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月賺 260 萬、坐擁 73 萬粉絲!從創作者晉升為老闆,胡辛束怎麼紅的?

2019-11-13 04:16:1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8/img-1533664677-33193@900.jpg
靠著內容創作,胡辛束在2016年開了公司、入圍了富比世亞洲30歲以下傑出青年,今年卻走了不太一樣的路線,不僅在三里屯開了實體奶茶店,還在淘寶上賣起T-shirt,看似沒什麼關係的業務,在她的視野裡有什麼樣的想像?

靠內容生產一個月至少進帳 260 萬台幣,微信公眾號累積追蹤人數 73 萬,成立了一家近 20 人的內容行銷公司,還在 2017 年入圍富比世亞洲 30 歲以下傑出青年——她是胡辛束,今年 26 歲。

完成許多超齡的成就達成後,胡辛束卻突如其來地開了一間吃力不討好的線下奶茶店,她的理由除了一圓少女時期的夢想之外,居然是為了做一次「有成本」的生意、體驗「錢一塊一塊賺進來」的感覺,為什麼?

胡辛束上週日(8/5)在「2018新媒體實戰PLUS:中國營銷大咖的商業進化論」的活動上發表演講。
加個零 十O

一開口說話,胡辛束的低沈嗓音會一下子戳破你對一個「販賣少女心」維生的網紅想像,接著乾脆俐落甚至有點豪邁的發言,會讓你更難把她跟少女心連結在一起,但她的「辛里有束」公眾號,以圍繞年輕女性生活的話題,確實成功收割了一群 16-25 歲的女性粉絲,現在追蹤人數已到了 73 萬,一個月平均可產 10-15 篇軟文(我們俗稱的業配),一篇價碼約在 60,000 元人民幣(約台幣 26 萬元),假設以 10 篇來算,一個月也保底進帳 260 萬台幣。

對於靠內容賺錢,她不避諱,甚至覺得這件事很酷。2016 年她在北京成立了同名公司,開始從一名單純的創作者晉升為管理人。

問她為什麼會想成立公司,「忙不過來了,」胡辛束回答得很爽快,「那時候的我過勞,肥到再繼續下去就要得脂肪肝的地步。」不過成立新團隊後,騰出點腦袋和精力的她,又把目光放到了線下,先後嘗試了與品牌主合作的實體活動,像是「回憶釋放博物館」還有「救色主 500 色口紅展」等,都獲得了不錯的迴響,幾檔活動下來,胡辛束的團隊發現了其中的樂趣,也發覺其實粉絲更喜歡到線下來參與活動,因而促成了胡辛束的二次創業:線下手搖飲料店杯歡製茶。

人的傾訴欲讓她隨時掌握用戶的需求

從過去單一的、點狀式的活動,變成線型長期的實體店,胡辛束說開一家奶茶店一直是她的夢想,所以當手上有了錢,她就想趁著年輕,賭一次。

杯歡製茶今年在北京三里屯開業,雖沒有延續辛里有束的 IP,卻承襲了少女心的內容感,在店內的裝潢設計上下了功夫,像是飲品命名的巧思、門把上的「推拉都行」標語,還有牆上化用林宥嘉歌詞的「說謊的人要喝一千杯奶茶」文案⋯⋯胡辛束說用戶來店裡,不只是為了一杯奶茶,更好奇你安插的那些巧思,「所以不管在內容還是線下店,我們都喜歡加入一些會讓用戶突然一笑的細節,這是我們(從線上)延續下來的。」

胡辛束認為細節是促使用戶再次造訪的一個關鍵,圖為店門把手上的標語「推拉都行」,雖然簡單,卻會讓人忍不住一笑。
胡辛束

而當問到她如何持續產出讓人有共鳴的內容時,她說:「其實有非常多人自願去講自己的故事,就跟我們現在的故事販賣機一樣,」她指的是杯歡製茶裡的一台機器,只要按一個按鈕,就會獲得一張印有陌生人故事的紙條,這些故事來自公開徵集的內容,用戶只要一掃 QRCode,就能匿名留下自己的秘密,「人的傾訴慾遠比我想像中要強很多。」胡辛束如此總結,她還有一個「微信小號」,是一個相對私人、專門用來和粉絲一對一溝通的帳號,裡頭都是些鐵粉,每天總會陸陸續續有很多消息傳來,「對他們而言我是垃圾桶,但對我而言他們是我靈感上的啟迪和來源。

人的傾訴慾很強,用戶把胡辛束當垃圾桶倒垃圾,而胡辛束則從中獲得靈感。圖為杯歡製茶店內的故事販賣機。
杯歡製茶

產品是內容的另一個載體

而這些靈感,也體現在她們新開業的淘寶店辛里有束小賣部。講究原創、延續著辛里有束的內容風格,她們率先上架的產品是印有一些像 Hashtag 文字般的 T-shirt,其中一套是「千杯不醉」和「酒精過敏」,她說這組設計的靈感來自身邊的朋友,「今年我反覆聽到『酒』這個詞兒,好像成為了年輕人情緒宣洩的統一出口。」每一件都搭配著一首小詩,很多人被詩句打中就下單了,幾百件一下子就被搶購一空。

對她來說,不管是奶茶店還是小賣部,這些產品都是內容的另一種載體,因為有產品才能跟用戶有更多不一樣的接觸,甚至可以擴及到更多根本不認識胡辛束的人。

很多人讀到了最後兩句,忍不住就下單了,其實他們買的不只是衣服。(點圖可放大)
辛里有束

不過,杯歡製茶還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回本,淘寶店講究原創、不拘品類的背後,代表每一次產品設計、生產都要投入大量成本重新摸索,這些像單點打游擊似的業務擴展,到底有什麼意義?「做廣告的天花板一直都在,」胡心束說儘管離觸頂還有一段距離,「但你是能估算出每個月最大入帳額度有多少的。」所以不管是杯歡製茶,還是辛里有束小賣部,都是為了盡量提高天花板,摸索、創造更多可能性的途徑。

當賺錢容易了,然後呢?

但另一方面,這對胡辛束來說也是適應事業快速擴張的一個緩衝劑,「避免價值觀因為賺錢賺得太快而扭曲、失衡」看起來是個奢侈的煩惱,但對她而言卻很迫切,「因為我們的東西是給用戶看的,如果你無法了解用戶的喜好和他們的感受,就會喪失最開始的感覺。」

在她看來,自媒體相對其他行業,賺錢很容易,除了時間成本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消耗,但實體店不一樣,「我從來沒有做過有成本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看到錢是一塊一塊賺進來的時候,它是另外一種感覺。」大概是為了產出貼近用戶的內容,要多食點人間煙火的意思。

雖然現在的業務版圖各自獨立,還看不出什麼完整的輪廓,但這些東西兜在一起,能不能從一個個點,連成線、成面,在胡辛束手上做成一個內容創業的新模型,去突破產業既有的邊界和天花板?這件事還有待時間來驗證。

最後,以胡辛束一年一個新角色的節奏來看,我們好奇問了下一個想嘗試的模式會是什麼?「我還不清楚,」又是那個乾脆的胡辛束,「未來的模式,我未來才知道。」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