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擁抱變革, 勇於嘗試創新任務

2019-12-12 08:25:2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TaIdhNqOMe4/VFGu43nWVVI/AAAAAAAASBo/ZeTcNbEHmvE/s720/shutterstock_139593809.jpg
去2004年4月,當各大品牌照相手機規格仍在100多萬畫素徘徊時,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本土廠商,率先推出300萬畫素照相手機DV1;4個月後,具有錄影功能的600萬畫素產品DV2緊接著上市,規格直逼數位相

去2004年4月,當各大品牌照相手機規格仍在100多萬畫素徘徊時,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本土廠商,率先推出300萬畫素照相手機DV1;4個月後,具有錄影功能的600萬畫素產品DV2緊接著上市,規格直逼數位相機。 研傳科技(XCUTE),這個全球手機戰局的新參賽者,領導者是台灣手機業最資深的工程師之一。
12年前,台灣第一個手機研發團隊成立;前3年,這個團隊都只有兩位工程師,其中一位就是研傳科技總經理陳維德。 從工程師到總經理,在手機這個行業中,陳維德的生涯經歷了一連串的變革。

參與手機研發原創任務,深耕技術

1980年,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陳維德被公司派去執行一個公家單位的合作案。他形容,那種每天下午4點半所有人就打包準備搭交通車的日子,讓他渾身發霉。
兩個多月後,當時仍屬宏碁集團子公司的明基電通開始招募手機團隊,陳維德認定這是難得的創新任務,決定跳槽。當時,國際大廠都不願釋出手機製造和通訊技術,台灣通訊人才嚴重不足,手機業更是一片荒蕪,輿論看衰明基,一般業界都悲觀地認為:「台灣手機做不起來,這技術太難了!」
陳維德回憶,在本土資訊匱乏的情況下,他和另一位研發小組成員,只好從國外買相關光碟回來研究。「一片光碟資料印出來雙頁的紙,有一米五那麼長。我們用尺量,一人分一半回去讀,然後再互相做簡報,」這種彷彿在讀手機研究所博士班的日子,足足過了4年多,技術還是無法突破。
其他部門同事總是對陳維德說:「你們真好,上班還可以唸書。」陳維德的回應卻是:「你們才好,有產品可以做。」
然而,遲遲不見研究成果,加上人事異動等因素,讓急欲看見產品生命周期的陳維德黯然離開手機團隊,轉任宏碁電腦的產品經理。

參與產品銷售任務,拓展廣度

「那是我職業生涯的第一個轉捩點,」在產品經理任內,陳維德最多曾同時協調9個團隊,操作9項商品。
從創意、研發、生產、行銷到販售,這些技術、市場成熟的產品,生命周期都轉得飛快,只有6~9個月,和手機漫長如永夜的研發過程迥異。
在宏碁短短的1年兩個月中,陳維德參與了他期待的「從生小孩到把孩子帶大」的過程,也成功地從單純的後勤研發人員,轉為溝通網絡複雜細密的產品經理。
1998年,陳維德以產品經理的新角色再度回到明基時,台灣手機的技術和環境都已漸臻成熟;他用在宏碁那兒學到的產品催生功夫,順利擠出了台灣第一支品牌手機「宏碁G301」。
接著,陳維德開始帶著這個令人驕傲的成績開始拜訪客戶,當年就在中國大陸跑出了第一筆手機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委託設計製造)生意。
不論做研發、做產品經理或是做業務,他勇於嘗試沒有人做過的事。「我不喜歡做同樣的事情,如果必須要做第二次,我就會想,有沒有辦法可以做得更好、更有創意,」
陳維德固執卻不死板的個性,可見一番。 完成ODM任務後,他又開始動腦筋,如何才能讓國際手機品牌跟明基合作?當時市場上最小的手機是摩托羅拉(Motorola)的「小海豚」,陳維德卻硬是和研發團隊做出了一支只有「小海豚」一半大的手機,再次拿下台灣第一張國際ODM訂單。

參與團隊領導任務,學習溝通

「這兩個角色有很大的差別,一個要精,一個要廣,」陳維德對工程師和產品經理做了定位。但是,不論扮演哪個角色,陳維德一直都在訓練自己做生意的sense,思考廣度遠超出當時的職位,他常常自問:「顧客會不會喜歡這個產品?」「產品要怎樣才賣得出去?」 後來,他轉任行銷和銷售團隊主管,生涯角色再度轉型成功。
「不管是哪一個角色,我都會自問,有沒有幫公司賺到錢?賺到多少錢?我覺得好像已經在明基裡面創業了,只是沒有真正把錢賺到自己的口袋。」
陳維德承認,年輕時的歷練,對後來創業有非常大的幫助,儘管他當時只是想多學點本領,從來沒想到會走上創業一途。 「有人問我,出來自己做會不會壓力很大?我說不會啊,因為跟以前做的事完全一樣!」陳維德笑著說。

持續參與創新任務,擁抱變革

雖然今天投入通訊界的年輕工作者,已經錯過了參與手機研發原創階段的任務;但是陳維德要求,研傳科技的每個人,還是要具備當年他當小工程師時,那種「雞婆」的溝通態度。
陳維德從來不是一個沉默寡言、埋頭苦幹的工程師。當被交辦任務的時候,他會主動和相關同事,包括其他工程師、產品經理和業務一起協調。
「比如說,按鍵要放在這裡,會影響到誰?我就要找他們一起討論,是放這裡好還是放那裡好?」他認為,好的工程師就是好的溝通者,因為互相了解之後,就可以互相支援,一起把各自的事情做好。
「沒有人有資格說,這不關我的事。不管這是誰的問題,應該是從公司角度來看,誰解決最有效率;或是客戶覺得,什麼解決方式他最能接受,」創業之後,陳維德對工作者的溝通合作能力,有了更深一層的體認。
當年只憑著對通訊的興趣,陳維德勇於承擔創新的任務,一頭栽進一個曾經完全看不到前景的產業;苦熬了5年,他卻成為台灣手機業第一線曙光的見證者。
擁抱創新的歷程,並非一帆風順,過程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和失望,彷彿希臘神話中,大力士薛西佛斯推巨石上山又滾落的翻版。 現在,成立研傳科技,是陳維德最近的創新之舉,看來,秉持著擁抱變革的驅力,繼續追求被市場肯定的感覺,會支持陳維德走向下一個11年。

陳維德的創新祕技:
● 用新的方法做舊的事情
● 遇到困難,主動與業務相關同事溝通
● 不論身在哪個職位,都把自己當成老闆來全面思考
● 堅持把對的事情做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