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為什麼雅虎執行長梅爾懷孕不想請長假是種錯誤?

2019-11-22 10:53:50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oUdQxkKtNgM/VCLl8VHiuVI/AAAAAAAALYE/vaJF0kWyjsc/s1024/
今年40歲的雅虎執行長[梅爾(Marissa Mayer)][1]本週宣布懷雙胞胎的喜訊,她在[Tumblr][2]上發出聲明表示:「我的懷孕狀況非常健康而且不複雜,有鑒於雅虎現在處在一個特別的轉型期

今年40歲的雅虎執行長梅爾(Marissa Mayer)本週宣布懷雙胞胎的喜訊,她在Tumblr上發出聲明表示:「我的懷孕狀況非常健康而且不複雜,有鑒於雅虎現在處在一個特別的轉型期,我將會比照三年前懷我兒子時的情況,僅短暫請假而且工作直到分娩,我已與雅虎董事會和高層討論過我的決定,他們都非常支持我的決定並且替我高興。」好端端一則公眾人物懷孕聲明,本該是一樁喜事,未料梅爾的公告一出,立刻遭到多方圍剿。

梅爾作為雅虎最高領導人,2012年生第一胎時只請了兩週產假就立刻回到工作崗位上,當時外界便批評梅爾根本沒放足雅虎給女員工的8週產假,引發公關危機,梅爾隨即宣布加碼雅虎女員工的有薪產假至16週,連男性員工也可以放8週有薪產假,以杜悠悠之口。

Marissa Mayer
(圖說:Yahoo!執行長梅爾是出名工作狂,每週可以工作130小時,她曾經說過他不相信人類不睡覺就撐不下去。)

梅爾產假請不夠長,跟你敢不敢請超長產假有什麼關係?

現在梅爾懷了雙胞胎,類似批評又重新浮上檯面,有輿論指出梅爾只放兩週產假就回去工作,對女性上班族是個負面教材,對雅虎女員工而言尤其是種壓力,試想你的老闆生雙胞胎都只放2週產假,你有勇氣放16週嗎?這種批評乍看之下有理,實則根本忽略了每個個體的能動性,誠然在職場上主管與下屬之間的權力並不對等,但今天公司政策已白紙黑字寫著每位懷孕員工都有權利放16週產假,與其杞人憂天想著「老闆會不會因此不開心」或是「老闆只放2個禮拜,我真的可以嗎?」,不如就坦蕩蕩地請吧,老闆敢給16週產假,為什麼你不敢請?

梅爾只請兩週是她家的事,她一年年薪19億元台幣,可以為了照顧孩子在辦公室隔壁另闢一間育嬰室,以便隨時看照,當然也可以花錢請保姆24小時照顧孩子,用金錢換取時間,一般職場女性不可能砸大錢請保姆,因此只能用時間換取金錢。每個人的經濟條件不同,梅爾的兩週產假背後有強大銀彈支撐,因此她選擇生完後在最短時間內回到辦公室主持大局,畢竟一想到雅虎近年來成長緩慢的行動廣告業務和股東的嘴臉,縱然梅爾再怎麼有母愛,恐怕也不敢享受天倫之樂太久。

誠然這背後有許多辦公室政治戲碼,一名小員工總是有許多說不出的心酸,但說真的,雅虎員工敢不敢請產假跟今天梅爾要請多久產假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個命題的核心是企業文化和員工信任感,一家企業的文化是否足夠開明,懂得體諒職場女性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兩難?一名員工是否足夠信任他的主管,相信主管不會因為下屬請產假16週就把考績故意打低?而這一切問題到底跟梅爾只請兩週產假有什麼關係呢?

男、女執行長懷孕時的雙重道德標準

與其討論梅爾請兩週產假是否太短,梅爾宣布懷孕喜訊後竟引發爭議這件事本身,反而才是這整個事件最值得令人憂慮的部分。梅爾數度被《富比世》選為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科技業女性,她是Google第一名女性工程師,也是之前頻頻換執行長的雅虎這幾年來撐最久的一名執行長,她的實力有目共睹,被視為矽谷少數幾名能跟男性平起平坐的女性主管。但從今天梅爾宣佈懷孕之後引發的一連串風波便可看出來,矽谷近年來高談兩性平權,實則根本原地踏步。

何以見得?佐克伯不久之前宣布妻子懷孕時,外界一片祝福讚好,請問有誰有問佐克伯要請多長產假嗎?沒有。平平都是矽谷重量級網路公司的執行長,何以佐克伯跟梅爾分別宣布喜訊時,外界的反應天差地遠呢?同樣都要面對董事會跟股東,佐克伯經營臉書的壓力難道有比梅爾小嗎?想必沒有,但為什麼外界面對佐克伯跟梅爾的懷孕公告時,一邊是祝福,一邊是批評呢?

若我們只把原因歸咎於「佐克伯沒有子宮,所以他不用抱著肚子進醫院待產」,就太小看背後的性別結構因素了。《富比世》1000大CEO中只有5%是女性,女性CEO數量特別稀少不是沒有原因,根據《富比世》記者Kieran Snyder 2014年做的一個調查,科技業有10%以上的女性因為產假相關因素離開科技業,2014年Glassdoor公司分析發現高科技業的女性員工薪水比男性員工薪水低12%,薪水比男性低以及家庭照護和事業衝刺在時間點上相互衝突,都是女性執行長在科技業較為罕見的原因。

佐克伯公布懷孕喜訊
(圖說:Facebook執行長佐克伯7月才宣布妻子懷孕的喜訊,你有看到誰關心他要請多久的陪產假嗎?照片來源:Mark Zuckerberg臉書。)

矽谷女強人陷入道德兩難困境

因為少,所以一旦出現女性執行長,外界便格外關注她們的一言一行,外界習於戴上道德眼鏡檢視女性執行長,設下層層標準檢視她們是否表現出色但又不過於強勢到「嚇跑男人」、是否發揮女性「特有的」溫柔特質領導眾人、是否能夠兼顧家庭和工作….等等,現在就連懷孕時產假該請多長,都可以被拿出來大作文章。誠如哥倫比亞商學院教授菲力普斯接受媒體訪問時所說的:「這幾乎就像是你做了也完蛋,不做也完蛋,原諒我的用語。如果她休假了,外界會說她不夠投入她的工作;如果她沒有休假,她就不是個好母親,不是嗎?」

請也不是,不請也不是,難道就因為梅爾肩負一家企業的生存壓力又身為女性,她就必須面臨猶如父子騎驢般的道德咎責嗎?更可笑的是還有專家跳出來指責梅姐只請兩週產假而且懷孕期間拼命工作,恐怕會影響胎兒健康,儘管梅爾自已都說她的孕期很健康沒有疑慮,社會仍強行把梅爾放在既定的模範母親框架中:一個母親若不放下手邊所有其他事,全心全意陪著自己的孩子,包括犧牲自己的事業成就,她就不是個好母親

這些社會加諸於職場女性的包袱,規範女性表現出應有的性別氣質,讓女強人的一舉一動都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儘管矽谷科技公司近年來力倡性別平等,紛紛祭出相關政策提升女性員工就職率,但從梅爾請個產假請太短都可以引起外界議論紛紛,質疑梅爾不是一個「夠格」的母親,便可以看出只要我們的社會一日不放下根深蒂固的性別成見,女性CEO永遠只能停留在那少數的5%,下次如果佐克伯老婆懷第二胎,不如拿相同標準問問佐克伯準備要請多久陪產假,否則就放過下一個懷孕的矽谷女強人,還予她們私領域的自由吧。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原文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