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守原則‧臨機變 解決手術台上的問題

2019-10-17 01:56:59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5J-K-7AJZ_o/VFGu1pGqA2I/AAAAAAAASBQ/Q8KBRztTNgs/s720/shutterstock_96492695.jpg
有一種行業,每位顧客的身上都有或大或小、各式各樣的問題,解決顧客的問題,就是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唯一的任務。這個行業,就叫做「醫師」。 在各種專業工作中,「醫師」大概是最常遇見各種疑難雜症,也是最

有一種行業,每位顧客的身上都有或大或小、各式各樣的問題,解決顧客的問題,就是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唯一的任務。這個行業,就叫做「醫師」。
在各種專業工作中,「醫師」大概是最常遇見各種疑難雜症,也是最需要去面對和處理問題的職業。而且和其他行業的情境相比,醫師所碰到的問題很多都是具急迫性、甚至是關乎人命的,因此一個優秀的醫師,對於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經驗和體會,遠比任何人深刻。

**要解決問題,首要建立面對問題的信念和原則
**

在生涯中曾執刀開過6000多個心臟,身為國內心臟外科權威,也經歷過無數困難的外科手術,亞東醫院院長朱樹勳對於處理和解決問題的原則有著獨到的剖析。
「要解決問題,首先要確立面對問題的信念和原則。」朱樹勳指出,以外科醫師來講,當病人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醫師必須決定要動手術還是不動手術。在這個做決定的時刻,判斷的基準就在於認清自己的理念和原則是什麼。「當醫師的目的就是救人,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棄,弄清楚這一點,自然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談到這裡,朱樹勳舉了一個他畢生難忘的例子:「當我還是台大總醫師的時候,晚上有個病人胸部被刺了一刀走進醫院,當時我想他能走進來,心臟應該沒有受傷。後來照了X光發現刀斷在胸腔裡,決定要趕緊開刀。但是在麻醉插管時病人一咳嗽,血馬上噴出來,我才發覺刀子已刺到心臟。
這時候,病人心臟已停止跳動,麻醉醫師也跟我說瞳孔已經放大,沒什麼希望了,不要做了。
但是心臟只要停止超過4分鐘就會腦死,所以當時雖然還沒有做消毒,我還是馬上戴上手套就開始動刀。
當我看到心臟時發現已經漲得跟皮球一樣大,因為血都積在心包膜裡,我立刻把裡頭的血清掉施打強心針,心臟也開始跳動。後來這個病人並未出現發炎的現象,而且開完刀第二天就清醒過來,幾天後就出院回家。」
朱樹勳表示,那時候他也可以先詢問家屬意見,讓家屬決定要不要開,但是如果照正常程序的話,病人大概就救不回來了。「當時我能夠很快對問題的處理方式做出判斷,是因為我很確定大方向是什麼,就是救人第一,」朱樹勳說,「只要原則確定,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方向就會清楚了。」

透過事前模擬,問題發生時就不會慌了手腳  

朱樹勳也認為,事先做好充分的準備,是處理和面對問題時的重要工作。「我在做國內第一個心臟移植手術之前,已經做了六十幾次動物實驗,也到美國、英國、法國、南非這幾個做心臟移植手術最好的國家去觀摩學習,所以真正在處理這個問題時,技術上已經沒有什麼困難之處。」
他進一步指出:「我平常就會去想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萬一病人發生了某某問題,我該怎麼做。」他強調,透過事前的模擬,未來可能發生什麼事情、發生了該怎麼處理,這些都先想清楚了,問題發生時就不會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此外,有時候問題是出乎意外的,需要新的解決方法,此時專心一致、全心投入則是想出解決方法的一大關鍵。朱樹勳以他處理心室中隔缺損的病症為例,罹患此病的病人,左心室和右心室的中隔會有破洞,但是如果把洞補起來,可能會造成右邊肺動脈壓力過高以及右心室衰竭的問題,當時他日夜苦思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後來終於想到一個創新的做法,就是在補洞時做個活塞,這樣右心室如果壓力過高,血可以衝過活塞流到左心室。
「其實活塞的原理很簡單,但是能想到應用在心臟手術,無非就是一心想要解決問題,」朱樹勳笑著說,如果全心想要解決問題,不管是走路、吃飯、洗澡都會想到這個問題,只有常常去想、努力去想,才有可能得到靈感。所以,靈感不是憑空繃出來的,如果沒有專注投入,就不可能得到最好的解決方案。

要能勇於面對,去克服自己心中的遲疑  

最後,朱樹勳也強調在碰到問題時要能勇於面對,去克服自己心中的遲疑。「在台灣剛開始進行心臟移植手術時,捐心者的心臟還在跳動就要將它取下,這需要克服許多心理障礙,對我而言更是最大的挑戰。」
朱樹勳回憶當時的心情,其實是很忐忑不安的,但是他還是鼓起勇氣說服自己,努力克服自己心中的障礙,才能順利完成心臟移植的壯舉,也讓台灣心臟衰竭的病人有了一線生機。
而對於自己的部屬,朱樹勳也鼓勵他們在面對問題時要自己先去面對,不要一開始就向他要答案。
「遇到問題要勇於面對,自己先想辦法解決。或許過程中難免會犯錯,但是從這次的錯誤中可以學習到很多經驗,當下一次遭遇問題時,自己就知道要怎麼去處理。」這是朱樹勳對部屬的期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