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明基的新包袱

2019-12-15 07:48:0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6pLJGqTnw1Y/VFGvV9vyjsI/AAAAAAAASGA/krbpiw3aw44/s720/shutterstock_128887757.jpg
繼易利信(Ericsson)和阿爾卡特(Alcatel))之後,歐洲又有一家手機製造商西門子(Siemens)將手機業務剝離;而接手的是明基,一如前兩次的新力(Sony)和中國的TCL,再一次來自亞洲

繼易利信(Ericsson)和阿爾卡特(Alcatel))之後,歐洲又有一家手機製造商西門子(Siemens)將手機業務剝離;而接手的是明基,一如前兩次的新力(Sony)和中國的TCL,再一次來自亞洲。
在電信屬於特許經營的時代,電信設備公司都是垂直整合,從研發、設計、生產到銷售統包。過去十年,在各國法規相繼鬆綁,國內市場對外開放後,電信設備的毛利快速下降,垂直整合模式轉為水平分工,把製造外包給新加坡的Flextronics、美國的Solectron、加拿大的Celestica和台灣的鴻海等「電子製造服務商」(EMS)。
手機一年全世界銷出超過5億支,數量大但毛利低,和放在電話公司機房內的交換機和路由器不同。
把手機業務剝離,專注在機房端設備上,成了易利信、阿爾卡特和西門子的止血之道。

手機大風吹將停,爭搶最後一席

從管理角度看,企業在發展策略上,該採垂直整合還是水平分工,並沒有標準答案,端視市場處於壟斷、寡占或完全競爭階段。重點是,當產業出現明顯領先者時,跟隨者就必須重整或退出。
在手機市場上,歐洲和北美已趨穩定,諾基亞(Nokia)和摩托羅拉(Motorola)不動如山,剩下的荷蘭飛利浦(Philips)和法國Sagem手機,未來如果被購併也不意外。
一旦成局,買主仍可能來自亞洲。亞洲國家電信法規鬆綁和市場對外開放較晚,給了後進者有翻盤機會。北美和歐洲手機普及率都超過六成,有些國家甚至超過九成,成長主要來自換機,亞洲目前除日韓台星港之外,普及率多不到四成,還有很大的初次使用手機者市場。
當歐洲業者陸續退出,亞洲業者加碼搶進,因為這裡還有機會。在成熟產品市場,玩家通常不超過四個,手機除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還可能加上兩家亞洲業者,其中三星地位穩固,LG、索尼易利信(Sony Ericsson)、TCL和明基則要搶另一席。

跟隨者要有差異化策略

如果把價值鏈簡化為研發、設計、製造(含供應鏈管理)、行銷(含品牌)和通路,明基是靠製造起家,再往兩端發展,購併西門子的手機事業後,將強化明基的研發、設計和通路能力,具備完整價值鏈。
LG也有完整價值鏈,索尼易利信則是把製造外包,TCL原先只有行銷和通路(而且只在中國),購併阿爾卡特則強化它的其他功能,但這項合作案目前進行極不順利。 明基會將製造外包嗎?
不會,這是它多年累積的能力。它會將品牌外包嗎(改用西門子),不會,BenQ品牌已漸成氣候。它會將研發和設計外包嗎?
不會,這是它買西門子最有價值之處。明基會採完整價值鏈來競爭,但這只會使它更像LG或三星,而經驗顯示跟隨者要採差異化策略才有機會。
對明基來說,最大的包袱是西門子在德國的工廠,人事成本高且工會勢力大。多家德國公司像賓士、寶馬和英飛凌等,都在計畫把更多營運活動搬到德國以外,特別是去年加入歐盟的波蘭、匈牙利和捷克等東歐國家。
如果明基把各地工廠綑綁起來,賣給EMS業者,並簽定5年保證下單之類的合約,把管理工廠的難題交出去,或許是解決辦法之一。但這部分也是西門子最在意之處,在工人合約到期之前,明基不能動這一塊,這是雙方的協議。
許多媒體把重點放在兩家公司的文化、制度和國情不同,融合難度極高,這些都沒錯,但更大挑戰來自形成新而有別的戰略,並布署落實,畢竟購併不是為了長得更大,而是長得更好。西門子拋掉包袱當天,股價上漲,明基則下跌,表達了市場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