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向超微學追趕

2019-10-16 15:30:15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6gYFyNrd6DM/VFGt5jgsXgI/AAAAAAAAR20/ZRNp5kz0rsw/s720/ZZ008050.jpg
如果你是行業裡的萬年老二,面對的老大又是英特爾(Intel),該怎麼辦?更尷尬的是,這兩家公司系出同門。英特爾的創辦人來自Fairchild公司的研發部門,超微的創辦人來自Fairchild的業務部門

如果你是行業裡的萬年老二,面對的老大又是英特爾(Intel),該怎麼辦?更尷尬的是,這兩家公司系出同門。英特爾的創辦人來自Fairchild公司的研發部門,超微的創辦人來自Fairchild的業務部門。
「我和安迪(葛洛夫)本來是好朋友,常一起打球,各自創業後不知為何老打壓我們,」超微創辦人山德斯(Jerry Sanders)始終無法釋懷。我曾採訪過山德斯,他是個標準的業務員,三句不離本行。
當年張忠謀要做晶圓代工前,徵詢過山德斯,得到的回答是:「帶種的男人都有自己的晶圓廠。」意思是不會有人把晶片交給別人代工。
事實上,山德斯還該感謝葛洛夫。1981年,IBM的PC選用英特爾微處理器,讓這家小公司快速成長。另一方面,為了分散單一供貨商的風險,IBM規定英特爾必須把規格對其他幾家廠商公開,讓他們做規格相容晶片,供應給IBM,超微因此搭上英特爾順風車。
英特爾自然百般不願意,等到羽翼飽滿後,就不再理會IBM要求,藉不斷更新技術規格,要甩掉順風車乘客。德州儀器(TI)、摩托羅拉(Motorola)、聯電和威盛都曾生產PC用的微處理器,後來都放棄,只有超微緊咬不放。
1997年開始的低價電腦風潮,幫超微創造了機會,但它自己不爭氣,量產問題一直無法解決而錯失訂單。1999年,PC市場成長趨緩,為維持獲利水準,英特爾被迫往網路、通訊和無線等新領域發展,超微得以喘息,而英特爾在伺服器用的微處理器一再拖遲未能推出,也讓超微得以搶先。 相較於英特爾的多角化,超微只能專注,它的規模只有英特爾的十分之一。
超微只攻PC和伺服器晶片,在同等級產品上價格比英特爾更低,或者在同樣價格上性能比英特爾更強。超微抓住微處理器正從高技術產品變成大宗產品(commodity)的變化趨勢,一改過去銷售為主的風格,把山德斯換掉,由執行力強的魯茲(Hector Ruiz)接棒,徹底改善量產及出貨問題。
以往,英特爾主導微處理器的技術沿革,PC廠商只能配合,現在是角色對調,客戶要的是價格實惠的產品,而超微完全符合此描述。去年,連英特爾最忠誠的夥伴戴爾(Dell),都倒戈開始用超微晶片;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將在今年底推出的100美金電腦中,用的也是超微晶片。只要PC持續低價化,超微的地位將更穩固,是典型的「從量變到質變」。
比英特爾晚一年成立的超微,37年來一直是忠誠的跟隨者,但不表示它只想看著別人的背影走路。只要方向跟對,距離不要拉開,調整好自己的節奏和步伐,等到領先者錯步或跌倒時,就是位置互換的機會。

王志仁
台大新研所碩士,現為《數位時代》總主筆。曾與微軟董事長蓋茲、英特爾董事長葛洛夫等多位具全球影響力人物對話。近年多次受邀擔任思科、惠普和interbrand等外商企業論壇及年會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