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7 年燒 7540 億!東京奧運無法鬆口延期或停辦,原因比你想的還複雜

2020-04-05 11:43:3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3/img-1584337365-16739@900.jpg
對於日本、奧運會贊助商和國際奧組委三方來說,都難以承擔奧運會取消帶來的不可估量的損失,而延期又面臨著諸多難題。

隨著日本以及全球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日益嚴峻,東京奧運能否如期舉辦也打上了大問號。3 月 13 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關於東京奧運會是否取消或延期,國際奧委會將聽取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

「我們會靈活應對,或延期,或調整奧運資格標準。非常關鍵的一點是,要給來自疫情嚴重的國家和地區的運動員公平競賽的機會。」

目前東京奧運會暫時還沒有調整舉辦時間的具體信息。

WHO 宣布新冠肺炎進入「全球大流行」

3 月 3 日巴赫曾表示國際奧委會繼續全力支持 2020 東京奧運會,並鼓勵所有運動員充滿信心全力以赴,為東京奧運會做準備。自「鑽石公主」號遊輪疫情爆發以來,日本本土的新冠肺炎病例也在快速增長。截至 3 月 14 日為止,查詢日本官方數據顯示,日本全國的感染人數(含遊輪病例)已升至 1421 人。

日本共同社 10 日消息,日本內閣會議當天上午通過一項法案,該法案將允許首相在必要情況下宣布日本進入緊急狀態,該法案已經於 13 日生效。不過截至目前,日本尚未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在全球範圍內,由於感染人數已超過 12 萬人,世界衛生組織也已於 3 月 11 日宣布新冠肺炎為「全球大流行病」。

難以承受的「停辦之痛」

夏季奧運會自誕生以來還從未因傳染病、疫情等因素導致奧運會賽事停辦的先例。

自首屆奧林匹克運動會於 1896 年舉行以來,夏季奧運會只因兩次世界大戰被取消過 3 次,分別是 1916 年柏林奧運會,1940 年東京奧運會和 1944 年倫敦奧運會。2016 年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會時發生了寨卡疫情,但最終得到控制,賽事照常舉辦。

耗時 7 年籌備東京奧運,日本已投入約 250 億美元

而自 2013 年東京被選為奧運會舉辦地以來,日本已為這場體育盛事籌備了 7 年。

據《時代雜誌》估算,目前的籌備已耗資約 250 億美元(約新台幣 7540 億),達最初成本預算的 4 倍之多。其中,日本政府提供了 1200 億日元(約 11.4 億美元)用於建造場館,300 億日元(近 3 億美元)用於殘奧會。

日前,SMBC 日興證券公司預測,如果 2020 年東京奧運會取消,將會使日本的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損失約 7.8 兆日元(約新台幣 2.2 兆),也就是 741 億美元,該數額將影響到日本全年 GDP 的 1.4%。

日興證券公司認為,這些影響包括門票、宣傳和交通等比賽運營費用、訪日遊客帶來的食宿消費和商品購買等等。

目前,東京奧運會的全球門票銷售總計約 880 萬張。按照國際慣例,東道主國家承銷 75% 的門票,剩下的 25% 向海外發售。目前,東京奧組委已將大約 448 萬張門票出售給了日本國民。

東京奧運會的門票價位不一:開幕式門票價格為 1.2 萬至 30 萬日元(折合新台幣 約 3431 元至 8 萬 5786 萬元);賽事門票以男子 100 米決賽為例,價格為 5800 元至 13 萬日元(折合新台幣約 1658 元至 3 萬 7174 元)。粗略估算,奧運會的所有門票收入就超過大約 28.5 億新台幣。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渴望能藉 2020 年奧運會振興目前停滯的日本經濟,也已將旅遊作為振興地方的戰略支柱而加以推進。在旅遊業方面,日本政府先前提出到 2020 年使全年訪日遊客達到 4000 萬人次、消費額達到 8 萬億日元的目標。2019 年,日本的海外遊客數量達到了創紀錄的 3188 萬人,連續 8 年保持增長。若奧運會成功舉辦,4000 萬遊客的目標或許並不難實現。

若奧運會停辦,全球大量以觀賽為主要目標的遊客的旅日計畫勢必會取消,一系列的損失接踵而至。

而疫情的爆發本身也影響了日本旅遊業。3 月 2 日,日本遊輪公司因疫情宣告破產,成為日本首個因新冠疫情破產的遊輪公司;據全日本新聞網,近日因海外遊客大量減少,全日本的民宿預約被減少了 80%。

不過,據日興證券公司的報告,如果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能在奧運會前結束,那麼疫情對於日本的經濟影響將會降到最低,預計與奧運會有關的收入只會下滑 14.9%,這樣的損失才是日本可以接受的範圍。

東奧若取消,將重創全球贊助商及利益相關企業

據奧委會數據顯示,63 家日本贊助商已在東京奧運會花費了超過 31 億美元,這個數字幾乎是北京和倫敦奧運會的 3 倍左右,也是近期兩屆世界盃足球賽的兩倍。

此次東京奧運會的贊助商體系分為 4 級。最高級別的是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TOP)計畫,支持 2020 年奧運會的全球 TOP 合作夥伴包括可口可樂、阿里巴巴、通用電氣、英特爾、松下、豐田等 13 家國際企業。位於 TOP 之下的才是國內贊助商級別,包括黃金合作夥伴、官方合作夥伴以及官方支持商 3 類。

▲東京奧運會主要合作夥伴。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奧委會表示,創紀錄的 31 億美元贊助並未將 TOP 計畫中的所有企業(包括日本企業松下、豐田、普利司通)統計在內。也就是包括 TOP 計畫在內的所有贊助金額還將更為巨大。

若奧運停辦,全球保險公司將面臨巨額帳單,承保成本將高達數十億美元。據傑富瑞集團(Jefferies)分析師估算,2020 年奧運會的保險成本為 20 億美元,其中包括電視轉播權和贊助,另外還有 6 億美元的招待費用。據悉,僅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在東京奧運會的轉播權上就花費了 14 億美元。

國際奧委會也將面臨巨大損失

國際奧委會目前設立了大約 10 億美元的救急基金,除了辦奧運,這筆錢還會給到各國/地區和國際體育主管機構,資助全球運動員。但據奧委會官網 2013 年~2016 年財報顯示,這項支出的 73% 都依賴於每 4 年舉辦一次的奧運會直播版權,18% 來自頂級贊助商。

如果停辦一屆奧運會,將給國際奧委會帶來前所未有的經濟衝擊。

「延期舉辦」又意味著什麼?

據多家外媒報導,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日前在回答一名議員提問時表示,日本與國際奧委會達成協議,如果新型冠病毒無法得到控制,原定於 7 月下旬舉行的東京奧運會將延期到年底舉行;日本奧組委的理事高橋治之也曾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採訪時表示,奧運會延期 1~2 年或許是最現實的選擇。

但是,國際奧委會高級委員迪克.龐德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提到,由於奧運會涉及太多利益相關方,奧運延期並非一個簡單的時間問題。延期或易地舉行奧運會的可行性有待商榷。

未來各大體育賽程難以協調,轉播商也面臨考驗

首先,奧運會若延期至年底,低氣溫對戶外賽事本身就會產生影響,尤其是田徑類項目。東京的 7、8 月平均氣溫大約在 23℃ 左右,而 11 月的平均氣溫則將降到 16.7 度,最低氣溫將降至 10 度以下。

再者,未來兩年內緊湊的全球賽事,使運動員和各個國家隊難以協調賽程。

今年下半年,職業體育賽事的日程表安排緊湊。從 10 月份開始,北美會陸續舉行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大學橄欖球、棒球、籃球和曲棍球比賽。歐洲各地也陸續開始舉辦各種賽事,包括英格蘭、西班牙、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的足球聯賽等。兩年後,各大洲的洲際運動會也將舉辦。

此外,推遲舉辦奧運會,對轉播商而言同樣是一大考驗。 由於今年下半年有眾多職業賽事轉播計畫,而且奧運期間的廣告時段銷售事宜已經基本確定,廣播公司也將難以接受奧運改期的安排。

假如東京奧運會宣布取消或者延期,對主辦國和奧運會贊助商、國際奧組委三方來說,都難以承擔由此帶來的損失以及面臨的諸多難題。

目前的籌備狀況如何?

獲悉,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依舊在持續進行。

日前,東京奧委會於 3 月 6 日宣布,隨著東京游泳中心的竣工,東京奧運會所有永久性場館已全部建造完畢。這也意味著近期疫情的蔓延對奧運會硬體設施的籌備不會產生過大影響。

聖火採集和傳遞方面,奧林匹克之鄉奧林匹亞的聖火採集工作已於 3 月 12 日 17 點 30 分成功採集。

但是,鑑於聖火採集之前希臘的確診人數也已近百,本次聖火採集儀式極其罕見地採取了無現場觀眾的「空場」方式舉行。

此外 3 月 13 日,希臘奧委會還宣布,出於對公眾健康的考慮,在同國際奧委會、希臘衛生部共同商討後決定取消今年奧運火炬希臘境內的剩餘傳遞活動;奧運聖火將按計畫於 19 日轉交給東京奧組委,但交接儀式將沒有觀眾。

這一系列舉措都有助於奧運會相關流程的有序推進,同時又將疫情可能造成的風險降到最低。

同時,奧運會想要如期舉辦,全球範圍內的預選賽也必須在開幕前全部賽出結果。

在新冠肺炎的蔓延之下,已經有不少國際賽事被取消或延期:原定於 3 月 1 日舉行的東京馬拉松賽取消了大眾組賽事,只剩下 200 名左右職業選手參賽;日本職棒熱身賽、馬場賽事和春季大相撲賽,都改為無觀眾舉行;甚至,因部分球員新冠病毒檢測出陽性,NBA 日前也表示本賽季暫時停擺。

奧運會的選拔賽也面臨著嚴峻的延期問題。

日前,義大利泳協宣布,因疫情形勢,正式暫停多項國內水上賽事,其中包括 3 月 17日~21 日舉行的奧運游泳選拔賽;中國、新加坡等地的國內選拔賽也均改期。

據知名游泳雜誌《Swimming World》報導,國際泳聯(FINA)最近還正在商議是否暫停未來 3 個月的主要賽事活動,其中包括東京奧運會花樣游泳以及水球測試賽。

國際柔道聯合會(IJF)則宣布將作為東京奧運會參賽權標準的世界排名積分賽停辦至 4 月底。國際乒乓球聯合會也表示,原定 4 月 21 日至 26 日在日本舉行的奧運會資格賽將推遲。

不過目前,一些非疫情氾濫區的部分資格賽依然在有序進行。3 月 3 日至 11 日在約旦安曼舉行的拳擊資格賽上,中國隊數名選手已提前鎖定了奧運會入場券。

日本國內選拔賽也依然沒有改期的計畫,更多考慮的是減少疫情風險的無觀眾方案。4 月 1 日至 8 日在東京舉行的日本游泳錦標賽暨東京奧運會選拔賽,很有可能在無觀眾的情況下舉行。

此前,國際奧委會委員迪克.龐德在接受採訪時稱,如果新冠肺炎疫情 5 月底得不到控制,2020 年東京奧運會可能被取消,而不是年內推遲或異地進行。換言之,如果日本疫情能夠在 5 月底前得到控制,並且全球疫情也能同期趨穩,那資格賽的延遲還不至於影響奧運會的正常舉行。

「空場比賽」是極端選項

如果日本依舊計畫在 7 月底舉辦奧運會,最需要做的就是奧運籌備與疫情防控的並行不悖。然而,目前日本的防疫形勢依舊嚴峻,最核心的問題在於日本對病毒的輕視。

「有所警覺,雖然公司目前鼓勵在家辦公,但不是強制的,有些同事在家待不住,天天往公司跑,目前在家辦公的比例大概在 7 成。街上基本上還是該吃吃、該喝喝。」在東京一家全球 500 強企業工作的華人這麼說著。

「路人一如往常,因為日本人本身就很愛戴口罩,戴的人數基本上沒什麼變化,但是大多數人還是不戴的;便利店郵局之類的工作人員會一直戴著。」另一位在東京留學的中國人這樣表示。

甚至,軟銀集團掌門人孫正義的捐檢測試劑盒之舉,也被不在意病毒、而更在意社會秩序的日本人拒絕。

3 月 11 日下午,孫正義時隔 3 年罕見於社交媒體露面,表達希望免費提供 100 萬個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來幫助日本民眾對抗疫情。然而,這份善舉卻遭到了網友的猛烈抨擊:「上升的數字將引起恐慌」、「就是想毀滅日本」等回覆的獲讚很高,其中甚至包括大量的醫療行業專業人士。

短短兩小時,孫正義的捐贈計畫宣告失敗,並隨後轉而捐贈 100 萬的口罩。

日本多數人對待新冠肺炎近似於流感的態度,很有可能造成疫情後期的進一步蔓延。不過,日本政府方面在防疫方面還是做了一些工作:

在公共場所的人流控制方面,包括東京國立博物館在內的一些展覽館自 2 月 27 日開始休館,東京迪士尼樂園也已於 2 月 29 日關閉,計畫持續至 4 月初;日本大型百貨商店三越伊勢丹宣布縮短新宿本店等首都圈內 6 家店的營業時間至本月 19 日,隨後將根據疫情情況調整方針。

此外,安倍也曾在 2 月 27 日宣布,全國所有小、初、高以及特別支援學校自 3 月 2 日起臨時放假至春假結束。

東京奧組委方面也一直在做著有關防疫的工作。

據 ABC News 的消息,東京奧組委新聞辦公室透過郵件表示,「針對傳染病的對策是我們舉辦一場安全有保障的比賽計畫的重要組成部分。2020 年東京奧運會將繼續與所有相關組織密切合作,認真監測任何傳染病的發生,我們將審查所有相關組織可能需要採取的任何對策。」

事實上,儘管因疫情而停辦奧運會並沒有先例,但是日本也可以汲取之前遭遇疫情之災的巴西的有關經驗。

2016 年,寨卡疫情蔓延到了全球 60 多個國家和地區,世界衛生組織也將其列為全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也有一些專家呼籲奧運會停辦。但後來,國際奧委會和巴西奧組委根據病毒的控制形勢決定如期舉行。

寨卡病毒主要通過蚊蟲傳播,也可能通過輸血、性行為等路徑傳播,最終導致新生兒先天性缺陷。

里約奧運會前夕,巴西政府為抗擊疫情緊急撥款 1.26 億美元,同時派出了 20 多萬名軍人在全國範圍內開展行動、抗擊病毒;在選手和媒體入住奧運村和媒體村之後,里約奧組委也定時向村里噴放煙霧驅蚊蟲預防寨卡病毒,以保證奧運相關人員不被寨卡病毒感染。

除了地毯式滅蚊,里約奧運也啟用了不少高科技的手段來確保運動員和遊客的健康。世界衛生組織也提供了一個寨卡 App,讓人們查詢到與病毒有關的各種信息。在巴西政府的努力之下,最終里約奧運會的運動員中並沒有出現病例。

與之相比,新冠肺炎顯然更難以防控,想要不影響奧運會的舉辦,必須在此之前完全控制住疫情。

如果實在無法遏制住新冠病毒疫情,東京奧組委還有一種如期舉辦的選項 ── 空場比賽。

3 月 3 日,據《每日郵報》報導,英國自行車運動協會主席斯蒂芬.帕克(Stephen Park)透露,國際奧委會、世界衛生組織和各大體育協會高層曾討論過,在禁止觀眾入場的情況下舉辦東京奧運會的方案。這也是全球目前選擇按期舉辦奧運資格賽的一些國家和地區採取的不得已措施。

畢竟,「空場比賽」雖損失了日本的門票和旅遊業收入,但還能保留一部分贊助商和轉播的收入;也不會像延遲比賽那樣,讓諸多運動員的賽事排期受到影響;更不會像取消奧運會那樣辜負了運動員多年的努力。

但願東京奧運會還是可以如期舉辦。

(本文出自鈦媒體;作者:陶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