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基本工資上漲為趨勢,本勞移工不脫鉤

台灣的基本工資與基本時薪在八月拍板定案,明年元旦起,月薪上調到23,800 元,時薪調高到158 元。

每逢討論基本工資的議題,除了正反利弊爭論外,總會連帶提到本勞與移工的工資脫鉤與否問題。但就本人來看,基本工資逐年調高是必然的趨勢。綜觀有訂定基本工資的各國( 包括日韓在內),其訂定方式大多只訂時薪,再換算成月薪。其中,韓國三年調漲三成,雖然未達到韓國總統文在寅競選時喊出「2020 年最低時薪至調至1 萬韓元」的核心政見,但也敲定2020 年最低時薪為8,590 韓元(約合新台幣227 元)。日本則是在今年將時薪調至901 日圓(約合新台幣268元)起跳,以儘早實現時薪1000 日圓為目標。就連遠在中東,以創新科技舉世聞名的以色列,基本時薪也約達195 元,而澳洲更以時薪425 元的誘因(皆以新台幣計),向各國勞工招手。

由於台灣的產業結構以高達140 萬家的中小企業為主,基本工資調升會連動增加營運成本,因此資方常見抗拒。然而,勞動力市場並非絕對的自由市場,端視職缺是買方( 雇主) 強勢,或賣方( 勞工) 待價而沽。

除此之外,還有為數眾多的基層勞動缺,不需要專門的技術或知識專長才能勝任,他們沒有薪資議價的本錢或條件,特別在產業自動化不顯著的角落,基層勞工仍是不可或缺。而基本工資之必要,根本上是要照顧這群人,這個族群包含為數可觀的移工。

不過,本人也同意,政府在調升基本工資需要配套措施。例如參考韓國的做法,在調漲基本工資幅度大之際,也同步編列預算補助中小企業、獎勵投資和增進消費市場等配套措施同步跟進,或將翻轉基本工資調升帶來的反彈力道。

至於在基本工資的連帶議題:本勞/ 移工基本工資脫鉤與否,本人要再次重申不脫鉤才是正確的決策。

主張不脫鉤的理由有三點。一是,基於國際人權的普世價值,本勞與移工應一視同仁,基本薪資是法律的保障門檻。其二,當國際移工市場紛紛祭出留人的利多政策 ( 如本專欄提及的日本特定技能新移民政策),台灣若是貿然實行薪資脫鉤,雇主想低薪聘僱移工,恐無法如願,反而會因為缺工而損失做生意的機會。第三點,回顧台灣30 年來,現有70 多萬名移工對工作的付出、盡力融入台灣社會的努力,不該讓薪資脫鉤無理擊潰。反過來,我們應當堅持改善移工生活條件,才是社會融合的長遠之計。

同樣面臨人口老化、少子化與缺工問題,日本近年來就積極推出利多政策,喊出「被移工選中的國家」的施政目標,包括在越南設立勞工培訓學校,訓練二年就能前往日本就業。

本人長年在移工市場的第一線,罕見於一個已開發國家如此低姿態,渴求新興國家的勞動力。原因或許很簡單,日本知道自己沒有高傲睥睨的本錢了。本人也認為,此舉將深刻地影響日本社會經濟的長期發展,進而衝擊亞洲國家,台灣的對策不能是退卻封閉,而應該持續走開發路線才是正確之道。

台灣的缺工問題,固然無法僅靠調升基本工資來改善,但每一次微幅的調升代表基層勞工受到國家觀照的希望,這是一股社會趨向穩定的力量。本人呼籲雇主們,應多多重視如何藉由制度管理與科技應用來提升營運效率,而非一昧抗拒基本薪資的調升,別畫錯重點了。

明道大學董事長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名孚商界優良商人獎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