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人資點評 - 缺工大潮來襲,勞工對策何在?

政府的外勞政策再一次上演反覆戲碼,這回擱置待議的是,原定五月要開放引進的農業外勞;另一方面,據報導,台聯立院黨團也再度重提,外勞應與本勞基本薪資脫鉤的主張。這兩件不同面向的事,卻都凸顯出府會兩方未能正視基層勞動缺工惡化的事實,還在政策規劃面持續嚴重偏差。

台灣基層勞動力缺乏的問題,一方面來自本國年輕就業人口遞減,以及投入基層就業的意願不高所致。但另一方面,重要補充勞動力來源的外勞,早已響起缺工的警鐘,而且年年嚴峻年年惡化。

究其主因,在於亞洲鄰國紛紛提高爭取東南亞外勞的薪資誘因,台灣早已不再是外勞優先選擇就業的國家,導致外勞的新履歷數量越來越少。再則,現有外勞輸出國的本地經濟近年來已見躍升,對勞動力的內需也增加,更分散了外勞輸出的人數。

非僅如此,像是印尼官方近來更採取「抽籤卡件」的限縮方式,每天抽籤決定哪些業者可以送件;業者一旦沒中籤,就得再等一輪。這個情況導致台灣申請的印尼外勞作業周期,被迫拉長到4~6個月,讓雇主苦吞缺工的後果,直接導致國內生產力下降。雖然政府曾提過,要少量開始引進緬甸外勞,但僅僅數百人的配額,根本就是杯水車薪。不認真看待此事,勢必加速產業缺工問題的惡化。

缺工問題不僅在工業界,農業和畜牧業近來也積極爭取農業外勞的開放。原因之一,是台灣大多數農家都是生產「價低量多」的季節作物,在田間工作者大多以家族為主,當收成期間常常請不到本勞,確實需要外勞來補充這塊缺口,而畜牧業更迫切有全年期的需工,來減輕現有的超量負荷。

我經營人力仲介服務20多年,看盡基層勞動力的艱辛生活,也瞭解他們踏實的工作,對台灣社會安定與經濟運轉的貢獻。事實上,產業外勞的聘用數量一直都受到「本勞/外勞雇用比例」法令的規範。在合法的聘用前提下,外勞付出多少努力,就該受到台灣法令──基本工資的最少保障,不該存在本/外勞之間的「薪資歧視」。否則只是落入罔顧人權之惡名,也無助於台灣勞工爭取更高工薪保障的空間。

台灣的缺工問題,早已日趨惡化。基層勞動需工殷切的產業,即便再怎樣製程升級、生產自動化、產出高價值,仍然有些工作需要人力執行。更遑論許多高產值的服務業,更仰賴第一線或後勤維運人力,提供親和友善的服務體驗。

因此,面對缺工大潮來襲,外勞開放政策不該也禁不起再三搖擺,更遑論現在也到了爭取外勞需要誘因的年代了。無論從基本人權、友善社會或經濟運轉各面向來看,基層勞動力扮演穩定、不可或缺的角色,就讓小小螺絲釘,帶來正向的蝴蝶效應。

◎作者

康林國際董事長 李超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