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勞雇保護失衡,長期缺工惡化

上個月在立院初審通過的「就業服務法第52 條修正案」,引起多方討論。但對雇主方欠缺考量,過度傾向保護外勞的失衡,卻是顯而易見。這不僅損及雇主的聘僱權益,且將讓我國長期缺工的問題更惡化。

這條修正案取消外勞工作滿三年,需強制出境一日的規定,讓外勞從入台第一天起,最長可以連續工作12 年。那麼,雇主在意點是什麼呢?除了成本增加外,還有無法汰換不適任者,勞方可自由選擇雇主,資方成弱勢。

根據修正案,外勞返鄉21 天( 不含國定假日),實際休假達29 天,形同多支出一個月薪水,加上要支付外勞返鄉的來回機票,約增加34,000元的支出,且不含特休假及產假的成本。如果雇主不同意外勞三年返鄉,限期不改善的罰則嚴酷,裁處新臺幣6~30 萬元罰鍰,二年內禁聘新外勞。這就是勞雇權益的失衡。雇主的聘僱成本越來越高,且罰則更是聘僱成本的數倍。

另一方面,外勞來台前的健檢項目取消妊娠和愛滋病的檢查後,也造成勞僱兩方不少難題。日前有位印尼籍新婚勞工,來台後生下七個月的早產寶寶,但健保給付外的加護病房醫療費高達55 萬,迄今無人負責,而雇主也因此被迫重新申請。如果政府再不以預防為考量,恢復這兩項檢查,試問何人放心家人與有愛滋病外勞同住,願意負擔懷孕外勞相關成本?

再者,修正案非但讓聘僱費用增加,想更換不適任者也綁手綁腳。而新增的聘僱成本轉嫁到雇主,讓需要看護的家庭負擔更沉重;聘用照護員變成奢侈的事,這對步入老年化社會的台灣,無疑是嚴重的社會問題。

事實上,不聘僱外籍看護的人力缺口,也難以由本國籍遞補,因為國人拿到執照但沒從事照護工作的比例高。歸根原因在於多數人認為這類工作勞累、社會地位低,沒前途。於是對有看護需求的家庭來說,找到看護的時間越來越久,要花費的成本也越來越高。換言之,取消外勞強制出境一日,就像蝴蝶拍翅,後遺症不可小覷。

此外,現行措施針對不適任的外勞,將由輸出國退還仲介費,吸引外勞回國,降低在台逃跑機率。但修法後,可能造成不適任外勞卻可滯留在台,自由選擇雇主,甚至間接助長為高薪打黑工的情況。非僅如此,外勞非法滯留的情況還包括標榜人權的團體公然在機場攔截帶走確行遣返者,也有勞工局完成解約驗證、限期返國者鑽法律漏洞滯留;這不僅挑釁我國法治,亦是社會安定的隱形地雷。

長期而言,修正案最嚴重的影響將迫使台灣無新外勞可選擇。做生意講求互利,把餅做大才能持續產生效益。如果抱持國外仲介沒錢收是他家他國的事,我們不必管,就小看跨國勞動力流動的業務運作。這是一場集體的、策略的勞動力爭奪戰,台灣既沒有薪資優勢,再把來源國的仲介服務視若無物,苦果不僅將由雇主承擔,更將讓整體社會經濟陷入勞動力短缺的險境。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