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人資點評 ─長照入法,人力對策加把勁

構成我國長照服務政策有兩大法源,其中專供長照資源與設施建置的「長照服務法」已率先於5月15日在立院三讀通過;衛福部預計用兩年訂定相關的配套子法,訂於2017年正式上路。

長服法旨在健全國內長期失能者的照護人力、提供多元照護模式,並整合照護機構的評鑑等事宜。同時也依法設置長照基金,提供民間業者獎勵與補助,以普及長照服務所需的設施興建和經營。

長照服務是個典型勞力密集的行業,照顧的對象是失能者,也需與被照顧者的家屬共同照料或互動,其實是勞心又勞力的工作。而隨著長照跨出入法的第一步,國內長照人員供給的現況和展望議題,再度浮上檯面。

現階段,台灣約有46萬名失能者,照顧工作大多採居家照護,部分入住安養機構。而家庭照護部分,除了本國看護外,外籍看護也是一股主要人力來源。

長照服務法對於照顧人力的著墨不少,包括將強化照顧者的服務,讓在家照顧失能家人的照顧者可獲得情緒支持、長照技能訓練;如果是長服法施行後初次來台的家庭外籍看護,雇主也可為其申請補充訓練,增進外籍看護的照顧知識、技巧。

值得一提,長服法也放寬未來外籍看護的聘僱方式,有需要的家庭除了如同目前直接聘僱之外,還可以透過政府核可的長照機構,聘僱有受專業訓練的外籍看護。這項做法固然反映政府體察外籍看護的人力需求,但若能讓長照機構進一步結合績優人力仲介服務業者的專業和資源,更可有效運用後者長期累積的外籍看護輔導與經營經驗,應當有利於發揮家庭雇主和長照人力之間的橋接功能,且上千家的人力仲介業者分佈全國各地,更可深入鄉鎮在地服務,達到點線面兼顧的綜效。

誠如本人曾多次提醒過,面對台灣人口老化的現實,長照服務行業的角色越來越吃重。但青壯年的家庭照顧者,常常因為要照料失能者而無法就業工作,造成家庭經濟的困窘,進而衍生出失能家庭、失能社會的潛在危機。

再者,長照服務行業要走的穩健長遠,必然需要年輕世代的投入,也必須改變目前長照人員專業無差待遇的現況,不易吸引年輕人投入且持續做下去。依據長照服務法,無論原先是何種專業人員(照顧服務員、社工或醫事人員),若想繼續提供長照服務,必須在長服法施行兩年內完成長照90小時訓練後,取得執業證照與登錄。

但目前不少大專院校的長照相關科系看得更實際長遠。他們進一步呼籲,長照的專業知識和技能,不適合大鍋飯模式,希望政府能根據照護實務,制定照護員的分級制度,例如比照醫事人員的分級實務培訓,並規定特殊及高難度照顧服務員有加給,而能在薪酬收入、發展前景甚至社會地位等層面,為這個新興服務業建立更健全的生態。

在討論老人長照服務議題時,歐洲國家和日本倡導的「在宅看護、在地安寧」是一種可供參考的政策方向。要能在地安養終老,需要結合社區醫療體系,也要搭配社區式日間照顧機構、照顧指導員到宅指導家庭照顧者等,我們欣見長照服務法設置的長照基金,將用於這些資源的建置,讓台灣長照服務有全面性的正向發展。

◎作者

康林國際董事長 李超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