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曾獲金馬獎!擬音師胡定一的成功祕訣:對我而言,電影不是用「看」的

2019-11-14 01:49:1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3/img-1521701503-49728@900.jpg
錄音室中大大的螢幕上,無聲的畫面裡,一秒一秒流動的,是《愛情萬歲》女主角楊貴媚緩步走過一片荒蕪的大安森林公園;在錄音室的小小空間裡,雙腳套上高跟鞋,一步步走出鞋跟觸擊地板聲音的人,是擬音師胡定一。

錄音室中大大的螢幕上,無聲的畫面裡,一秒一秒流動的,是《愛情萬歲》女主角楊貴媚緩步走過一片荒蕪的大安森林公園;在錄音室的小小空間裡,雙腳套上高跟鞋,一步步走出鞋跟觸擊地板聲音的人,是擬音師胡定一。

23 年後,在第 54 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獎座,由楊貴媚交到了胡定一的手上。

不墨守成規、發揮想像力,創造現場做不出來的效果

「擬音」,就是很多人熟悉的電影音效,英文是 foley;負責做 foley 的人,稱做擬音師(foley artist),或 foley 師傅。

1975 年,胡定一考進中影(即中央電影公司,當時台灣最大的電影公司)的技術訓練班。剛開始學錄音,師傅什麼也沒多說,他怎麼做,自己就看著學。

早期的電影在拍攝時,沒有現場同步錄音,拍歸拍,所有的電影對白、效果,通通要事後重做。一部戲明、後天要配音,今天和導演討論完哪些地方要配,看一遍之後就要找好道具,趕快想怎麼做,並準備錄製。

「做這行講究的是速度,」胡定一說,「而且反應要好、動作要快、記憶力強,才有辦法做下去。」更重要的是,師傅領進門以後,很多事還是要靠自己,「不能墨守成規,人家怎麼做你就怎麼做,這樣很多聲音會做不出來。」

像是陳宏一導演的電影《自畫像》裡,有畫面需要配上「挖眼睛」的音效,他就去菜市場找。先是嘗試了豬肉,因為豬皮太厚做不出效果,最後想到了「挖魚眼睛」,因為手可以戳下去,魚本身又黏黏的,聽起來感覺會有血,拔魚鰓的聲音又有拉扯感。

後期混音的時候,錄音師還和導演爭執,認為這個聲音太噁心,不需要做這麼大聲,導演卻覺得效果很好。碰到這種聲音有層次、導演也覺得符合的結果,胡定一認為,「這種聲音就很好聽」。

有遇過真的很難做音效的人事物嗎?胡定一說,「看得到的東西很好做,看不到的東西就比較難,」這時候就要靠自己發揮想像力。他舉例,有一次曾被要求做出「蟑螂爬行」的聲音,他最後拿了一根吸管,用剪刀剪成一條條的鬚鬚,模擬蟑螂行走,「因為蟑螂在爬的時候,腳會有一點勾住的窸窣聲,」就這樣配出來了。

「foley 千變萬化,但也是一種挑戰。」做一個擬音師,平常就要多去找聲音、多嘗試。

擬音必須配合情境、畫面。女主角穿高跟鞋,胡定一也會穿上高跟鞋,配合女主角的腳步配錄。
攝影 / 賀大新

不是把聲音做出來而已,還要做到細緻、有臨場感

隨著電影類比進入數位時代,儘管技術上早就可以做到同步錄音,很多聲音還是沒辦法在現場收錄到。

比方說,戰爭片中,盔甲是塑膠道具做的,士兵身穿盔甲行進的聲音,就必須事後配製;武俠片中,高手交戰時,現場的刀劍可能都是塗了漆的木頭,不可能發出兵刃相見的聲音,這些鏗鏗鏘鏘的效果,還是得靠擬音師在幕後配錄。

盔甲聲、拉門聲、風吹過草地的聲音⋯⋯許多聲音都是胡定一從生活中取材,自製道具做出來。
攝影 / 賀大新

即使現場錄製到聲音,但是因為現場的環境音很複雜,有車聲、主角講話聲、機器聲,如果導演想要凸顯某一種音效,比如走路、吃飯時碗筷酒杯碰撞的聲音,就都必須重新配過。

此外,雖然現在有很多聲音已經可以在電腦的音效庫裡找到,胡定一卻覺得電腦的聲音還是無法取代 foley,因為聲音「比較死」。

以演員喝了一口冰咖啡以後,把杯子放下的畫面為例,音效庫可能就是「喀」的一聲,但是他在配的時候,一定會把杯子搖一下,製造出冰塊撞擊杯子的聲音,讓人感覺到這是一杯冰咖啡。「當你做這些聲音,你要做得很細緻。」做 foley 講究的不只是把聲音做出來,更要能對上畫面的動作、速度、時間。

一部電影如果做得很細緻,就連布料飛舞的聲音會講究地錄製。
攝影 / 賀大新

下了班,不配音的時候,胡定一還是不停觀察,哪些東西會發出什麼聲音?看到了可以蒐集的東西就會留起來,連看電影都變成了「聽電影」。

看電影變成了「聽電影」,觀摩學習也「抓錯」

「我看電影跟人家不一樣,電影演什麼不一定清楚,因為我都在聽聲音。」每當聽到人家的聲音怎麼做,就開始想像要怎麼做出這種聲音,甚至會抓到電影中漏掉的聲音。

舉例來說,武俠片裡儘管很多刀劍碰撞的聲音做到了,卻可能會漏掉電影主角穿著古裝衣物飛來高去時,服裝布料與空氣摩擦的聲音。

做了 43 年的 foley,為近千部電影配製音效,胡定一自認還沒有什麼特別自豪的作品,謙稱聲音敏感度都是後天訓練出來的。看盡了電影這個行業的起起落落,從業人員的來來去去,胡定一說,做這行,靠的就是一份堅持,「你不堅持,你什麼都不是,你堅持到最後,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