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帶出台灣談話節目新趨勢

2019-10-16 10:01:31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JGaipO2ao8k/VFGvdXT5MII/AAAAAAAASHY/syip3kHlZ-U/s720/shutterstock_171929297.jpg
入電視圈十多年,詹仁雄一直在變,變出新書、新節目;照他自己的說法是在「生活」,用很開放的方式生活,而他所有的作品都是他的日記,記錄不同時期的詹仁雄。 1996年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和去年

入電視圈十多年,詹仁雄一直在變,變出新書、新節目;照他自己的說法是在「生活」,用很開放的方式生活,而他所有的作品都是他的日記,記錄不同時期的詹仁雄。
1996年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和去年的《康熙來了》,算是詹仁雄最具代表性的兩個電視節目,前者讓他晉身大牌製作人之列,後者的主持人另類組合帶出台灣談話性節目的新趨勢。
而他的思考模式和心境轉換,剛好也隨著兩個節目而有不同。
十年前製作《我猜》的詹仁雄,必須面對年齡大他兩倍的女性觀眾的喜好,因為無線台的目標收視群是普羅大眾。
他形容自己當時純粹是「逆著性子做事」,做的不是他真正喜歡的節目,但口味愈鄉土、愈偏離真正人生,收視率數字愈高。
取悅了大眾十年,詹仁雄說他累了,換成想取悅自己,做一些自己關心的事,除了嘻笑怒罵之外,還可以用特別的角度去看娛樂圈一些有趣的人。
就這樣,《康熙》來了,也紅了,但當初它只被定位成一個小眾、中產階級的節目。

認真生活 不用第一邏輯做事

詹仁雄說,《康熙》的創新在於「衝突」──找一個觀眾印象中的讀書人來主持綜藝節目,這是大家看膩了過去綜藝節目主持人的嘻笑怒罵風格後,所發現的新產品。
詹仁雄不認為《康熙》的成功和他個人有必然關係,反而是電視節目製作人員的整體水準提高了。他覺得以前的電視人比較「不生活」,但現在做節目一定要結合專業,才有辦法找出話題,「所以我都叫小朋友(公司員工)看雜誌,他可能就從《經理人月刊》看到〈善待員工,老闆更賺〉的文章,就可以找西堤牛排的老闆戴勝益來講這個題目,這些不是每天在攝影棚混就能知道的。」 詹仁雄不喜歡用第一邏輯的創意去做事,因為那是大家都想得到的。
做節目的目的並不只是讓觀眾發笑,應該還有一些感動、啟發和心情共鳴。談養生的《身體密碼》和聊女星保養祕方的《美麗藝能界》,都是這些邏輯下的創意,它們滿足了觀眾對健康常識的渴求和對名人生活的好奇,更與時下熱門話題緊密結合。
這些節目,及以《全民大悶鍋》《費玉清的清音樂》等,都出自詹仁雄、王偉忠和中天電視台合資成立的「中大製作」之手。
不可諱言,其中幾個重量級的製作,讓一度乏觀眾問津的中天娛樂台和綜合台(前資訊台)鹹魚翻生。
詹仁雄分析,電視台與製作公司合作的好處是風險分擔,對電視台來說,可以省下跟不同製作單位磨合的機會成本,製作公司則不用擔心節目隨時會被停,員工的工作情緒比較安定,「如果你永遠不知道你現在準備的能撐多久,那你的招數可能就會荒腔走板。」

** 諷刺都會 追求思想上的自由**

中天電視台執行副總陳浩直呼,詹仁雄是新一代製作人中最傑出的一位,「他訓練完整、認真用功、嚴謹,沒有老一代的習氣,EQ絕佳!」兩年來,詹仁雄提出創意,中天負責細節執行,儘管碰撞、修正不斷,但陳浩相當滿意雙方的合作。
節目成功了,詹仁雄堅持不居功,但他承認當初接下任務時,考量兩個頻道知名度不高的弱點,想出了「奇兵政策」:預算最低,但型態是市場首見,所以怎麼做都不會錯。
這個策略也符合詹仁雄「否決第一邏輯」的原則:「我跟偉忠哥連節目名稱跟別人一樣都覺得很無聊,所以不會取《綜藝……》,而是取像《今晚哪裡有問題》《全民亂講》之類的。
我們的資源並沒有那麼充足,如果跟別人做一樣,只會被打成第二品牌、第三品牌。」 偉忠哥就是王偉忠,台灣第一代的電視節目創意大王,也是詹仁雄的師父、老闆兼工作夥伴。
一位資深電視人觀察,王偉忠最廣為人知的代表作是《連環泡》裡的〈中國電視史〉單元和《全民亂講》,創新的基礎是「模仿」;而詹仁雄是「不務正業」,什麼都做。
陳浩則分析,王偉忠擅長「諷刺」,詹仁雄走「都會風」。詹仁雄笑說,兩人的創新沒有「形式」上的差異,倒有「氣質」上的不同。
「我的自由度高一點,可以接受同性戀、色情,但是他(指王偉忠)那一代對國家、土地有很深厚的感情,所以他的節目會比較『良善』,我們這一代的會比較『俐落』,」
詹仁雄分析,王偉忠對社會現象有點無力,希望為社會做點事,所以他會做《台灣人在大陸》《中國電視史》,都是源自對這社會的關懷與認同感。」

勇於求變 對新事物充滿好奇

這一代比上一代少了關懷、多了自由,那下一代呢? 詹仁雄笑說,下一代的更自由了。
老闆把寫得不好的劇本丟掉,他們也不懂得要撿回來,還會反問:「為什麼不好?」讓他這個老闆當得很沒尊嚴。但這樣的自由,並沒有反應在節目的創新上。
「台灣就是需要能想出石破天驚案子的人,如果有這樣的人,我都很歡迎他們來我這做事!但是現在的小朋友你要他亂想,他反而不敢想,我覺得可能是這個行業跟島國人民的悲哀……。」
此時記者的手機突然響起(小狗圓舞曲的手機鈴聲),「這是蕭邦的小狗圓舞曲,可能你跟現在的小朋友講小狗圓舞曲,他們也不曉得,」
詹仁雄嘆道。而對他馬上叫得出古典音樂曲名的功力,詹仁雄輕描淡寫地說,朋友送了他《古典樂百大名曲》的CD,他好奇就拿起來聽了,如此而已。 詹仁雄自我分析說自己從小就愛往外跑,愛看課外書。在青果市場度過童年,也讓他看盡形形色色的人,在幫父親搬水果之餘,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墊在水果箱底下的報紙。
這些生活經驗養成他開放的性格,還有瞄到任何資訊都想立刻看一下的好奇心,最近,他甚至為了想嘗試在不被諾基亞(Nokia)控制的狀況下生活看看,而把手機換成易利信(Sony Ericsson)。這個小小的改變,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已經是很大的勇氣了。

 享受創新 把失敗看做常態

「如果世界上沒有女人和電視,我大概會去自殺吧!」這句話是詹仁雄10年前應徵工作時,履歷表上除了基本資料外唯一的一句話。
他做電視、畫漫畫、寫愛情;前者是他的工作,後二者是他療傷、休息的方式,至今已累積了十餘本書,今年5月才又剛出版了旅遊書《人二雄路線之好旅館》。 如同許多企業家和文人宣稱,「旅行」是為了尋找創意靈感,詹仁雄難道也是如此培養創新能量?他大笑,直說玩就是玩,出書只是為了分享。 如果靈感枯竭時都怎麼辦?
「就抄啊!」 詹仁雄的坦率令人捧腹大笑,但他很鎮定地解釋,「所謂『抄』,不是去抄別的節目,你可以抄《芝加哥》的片段,你可以抄廣告嘛,」原來「電視鬼才」也需要看書、看電影來充實見聞。但是,詹仁雄強調的是充實見聞過程的「愉悅度」而非「目的性」,「這不是赴京趕考耶,如果真的要靠看書成就一個創意,你就真的太疲累了。
你跟著這社會動,看到一個景色就想到這景色可以變成什麼畫面,而不是說為了畫畫而去看畫,這樣的創意會很刻意。」 改變、創新、改錯,是電視製作人的宿命。
因為節目製作預算少、時間緊,無法在事前推算盲點,創新過程也毫無標準作業程序可言,主持人劈腿、觀眾習慣、競爭者搶先推出類似節目,太多變數可以讓一個節目垮台,唯一憑恃的只有「經驗」。詹仁雄笑說,做節目的風險可能比經營企業還大。
如果收視率可以用來評量創新成功與否,《康熙來了》今年第1季月平均收視率1.5%,穩坐同時段及同類型談話綜藝節目第一名。
儘管已名列高收視率節目製作人,詹仁雄仍然不習慣誇耀自己光鮮亮麗的那一面。他再三強調,自己也曾被新聞局罰錢,節目曾經做了幾個月就被腰斬,他希望大家注意他的失敗,因為「十個節目裡掛掉八個」,才是電視節目製作的常態。
「成功了,大家拍拍手;能互相容忍失敗,才是考驗,」身為與詹仁雄合作的電視台主管,陳浩也同意這個說法。 失敗,又何嘗不是創新的常態?套句詹仁雄的話,「享受這個過程吧,做創新的人必須享受創新。」

詹仁雄
出生:1969年
學歷:實踐大學美術系
現職:數位製作公司副總經理
經歷:《康熙來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國光幫幫忙》
電視節目製作人 創新語錄:「不用第一邏輯的方法做事」