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回看杜拉克

2019-12-12 08:33:3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P5KDgkPhl4c/VFGu9iftyVI/AAAAAAAASCI/glu9_V7hzPE/s720/shutterstock_162830552.jpg
綜觀杜拉克橫跨兩世紀的人生旅程,可以發現,其實杜拉克不只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管理學大師,更是一位有著多元面貌的偉大知識份子。 **好學博聞的杜拉克** 杜拉克曾被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譽

綜觀杜拉克橫跨兩世紀的人生旅程,可以發現,其實杜拉克不只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管理學大師,更是一位有著多元面貌的偉大知識份子。

好學博聞的杜拉克
杜拉克曾被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譽為「世上最博學的人」,他的興趣之廣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舉凡經濟、哲學、法律、宗教甚至日本藝術,杜拉克無不信手拈來。這一方面來自杜拉克的歐洲出身和教育背景,讓他從小就有機會接觸各種知識,另一方面杜拉克也一直熱愛學習,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選擇一個新領域去鑽研,同時他也喜歡結識各行各業的專家,從這些成功人士的經驗中挖寶,而這樣的態度,也造就出他無與倫比的淵博學識以及宏觀視野。

反省批判的杜拉克
杜拉克最令人稱道的,就是他的觀點總是領先時代,這一點則根源於杜拉克永遠獨立思考、不隨波逐流的人格特質。杜拉克之所以把自己比擬為「旁觀者」,就是因為他總是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並且反覆思索其背後意義,所以他曾經拒絕《時代》雜誌創辦人的高薪挖角,也曾經因為撰寫了《企業的概念》,被認為偏離了主流的學術研究而無法進入美國政治學會,但也因為有這樣的精神,杜拉克才能夠預言納粹的興起和衰亡、才能夠創建管理學,才能夠提出「目標管理」「知識社會」等概念,成為一代大師。

知行合一的杜拉克

杜拉克從來就不只是一個理論家,雖然他通常是以這樣的印象被世人所定義。多數學者最常做的就是高談闊論,但是杜拉克不僅提出概念,更強調實踐的重要。他曾因為哈佛大學商學院限制教職員從事諮詢顧問工作的時數,而拒絕哈佛所提供的教職工作,因為他認為一個管理研究者必須「走向社會」。所以他不斷地透過出書、演講、撰寫專欄、擔任顧問等方式,讓他的理念得以在各企業組織當中被落實,也因為杜拉克的努力,才能讓管理的概念深入人心、改變了這個世界。

人道關懷的杜拉克
杜拉克從小就深信,能夠發揮所長並有所貢獻,活得才有意義。終其一生,杜拉克從未停止用他精闢深刻的洞察力和言詞來體現他對人和社會的關懷,例如他雖讚賞通用汽車的管理模式,但也批評其忽略企業的社會責任。
如果巡禮杜拉克眾多的著作和文章,更會發現杜拉克不只注意企業的發展,也探討政府的角色、重視非營利組織的功能、關心社會的變遷和人類的價值。無怪乎葛洛夫(Andy Grove)會以「指引我們的明燈」來形容和讚譽杜拉克對人類的貢獻。
薩依德(E. Said)在他的名著《知識份子論》(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中,曾借用社會學大師韋伯(M. Webber)的「理念型」(Ideal type)概念,試著去描繪一個理想知識份子的面貌。
薩伊德說,知識份子是有能力「向」公眾及「為」公眾來表明觀點的個人,或許薩依德對知識份子的看法見仁見智,或許理想的典型本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但如果我們回顧杜拉克精采的一生,體會杜拉克在管理之外的多種面貌,應該都會同意一件事:如果這個時代還有一個最接近完美知識分子典型的人,那個人的名字應該就是杜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