導向的創業成為經濟主力,產業可規模化,並面向全球競爭;還是靠較重在地脈絡、遍地開花的微型創業(如民宿、小咖啡館、農業體驗)?而面對行動App、物聯網、雲端或文創趨勢,未來的創業和就業機會又將由什麼樣的團隊創造出來?

社會企業的風潮也不容忽視。現今年輕人創業,除了經濟動機之外,更有很多獨特的社會主張,希望透過自己的行動改變世界。今年「全球創業觀察」(GEM)的特別議題就是社會企業;台灣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社企流」、輔大社會企業研究中心、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社企咖啡館也都十分活躍。

隨著3D列印技術打著第三次工業革命口號,「創客運動(maker movement)」是在這一波全球創業熱潮中,另一個不能忽視的環節。

協助年輕人創業,給空間比給錢重要

只是,台灣的創客活動多半似乎還是停留在社群的階段。Maker Faire也辦了三屆,參展攤位數、論壇、到訪人數雖然有增加,卻不像深圳潘昊的「柴火空間」成為全球創客硬體開發的軍火商。深圳地區號稱有1000個創客空間,銜接少量生產及周邊支撐的生態圈已形成。

開模、小量多樣原是台灣的強項,這機會卻被深圳超越了。我有很多學生正活躍在創業圈,有些人語重心長地檢討學校的「創業教育」;有些人甚至很憂慮:由錯的人將錯的內容,以錯的方式教給錯的人。

這股「創業瘋」,要從大家乖乖聽話,順從的羊爸羊媽角色,轉變成想揠苗助長的虎爸虎媽,有可能成事嗎?其實,與其給年輕人錢和資源,倒不如給他們空間(協助除去有形無形的障礙)、陪伴他們來得重要。如同前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科技組組長楊啟航所說,「天使基金的重點在『天使』,而不在『基金』。」

@@ACTIVITYID:316@@

圖片來源/Scott Beale via flick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