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農業移工引進試辦,僵化政策緩不濟急

針對酪農業長期勞動力嚴重不足的問題,勞動部終於同意試辦一年農業移工引進的計畫。同時也啟動由農會承辦的外展移工服務,以期改善季節性缺工的困境。目前兩案的名額預定400 名,今年七月開放申請。然而無論就移工人數、申請條件或計劃內容,都離現實需求有段距離,顯得緩不濟急。

中彰投與雲嘉南等縣市的酪農戶長期傳出缺工需求。而農委會曾開辦乳牛飼育團的職缺,試圖紓解困境。但實際經過訓練到就業後,因為工作起早忙晚,屬於非典型的上班規律,即使月收入達四萬元,最後就職者還是紛紛離職。

在此現實下,引進農業移工旨在補充酪農業者的缺工,並非捨棄聘用本勞,來創造移工的工作機會。但勞動部仍堅守要聘僱四名本勞,才能申請一名移工的規定,紓解缺工的實質效果無疑打折。

另一方面,勞動部將推動由農會擔任雇主的「外展農業移工服務」,亦非良策。這種模式委由農會負擔管理責任、提供薪資、膳宿,並依季節性需要,派遣移工到農家工作。但類似的做法,早在2014 年實施過的「外展看護服務」,就得到試辦失利的下場。

外展服務的實務問題在於,聘請鐘點派遣移工的成本效益低於全職移工,尤其有技術能力者不會選擇派遣的工作模式。於是,農會可能面臨案源不足,進而無法滿足派遣移工的收入要求。更重要的一點是,農會與移工打交道毫無經驗,低估其管理成本與難度。面對此課題,政府應當把經營績優、評鑑A 級的仲介業者納入輔助管理的資源,讓專業管理發揮效用,否則農會承辦外展服務,恐將步入虧損的後塵,對實際紓解酪農戶的缺工問題並無助益。

關於農業移工的政策思考,本人認為日本的積極前進,可做為本國的借鏡。日本除了原有的技能實習生項目之外,去年下半年新增兩項特定技能的工作簽證(1 號與2 號),從五年到無限期,適用於農業在內的14個行業。其中,持五年工作簽證的移工如果通過更高級測驗且擁有熟練技能,將可獲得2 號簽證的居留資格;簽證每三年更新,不限次數,並可攜家帶眷。

這次修法也規定移工與日本人需同工同酬,允許在不同領域跳槽。而雇用「特定技能1 號」外國人的公司,必須制定相關計畫,提供移工住所和日語教育等。日本藉由此次修法開放移工,不只引進基層勞動力,也提供技能升級的制度和安家措施,是比較長遠的人力儲備政策。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為顧及對修法抱持慎重立場的人士,也加入檢討條款,只要人手足夠,這項居留資格就會停止核發,並預計在修法上路三年後,檢討制度並予修正。我認為政府至少應當參考類似的政策規劃深度,方能真正觸及農業移工對本國勞動補充的實質效益。

事實上,一國的酪/ 農業必定要有相當的自給比重,不該也無法全數仰賴進口;因為讓糧食類的民生物價波動在政府控制範疇內,是社會穩定的重要關鍵之一。

本人呼籲相關的政府機關應當放寬本勞/ 移工的聘用連動條件,莫拘泥在4:1 的比例,並增加引進農業移工的人數上限。如此方能務實地補充勞動力,讓本地農戶免於勞力之憂,朝向智慧農業的前景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名孚商界優良商人獎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