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樂陞的獨立董事為何會被告?台灣獨董的權責分析

2019-10-20 01:43:06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2/img-1512971436-62617.jpeg
一般人對於獨立董事的印象是薪酬優渥但工作輕鬆,領董事階級的薪水,但董事會一年僅寥寥數次。

一般人對於獨立董事(或稱獨立非執行董事,Independent Director)的印象是薪酬優渥但工作輕鬆,領董事階級的薪水,但董事會一年僅寥寥數次。

但以最近的樂陞案為例,獨董也在被告求償的行列,暴露出這個職位需承擔不小的風險。金管會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根據公司法,獨董和董事職責「一樣」,即須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若有違反之情事,導致公司發生損害,獨董和董事都須負起連帶賠償責任。

另外,獨立董事的薪水差距極大,也可能不如外界想像中優渥。去年來許多獨立董事選擇離開,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資料統計,獨立董事辭職人數從2014年的76人到2016年的112人,2017第一季就有43人辭職。

資誠永續發展服務董事長朱竹元認為,獨董責任過大,弊案發生時,獨董常成眾矢之的,薪酬又和法律保障不成正比,導致獨董辭職人數攀升。

獨立董事的難題:做得太好怕被打,做得不好怕被告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與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於2017年11月29日共同舉辦「2017獨立董事論壇」立法委員郭正亮參加時開玩笑道,獨立董事做得太好、擋人財路可能會進醫院,做得不好,又可能進法院。比如,很多家族企業或董事長要你配合他,到時候出包了就會連帶被告。若是發生弊案,投資人覺得獨董沒有把關,也可能提告。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顧立雄致詞時說,亞洲金融風暴、安隆案和神戶鋼鐵等都暴露出企業治理的問題,世界各國都積極進行公司治理制度的改革。他認為,要推動公司治理,獨立董事是一大助力。獨董秉持獨立超然立場,關注其他利害關係人,使企業決策不至偏離法規。

台灣人數比例偏低,專業與多元性不足

台灣企業多遵循《證券交易法》第十四條「上市櫃公司應依章程規定設置二人以上之獨立董事」之規定設立獨立董事席位。

獨董的工作,簡單來說就是出席董事會,參與董事會的決議。比如公司的營運計畫、財務報告,涉及董事與監察人利害關係的事項,重大資產的交易,重大資金的借貸簽證會計師之委任、解任或報酬,以及財務、會計或內部稽核主管之任免等。如果獨立董事有反對或保留意見,應紀錄在董事會議事錄上。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暨聯盟事業執行長周建宏表示,台灣企業往往只達到最低人數門檻,且獨董多半是財務相關人士或是身兼教職,無法有效以產業經驗給予建議或回饋。這凸顯台灣企業獨立董事專業多元性的不足,也點出了人數比例偏低的現況。且,台灣大多數為家族企業,多數股權掌握在大股東手裡,董事會上意見一面倒的情況,也可能讓獨董沒有置喙的餘地。

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副會長兼台灣主席駱秉寬說,獨董反對或辭職,公司要對外發布重大訊息,櫃買中心和證交所都會問獨董辭職的真正原因。反觀台灣,815全台大停電的時候是因外包廠商出錯,外界才注意到該外包廠商的獨董是中油退休高階主管,引發獨董獨立性的討論。另外,像永豐金去年開了13次董事會,獨董沒有針對任何一個議案提出保留或反對意見,就看不出獨董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能發揮的功能。

行使職權時,獨董亦可發揮很大力量

駱秉寬還舉例,去年流通業最大新聞日本7&I(柒和伊)控股公司會長(董事長)兼執行長鈴木敏文社長下台,因為他要撤換子公司「7-Eleven日本」社長井阪隆一,拔擢自己的兒子。這樁人事案,遭到外資與獨董大股東反對,最後社長下台。

美國企業因單一大股東的比例較少,獨立董事席次較高,可聘請多元領域的專業人士。舉例來說,電動車特斯拉(Tesla)甚至除了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以外都是獨董;星巴克在12席董事中有10席都是獨董;Google的母公司Alphbet董事會11席中有7席是獨董。

去年,美國P2P借貸公司Lending club稽核發現董事長內部可能涉及內線交易,還由獨立董事代理董事長的職務,董事長下台。這些例子顯示出,當獨董行使職權時可以發揮很大的力量,甚至可以由獨董來主導公司經營。

具有專業和權威性的獨董,不僅防弊、還可以興利

該如何強化獨董的角色呢?資誠永續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竹元認為,應引進免責條款,引入具有專業和權威性的獨董,可以和執行董事討論議題,也可以保障少數股東的權益。

在30家公司擔任過獨立董事25年的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會長范仁達,從自身經驗出發說,當他要受邀擔任獨董時,他會先了解公司股東結構和董事會有哪些人,感受這家企業的文化,拜訪生產基地和中層主管,把自己當作CEO去思考應該要了解那些部門。

中華開發資本獨董杜紫軍則認為,企業經營者在尋找獨董時,應該找對公司有助力的人。現在對獨董的想法還是比較偏向抓蟲的啄木鳥,和會計和稽核單位合作,但是獨董也可以是參與公司業務的老鷹,不僅防弊,還可以興利。他在中華開發可以擔任審計\投資審議會的外部委員,充分運用獨董的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