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人資點評 ─ 長期照護缺口,善用健康高齡者

長期照護缺口,善用健康高齡者

台灣出生率下滑、人口老化帶來的國安問題,不斷讓教育資源過剩的衝擊顯露難解。現在,仰賴外勞成為看護主力的這根支柱,也隨著印尼副總統尤素夫.卡拉(Jusuf Kalla)表示將在2019年停止女性勞工出口,而牽動更多本國勞工掀起的退職潮,在產業界拉起人力供應動搖的警報。

對於長期有老人或罹病家人需要照護的家庭,聘雇印尼看護早已司空見慣。而因應這股照護需求,政府也不斷修改聘雇居留年限的法令,由六年延長到九年,再度延長到十二年。

事實上,在長期照護這塊需求中,雖有幾個現行的解方,卻個個問題多。一是我前面提到外籍看護,二是社福機構,第三則是家人。

外籍看護隨著外勞輸出國經濟發展有起色,加上韓港星等國的薪資比台灣優渥等現實,這層「源源不絕」的假象已蕩然無存。政府應當加速與其他口袋名單國家(如緬甸、寮國)的雙邊談判,以解燃眉之急。此外,我也多次提及,政府應當對社福機構的設置和經營提出更多獎勵措施,包括軟硬體、照護人員的培訓與薪酬,讓機構式照護在長照體系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對照前兩項,由家人擔起照護的需求,將隨著17萬名印尼籍看護的逐漸離去,在家庭與社福機構掀起誰是遞補人選的難題。觀察社會的因應做法,我們發現女性常是被要求擔起照護的人選,原因不外是收入較少,而男性要工作養家。試想,多達十多萬人的照護缺口,一旦真有大比例由女性退出職場而擔起的話,下個問題就是,各行各業要怎樣從這股退職潮中存活呢?

今年(2014)是戰後嬰兒潮全數邁向65歲的一年。根據統計,在日本,有1300萬人白天工作、晚上看護長輩;在美國,15%的上班族需照顧失智症老人;在台灣,近6成5企業曾有員工因照護長輩而離職。而那些白天上班、晚上看護長輩、公司卻不知情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目前台灣鄰近的日韓兩國也有同樣的問題,而解方之一是採行漸進式退休制度,延長高齡者的勞動力參與率。這種延後退休年紀的特點是以漸進式取代一次性,把傳統退休從完全工作到完全退休,轉換在中間插入一段工作量減少的時間,讓退休成為一個過程而非瞬間的轉換。

對於中高齡工作,我持贊同的態度。我觀察到近年來由於倡導健康運動的風氣盛行,有不少中高齡者即使屆退休年紀,仍活力十足。當中高齡勞工的就業機會偏向彈性上班與非全職的工作,如果能有一套機制鼓勵他們投入老年照護,也未嘗不是個適合的方向。他們對同齡間較容易溝通,能同理高齡者的想法和需求。

高齡化社會已經來臨,面對一個「老人照顧老人」的社會。根據估算,台灣有高達220萬的上班族,此刻正面臨失能長輩照護壓力。

當政策未明、緩不濟急的當下,維持健康的生活,讓自己能自主生活,並有餘裕觀照其他高齡者,或許將是你我未來老年生活的一種新面貌。

◎作者
康林國際董事長 李超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